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烦躁。好混乱

莫名的烦躁。怒。不开心。无聊。发神经。

QQ开着 MSN挂着 爱饭开着 Cterm挂着 校内开着 上优酷继续看EVA。。。从打开电脑开始变得程序化。登陆各种聊天工具,然后不说话,在校内上观望,去邮箱收邮件,用term上水源扫板,动不动自己唠叨两句。

可是,今天晚上突然就变得很混乱的心情。原因不明。

昨天演唱厅例会,因为玩孢子而迟到了~好悲哀。。。更杯具的是大家正式被通知要散伙了。肉肉趴在我边上眼睛红红的一脸怨念,为什么你们都知道?为什么你们早就知道了却不告诉我?!早点说嘛~还可以早点珍惜在一起当班的日子。。。

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下周一是演唱厅最后一次营业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还以为至少可以到6月份的。。。3个月后的那个所谓新演唱厅完全是个未知数,是不是真的会存在,会有多少人留下来,都不知道。

光头给了大家去留的方向,然后把我们经理都留下来单独问意向。

待业。待业。待业。待业。还是待业。然后杨令说,你们都待业,我是失业。当然,大四要永远离开的还有高高的侯文玲~还有已经离开的姜DJ。。。

昨天开会的时候我已经变得特别平静了~这次没有哭,甚至鼻子都没有酸一下。只是想到了结果,却没想到结果来得这么早而已。很想和肉肉说对不起,因为所有知道的人都没想到会这样,我们只是想让大家好好考完期中再议的。可是摸着她的头怎么也说不出来,看到同样知道这个事情的柴博也是很难过的表情,只好大家什么话都不讲。

怀抱着希望等重生吧~待业就待业~大不了失业~咱不缺那份钱~~~

可是。今天。现在。是怎么了呢?

口语的Presentation要重新准备。泛读的单词浩瀚艰巨。精读要写the call of wind的小作文可我书才看了20%。视听课给了一堆国名地名还有谚语要查要背。VB作业毫无头绪。貌似还把语法给忽略了~~~

可是就是不想做作业,无聊却不知道干什么。

心里很乱。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想干什么。

很想拉个人一起夜游交大去= =。。。可是。没人。于是只好自我怨念。

很多心情只能自己知道。自己犯傻

很多心态不可取啊…可还是一遍又一遍重复

很多事情真的只能憋着啊~憋死算了

 

还是给页面换首歌。。。

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山崎まさよし——秒速5cm

写在歌手大赛之后

歌手大赛终于结束的时候。2号机站得我脚快断掉了。。。。= =连着水源站庆和歌手都做机位。累趴下了。

天晓得我为什么从收台子开始就不开心,看着一批一批的人从我和小海身边走过去美蔚园吃庆功宴,我们两个就是不愿意站起来去早点过去占个位置。一直一直磨叽到最后一批离开菁菁堂~和技术部的童鞋一起~~

跑去美蔚园的时候早就没位置了~拉张椅子拿副碗筷第一次开始游击吃饭~抢着喝着吃着却还是心情很差。莫名其妙的。小海很早就回寝室睡觉去了,前一天为了视频通宵,于是撑不住了。。我就一个人默默的吃着,心里空空的或者乱乱的,不知道。

看到s搭着梅子的肩膀,梅子好像哭了。

没过去围观询问。继续一个人生我的无名火。

大部队终于开向自由港,一个大包加一个中包,徐叔叔也来了。吼歌+VODKA。大包的人是去复习+三国杀+睡觉的。中包的人是去疯去玩去吼去喝的~徐叔叔一张脸臭了很久之后,开始拿uno牌玩国王游戏,high人玩得就比较high,这个一笔带过了,反正我是不巧中招了~VODKA买来之后肥羊姐就开始一杯一杯的灌,一首一首的吼,终于醉倒了。有点耍酒疯兴致的高声数着人名来印证自己没醉~~

梅子说,我真的搞不懂你们,为什么什么不开心都要憋着不说出来呢??!!

我心里继续嘀咕,我在不开心什么呢?

本来很冷静很和谐的~一直到早上4点钟的样子也没想睡~很累很累,可就是不想睡。。。去看了一眼大包那边,一圈人都倒了,只剩小凡和ppt在粤语歌ing。。。

什么时候开始混乱的呢?肥羊终于冷静下来有思维倒下的趋势,然后第二瓶VODKA也来了~一整个包厢对着我唱大海的时候我有点感动到了,但忍住了,逼着自己不能太多愁善感了。在金晶的诱拐下拿起了杯子,很自觉知道自己酒量不好还是少喝点,总共只喝了兑得很淡的一杯而已。

大家举杯敬我~哈哈~好奇怪。。。竟然平措也举杯了~杯子里剩下的那么点被我一口干掉。然后我的眼泪成为所有人眼泪的起始点。。。

我真不是故意的~那时候稀里哗啦的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会哭成这样。当时还在笑我的金晶童鞋竟然一转头也哭得面目狰狞。。。一整个包厢基本都是大三的~我才发现可以算是换届的预演了。

金晶哭了,cr哭了,小麦馒头哭了。

JJ就像交代后事一样,一个劲儿的叫我加油加油~

梅子后来也哭了~我和她抱着彼此,眼泪忍都忍不住。走到哪里都是愁云惨雾都是眼泪。于是我断断续续哭了2个小时,离开自由港的时候眼睛超肿。。。。

徐叔叔说,还没换届呢怎么就哭成这样?

是啊~换届的时候怎么办?

 

后记~

早上8点的口语课基本从头睡到尾,然后回寝室爬上床一直睡到下午3点。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了瀚哥叫人去搬设备的短信,没有回,眼睛总是很不舒服~

晚上看到瀚哥发了篇日志,才知道中午一个人都没去。于是他怒了~~

看到日志里他写,作为中心人就要对中心有爱,对中心的设备有爱~。。。联系早上的眼泪,鼻子酸酸的。

在msn里和他道歉,结果聊着聊着他也像交代后事一样对我临终嘱托~~都TMD是坏人。都等着把我弄哭才甘心!

 

告诉自己要冷静一下淡定一点,最近的事情太乱,要缓一缓,不然撑不住了~

。傻了+小吐槽

不可以吗?

真的不可以吗?

还以为可以就这么单纯下去的。。。

 

以前做校内的投票,你相信男女间有纯友情吗?我每次都坚定无比的选相信,真的一直相信。看到那些个写2个人因缘际会无法在一起而成为死党,我都笑得很开心,谁说异性死党一定是想恋而没能恋成的呢?

我一直以为我和小畜生是最最正宗的死党。可能超乎友情却一定无关乎爱情。

我那么坚定的以为,没大没小,打打闹闹,胡侃互掐外加一点点小暴力小八卦,我们的友情可以一直一直一直不变的~为什么突然给我出这么一道难题呢?

 

想起2年前的这个时侯~

结束了万恶的小高考,我和周,小畜生和干女儿,2对人开心的走明城墙开心的吃火锅。关系很复杂,私底下的关系偏偏是我和小畜生、周和他女儿比较好。好奇异。

很快,小畜生和干女儿结束了。然后是我和周在高三开始的时候也真正结束了~私底下的好关系还是很好。。。

一整个高三。

可以半夜煲电话粥对答案抄作业,可以没事情call一下骚扰骚扰,可以有意无意拉来出旧情人来嘲弄一下对方,从没觉得对方有什么好,总是说对方还是死了最好。

这样的日子,多开心。

兄弟姐妹。

 

寒假一起去神采飞扬玩,上楼梯的时候突然有堆人冲下来,小畜生伸手把我揽到一边。只有那一刻,心脏的的确确停跳一拍,让我回家之后神伤得YY了一下下~有想过我们倆的可能性,结果是,负值,完全是不可能的不可能。

他寝室的人常常在我们俩打电话的时候大喊,你们两个抓紧啊~然后我们就爆笑,因为“在一起”永远也不会是我们的计划,也永远不会有这个可能。

 

可真的神奇了,我这么自信的不可能,竟然突然变了。

 

先是这周频繁的在QQ上被他ds。。。这个我一向是爱理不理的。周一周二我心情差到极点,然后他仍然不停地烦我,让我格外不爽。。。接着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 =

先是暗示。然后表白。

主爸爸啊~~饶了我吧~!你要让我这周受多少不幸,被多少雷P~!!!

今天下课回来。一开电脑我就被吓到了。他在QQ上给我留言。

 

Hi~

我醉了。

我真的喜欢你。可是大畜生你为什么这么暴力呢?

 

我疯了。

。傻了

这样一个我。为什么喜欢我??单纯的友谊偏偏要变个调调吗??

弄得我现在都不敢上线~

 

晚上还是很平常的聊了几句~就当什么也没看到。

我不想也不愿意去改变我们的关系。

虽然不爱天天甜腻在一起。但我不相信异地恋。我不要一个相隔几百公里的思念。我不要一个哭的时候拥抱不到的距离。

如果。以上所有我可以接受。那可能也不会有让我纠结痛苦了一整个高三的分手了吧~呵呵~

 

。。

==============================================================分割线

 

今天上班的时候在留言板那里站着看了很久很久。

有人信誓旦旦的说下次要带着女朋友来。

有人幸福的宣告毕业。

有人感叹自己成了厅里的老人。

有人被取了绰号还被勒令不准改变。

有人想着50年后,还要回到这个演唱厅唱歌。

 

摩西童鞋等人热情的来厅里给新系统加歌。。。不亦乐乎。

 

肉肉童鞋问即将离开交大去中科院读研的旺财兄以后还会来不?旺财认真的说,以后会回来厅里玩的啊!

 

都这么开心。

都不知道。不久之后。小小的演唱厅就要不复存在了~。。吧~

怨念的小小吐槽。

完毕

 

再见么?

生活总是这样子事与愿违么?

趴在小海肩膀上哭湿了一片衣服,然后她请我喝了一听啤酒。推着车,快快的把酒灌下去,然后酒精作用慢慢浮上来,脸红红的。

借酒消愁愁更愁。

突然发现喝酒的点在于不至于两手空空无所事事笑不出来眼睛干涩忍着不再去哭。

 

今天去演唱厅开例会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把我劈死了~

主管在后来的经理小会上突然就宣布了这个坏消息,然后死气沉沉得沉默。。。有人哭了。有人不知道什么心情~比如我。

上学期演唱厅换设备的申请一直没批下来,原来是有个校友捐了30万指明给琴房。于是团委把这些钱买了钢琴决定把光彪楼3楼改造成琴房~于是。演唱厅就这样湮灭了。。。

为什么多元化的学生活动中心变成了为利而生的地方?

为什么仅仅因为琴房很火很热就把演唱厅给踢掉?

为什么2楼的音乐休闲厅没人没生意却要留在原处?

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演唱厅就这样突然被判了死刑而一点转圜余地都不给?

只是一个小小的家一样的地方~虽然只待了一年不到也让我舍不得的地方。。。

我只能无限想象杨令他们的心情~在这个小群体里共同工作了4年以上~虽然快离开了,却期待着以后某天回来这里可以继续有认识的人说说笑笑。。。。

刚刚招新结束,却迎来了要散掉的通知。。。

看着杨莉洪遥她们哭的时候我忍住了~我只是觉得不甘心。

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 。。。

 

然后赶去铁生馆开AC没看完的会~~看见小海的时候突然就忍不住眼泪了~

小海给我个拥抱。于是哭了~~

大海的眼泪哗哗的涌出来。

突然觉得很伤心。很悲剧。

因为无法想象好比自己回到中医大之后回交大来看Acers却发现AC被勒令解散了~~~

哈哈哈哈哈哈~~笑话!梦一样~

 

现在想起来还是平静不了~眼泪涌上来挡也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