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装

有点混乱。只是一个晚上都不怎么开心。

好吧。念及种种,原谅也罢。可是说起来却没什么错对。= =

前些日关于一些人的大讨论终于以他们的落败而结束,不该有的果然终是得不到的。那些“所谓”与“应该”想来真是没什么意思的。有些大家心知肚明的条条框框哪是一个含糊可以躲过去的?!

黑色与伪装的真实世界,是不是从此拉开序幕呢?

还是一直生活在和谐的和谐中所以对什么事都毫无察觉或者后知后觉?。好吧。真的呆了。。那些以为的纯真就是假的好了。谁没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谁没有张面具呢。

切~

只是不习惯不喜欢。

决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装什么都可以,偏偏要装善意么?好似和蔼可亲对谁谁都好对谁谁都公平没有暗藏什么心底的小九九却始终心怀偏想作甚?。。咳咳。突然有点愤慨了。虽然只是旁观着这个从头到尾我都无心也无力加入的争斗。

哎~~╮(╯▽╰)╭。什么时候我竟然变得如此淡薄了么?习惯旁观。习惯冷静。习惯习惯。

可以理解伪装,可以理解面具。因为我从不否认我在戴着面具生活。戴着笑脸给一个个一个个人看,藏着眼泪在自己心里埋葬掉哀悼掉。相比伪善。我只是善意的伪装而已。。。我自己这样认为。常常装着开心的无忧无虑无所顾忌无所谓给别人看让别人不担心。仅此而已。

白羊。自信坚强大胆的白羊十有七八是伪装吧。还是我这个从乐观走入悲观的想入非非者仅此一例?

所以怨念,为什么不可以假装也好那也装个很好给我看?偏偏不正常的让我担心让我难过然我瞎想一通以为有什么badNEWS。。。

田MM曾经说,你不也一样么~不开心的事也总是不说出来一个人闷着。

于是。我向垣垣抱怨,为什么假装也好,不可以正常一点让我什么也别乱想么。。。

可是垣垣说,假装了,也会不经意的发现啊~你不也是,其实被看出来不开心。

好吧~这个圈圈饶回来了。轮回就是这样一个让我害怕的词。善意的装着也罢,再好的演技也会有不经意的被发现。

所以我混乱了。继续纠结纠结。。。线团啊= =、、、、

哼~以上胡言。。。乱堆而已。我的11月byebye~~12月你好!

常常。

常常常常。有时候想,是不是对面的那个人也有这样的常常?

缩着手在路上走着,或者穿过桥洞的一瞬间,或者某个转角的回头,然后看见某张脸。

似曾相识的熟悉扑面而来。明明是素昧平生的路人甲乙丙丁,偏偏觉得目光也互相对上,像是初中的那个一起跑步跑到快断气,像是高中那个一起对着一堆作业奋笔疾书,或者像是曾今梦中遇到过。

所有以上,一切,与命中注定和一见钟情无关。看见的小姑娘和男生,或者某个头发也白了的老教授,偏偏像是记忆里的脸。或许说来说去还是由于自己的恋旧吧~曾今的那些同学老师都是刻在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影子。然后在某个巧合的瞬间,在某个碰巧遇见的人身上,一个背影一个微笑让我觉得像是回到了过去一般。

记得有种梦叫预知梦,甚至科学研究已经证明了它预知能力的真实存在。

我就总是这样,早上起来模模糊糊觉得做了个记不得内容的梦,然后日子慢慢磨蹭着过去,突然某天某人某事重现了,觉得眼前的一幕在梦中曾经准确无误的看见过。

所谓命运。所谓注定?

很多预想的计划和轨迹都没能顺利走下去,想得多反而扭曲越多。

偏偏。常常。想这么多

念旧恋旧想啊想啊~想那些过去了的人、事、物。然后梦啊梦,梦那些记不住的却可能真实存在在将来的未知。

人,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大脑的简单神经反射式怎么做到这些不可思议的伟大思想的。一样的成分的大脑却永远藏匿了不一样的灵魂,所以人人不同。

继续常常。于是和周公说道说道去~

只是想到了点什么。【some old things】

晚上做完实验从生科楼一路骑回寝室。穿着白大褂当雨衣。风吹得头发乱了手指冰凉。

一连好几天的雨。做着实验,天就突然凉了。回到寝室楼下,和门口的阿姨寒暄着变天了,搓着冻得有些发麻的手,像是那时候冻得呵着气深夜回家的我。

我回来了。那时候总是这样子开门打招呼。

一直记得那年的大雪把路堵了把人摔了把我们可爱的期末考试都延后到开学前,奇迹啊!

也记得那年的某个清晨,一同做公交上学的同学热议8小时发热的暖宝宝竟然不够我们在学校的时间。惊异~~~。。。

然后记得历史老师形容我们是鸡叫做到鬼叫。

10点放学的铃声。11点到家的问候。同行的伙伴一起包了一年的小面包车每晚送我到家门前大道的转角。楼下的音像店偶尔还有灯光,然后总会看到年轻的老板在我路过之前关灯关门开着那辆红色的QQ回家。

那个过活的很快很快的日子。就这样奇奇怪怪在一份份卷子和一次次模拟考试中悄然溜掉了。有些故事有些秘密永永远远埋起来不知道有谁知道。

然后。竟然。竟然。竟然。在我被风风雨雨冻得发抖的这个夜里想起来。

所以~回忆真是个很微妙的东西。~

喜欢过的人,讨厌过的人,依赖过的人,憎恨过的人。

看过的书,写过的小说,听过的歌,重复过很多遍的电影。

争吵。冷战。倔强。夸奖。

某天抄了谁的作业而一起错了同样一道极度傻帽的题目。

还有某天做出了很难的化学题然后物理考试拿了第一。

数学课被罚站了。语文默写再次不过关。英语么,阅读马马虎虎完型一塌糊涂。

一整年的卷子讲义最后通通卖掉。56元。原来这么少。什么价钱来着?2毛一斤?还是3毛?哦~原来堆成一摞也不过是半人多高吧~

。。。陈年旧事。今天脑子吹傻了吧~翻故事出来晒。

好吧~~old things而已。say byebye~晚安!~~

醒着。梦游

播放器里的歌还是那些,很多很多很多日子都没有想要更新的欲望。翻来覆去的听那些熟悉的调调,就像日子颠来倒去重复无聊也没有想过要怎么改变。

晚上发完通知收到了ssq的回复,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告诉我她要当兵去了。把短信上下翻看了几遍才确信自己没有看错。惊。原本不是很熟络的朋友说一句,走了,再见,大家加油,突然就很怀念那些曾今一起当班的夜晚。

这个日子,就是come & go。

晚上遇见小虎,又是一个要走的。还是一起惬意的翻着杂志调侃聊天,问他什么时候去德国,问了3遍都没有得到最后的回答。

好吧~要离开的人总是留恋最后的日子的。突然觉得小虎和黎明哥哥很像,同样是大四毕业出国,同样的F05,同样的在那个毕业离别的季节认识的哥哥,同样教了我很多帮助了我很多,同样莫名熟悉起来莫名有了好感。然后一个已经去了英伦海岸,一个即将飞去德意志。

想起来黎明哥哥你走之前的那些日子,好像一样的心里淡淡愁着苦着然后有夹着很多开心的笑,只是我看不出来是苦笑还是真的很开心。

学长走好,再见~= =说这个话像是说给钱爷爷听的。

离别的人,有永别不见,也有后会有期。

================================================================

晃荡在台口的脚丫子

Those new comers.

想起迎新晚会的时候,看着小朋友们玩着闹着,才发现自己真的突然就成为所谓的老人了。呵呵~多少有点可笑的。

坐在JJT的台口,晃荡着脚,第一次看着那些其他忙碌着收线整理。和s聊着天,觉得真的可以放开手让小朋友来继承很多东西了。他们都很用心都很好学。

可是,偏偏,仅仅当个寂寥的旁观者还是会心有不甘的吧?

看着他们的欢欢乐乐突然很不习惯,一切只是因为习惯了自己在他人的目光中和我在的这群人一起闹腾。不习惯,不喜欢。然后一个念头闪过脑海——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是不是也是自己乐呵着而被人看着被人默默地不习惯不喜欢呢?

所有的都是重复的。时间轮回印证的一切。

于是时常都是浑浑噩噩的梦游,醒着梦游。日子像做梦一样。然后有多少梦会变成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