这年盛夏,樱花最是灿烂

《盛夏的樱花树》

o(∩_∩)o…呵呵,貌似最近都在窝里写书评啊~~

在整理电脑里的东西时,突然发现以前写的东西竟然都打不开了。。。一个个文件,我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好不容易打开了却全都是乱码~~都是自己一字一句打出来的,突然化为无法触到的空白,很心痛,差点哭出来。。。

突然就想到,小米的那本蓝色缎面日记和那一封封藏匿在铁皮盒子里的字呢?是猪豆烧给了她,还是夏吹怀抱着走进了大海??夏米,是猪豆的小米,是夏吹的小米,还是她自己的夏沙?纯真与禁忌之间的爱情,如樱花一般绚烂璀璨,如细沙一般坚韧绵长。。。

沈星抒说,《盛夏的樱花树》源自一个可爱的女孩说的一句可爱的话:“我哥哥要娶老婆了,我难过得快要死掉。”看着她红红的眼睛,看见了小米。

在这个独生子女的时代,我永远也无法体会这种流淌着相同血液的奇妙感情吧~~一声“哥”,有多少牵挂,都融化在里面。

这世界上生活着这样一群人:他们一辈子惦记一个人,到死,也不会说出来。

所以说小米和夏吹是这么的不容易啊~“让我们相爱吧,一次,哪怕一次也好。。。”真的只有一次,原以为可以永永远远的平静还是被打破,毕竟他们是不被允许的。世俗伦理,人情世故,身不由己。分开,也仅仅是因为不想分开。不该埋怨任何一个人,简影和建豪都没有错,他们都是诚心的守卫着自己的爱,绝不放手而已。小米接受了建豪的戒指,夏吹和简影去了美国,从此两不相干。。。直到小米病重。是何等的决绝,让兄妹俩直到岁月流逝才能再次相见?

小米的爱是隐忍。

夏吹的爱是压抑。

简影的爱是坚守。

建豪的爱是等待。

阮菁的爱是放开。

故事始于那个长着2课连根樱花树的校园,小米每日从窗口张望,静静的看着一大一小的两棵树。

校园里有两课寂寞的樱花树,他们只有一条根,所以只能靠仅有的一片泥土相依为命,大的那棵对小的说:“如果你没有水分,就从我的枝头汲取。”小的回答:“如果你失去了养料,就从我的茎脉上摄足。”大的又说:“如果你的叶子枯黄,让我来为你遮挡太阳。”小的回答:“如果你开花不结果,我愿为你招蜂引蝶。”两棵树就这么彼此支撑着日益茂盛了起来,只是,其中一棵永远都不会去问另一棵:“你,爱我吗?……

第一次看还是初中的时候,买回来,一口气看到底,流了不少眼泪。那也是一个盛夏。。。我一直不明白,樱花,不是冬季的花朵吗?飘扬起来,就是粉色的雪花。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也许就是应为无法存在吧,小米藏在对不起后面的话只有那本蓝色缎面的日记才会懂,只有她爱着的夏吹才会懂,只有爱着他的猪豆才会懂,只有虚无的盛夏的樱花树才会懂。。。

眼泪最是铭记

转很大一圈,流了泪,痛心了,发现原来眼泪最是铭记。。。

《梦回大清》——穿越类古装言情小说。原本是被我所不屑的言情,偏偏又是穿越文,当文科班的女生为之尖叫时我完全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去看,而且认真的喜欢,认真的流泪。想来也是,要么不要去碰,不然从第一个字起就是场自己无法控制的游戏,只因着小说里的悲欢离合而欢喜哀愁。。。

四阿哥,八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昨天特地去了百度的贴吧,无论小说里孰轻孰重,每个角色自有让人迷恋之处~~或许我和小薇很像吧,从都到尾都只思量着那位后世看之威严的帝王和为之生死的胤祥。

冷,这是四爷给人的感觉。漆黑不见真意的眸子,日益消瘦的脸,浅淡的微笑,永远干净端重的行头。。。“十三给的,我也能给,十三要的,我也要。”如此强硬而不可回拒,还有指尖那一毫米的遥远,着实让小薇心痛了,我也痛了。偏偏不能去强夺了来,因为要和他争的是十三,最信任他也是他最信任的十三,热切的爱着小薇的十三,从小没了额娘没了疼爱没了关心的十三,日日缠着他只为要讨一个秀女的十三。。。他怎么忍心让十三失落,怎么忍心闹到兄弟都做不了,怎么忍心撒手自己想要的江山,怎么忍心让小薇做自己的侧福晋而卷入女人间的战争。。。所以他只能给一个浅笑,给一个决断,承受那一声“四哥”。然后,在最最关键的时候伸出手来救她,在最终要结束时默许她死去。

其实我不懂,为什么,为什么小薇一定要死。喝了三年他送的毒茶,以一种晕厥结束所有,为什么呢??他怎么忍心让她死,他怎么忍心让他的十三再一次行尸走肉~~~

温暖,这是十三,是胤祥的爱。湖边的初见,只是一个小鬼罢了,玩笑一般说“我定要讨了你”。没想到的是小鬼的长大,让人心软的质问和哀默,不管旁人的温柔,一心相待的真情,隐约神秘的内心。。。我若是小薇,也会选择十三吧。愿意让一个人幸福,愿意为另一个去死。未来的雍正,他会有自己想要的一切,也许,仅仅是小薇,他永远也得不到了。可是胤祥呢,除了小薇,他还有什么?以为自己的茗薇死了,便连自己也没了灵魂,练功,办差,生活依旧却完全没了活着的希望。只有逃脱一死的鱼宁会到自己怀里,才可以安心地一如当初抱着小薇睡觉的十三一样,真实的笑。

或许有些残忍,痛下决心掰开四爷的手,把病中的他扔在他安置她的屋子里,宁可辛苦的行走,躲藏,只为了再看一眼被圈禁的胤祥,看一眼她为之放弃生命的十三。“你呀……”他明白,小薇离不开胤祥,十三也不能没有茗薇。于是小薇转身一变,再也没有那个被赐死的茗薇了,她成为兆佳氏鱼宁,成为十三阿哥胤祥的嫡福晋。溺死在十三甜蜜的怀抱里,也好~~

“不经死之惧,焉知生之欢”

如风 散

没想到,一旦分离,散开,就像一阵风一样。。。一个个,不知不觉,就没了~~

玥玥14号终于拿到了签证,8月就要去Canada了~~多美的地方,一度是我做梦都想去的地方,连绵的枫树和白雪,天堂一般。。。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的梦,不知哪里来的想象,就一直觉得那样的与世无争的美~~不知何时结束的梦,隐隐觉得梦就是梦,没有结果的梦。。。然后,妹妹告诉我她在办加拿大的签证,搞定的话去那里上××大学,世界排名比清华高。留在中国,破高考成绩,一本二本上不去,三本又不想上~~现在,o(∩_∩)o…玥玥你成功了啊~~很高兴ing。。。

LM竟然也要走,我恐怕不能在这里写出这个名字来。这个消息,可能全天下除了她家里人,就只有我知道了。。。昨天收到她的短信时,我都快傻了,怎么会??怎么会连她也要走了???她让我帮最后一个忙,如果她老公找我的话,就告诉他,她的号码不用了,她马上就要出国了~~

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好,她和他这么不容易,要say再见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一点前兆,突然之间就说要离开了~但是,却连他也不告诉,还要我转告?

问她,语气却冷淡到要结冰,冷又充满无奈~~你不用知道~你不要问~他找你的话告诉他就好~再说吧~再见,谢谢~~

谜团永远是这样不知为什么的~~

今天和闻闻通越洋电话,澳洲,又是个遥远的距离。。。胖丫头的学校快开学了~~她的山东哥哥回国时带了好东西给她~~幸福的闻闻,一切都好就好~再过半年,顺顺利利的考个大学呵~~

转念再一想,高考不就是一个分水岭。。。高考结束就是各奔东西的日子~~弟弟已经确定录取了解放军外国语学院~董天这个五音不全的家伙填了武汉的西南政法~高远是哈工大~陈科锦是兰州大学~蔡丫头可能到镇江去···我呢?可能三年后已经去到法兰西了~~

风吹过,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