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thday Again

一年前的自己在想些什么呢?真的不记得了。恍恍惚惚的就这样又老了一岁唉~

很喜欢打开校内有那么那么多的祝我生日快乐,很喜欢亲爱的214一次次给我惊喜,很喜欢bobo兔的毯子,很喜欢Kimi的抱枕,很喜欢在樱花树下和奕奕一起拍照,很喜欢有好吃的蛋糕吃,很喜欢中午突然灿烂的阳光,很喜欢始终对我不离不弃的你们。

大清早的又跑去献血了,一不小心忘记带献血证了,于是我就有了第三张献血证 = = 囧。我要这么多献血证干嘛~?!

其实老一岁又怎样,幼稚的时候一样幼稚,呆的时候一样呆。

喜欢和不喜欢,爱与恨,都是可以变可以改可以忘记的。

漫长的梦再狗血,悲剧的生活再一成不变,我还是在继续长大的。

看到外婆的状态,才意识到换届真的近了。

哼~又开始忧伤了。

要开心的过日子才是正道。

能够在一起就是幸福。

心放宽,世界也就宽了。

如是说

已经学会了在开会的时候心情懒散,所以我也一步步走到这个觉得不放心放不下心却不得不扔掉的时候。

想想,真的开始理解去年JJ说他真的好不放心离开的心情了。因为我自己也开始不放心离开却不得不面对离开。

有意无意克制自己在中心的活动,虽然设摊必到,开会必到,活动必参加,可是仍然有了中心不是当时自己奋斗的那个中心的感觉。很多很多付出的爱得不到回报的时候,也许就慢慢心碎冷静了。曾今听闻的所谓耗尽了对中心的爱,我想,我也快最终走到这一步了吧。冷眼旁观,路过和酱油,看着小朋友们忙碌,只是尽己所能的给一点点意见,可也有看着可能会发生的悲剧却没有气力去管的时候。

招新第一天的设摊把我吓到了,几个人,几乎用一只手就可以数清。

小朋友的不参与不加入不热情不团结,我就那么不能理解了。一年前的我们可以为了设摊而不吃饭不去想吃饭甚至赤果果的逃掉专业课来发传单和呼喊加油互相依靠着鼓劲。可是现在的我只能像以前的老人那样在后面站着,皱着眉,心里嘴里抱怨着怎么来了这么少人。

其实很怀念大一时列队鞠躬发传单的日子,人生不多的几次可以发传单也发得喜笑颜开心满意足的机会吧。可是现在我也变成了老人,站着看着不走不动围观多过帮助的招人讨厌的老人。

可是,怎么办呢?我马上就要变成露面都很困难的老人了,那些那些该给小朋友们欢乐的奋斗着的事情我怎么可能自己拾起来去做。看着小朋友拿着机器画出海报剪出片子,怀念的心情和嫉妒的心情哪个更重一点呢?可是,我们已经达不到上一届的要求了,而他们,如今也让我们忧心。

设摊欠人,做事不周,甚至宣传上面的海报传单的设计还不能一手包办,等到下学期我们都走了之后5个团长可以尽量帮你们挡着上头降下的压力以外,你们是没有依靠只能独自努力奋斗的一群人啊。你们也将变成老人,你们要怎么教导你们的小朋友呢?

是不是每一届都对下一届有多多少少的不满和不甘呢?

是不是只有散步的时候才可以平静呢?

丧葬

生活越活越累,看书越看越安静。

很喜欢柳美里的这套书,《命》《魂》《生》《声》,一个完全纪实的连续的故事。喜欢那种淡淡的述说,即使被抛弃,其实痛苦,即使病者逝去,自始至终都安静的回忆和记录和思考,不歇斯底里,不虚假甜蜜。就像是坐在你身边的一个闺蜜,静静的诉说那些发生的让她始终深深记得的过往而已。

最早换书换来了《生》,正是东病重到不治身亡的一段,新生的丈阳和渐渐死去的东重叠在一起,多美丽的巧合。上周在新图突然发现了《命》和《声》,于是一口气全借下来。看的速度超出了我的想象,没几天就把最初的故事看完,然后迫不及待的翻开最后这本。

《声》是东死后的故事,从遗体安放到告别火化,看着柳美里和大冢北村他们一起为了葬礼而忙碌。各种规矩、仪式,选择场地、灵车、骨灰盒,火化拾骨。字里行间透出美里的痛来。

突然就想到了外婆的葬礼,高一的时候,也是那么复杂,而我就像个旁观者一样冷眼相看。回想,原来自己还是记得那么多那么多的。

早上5点多清醒着听见急促的电话铃声,然后是老妈来叫我起床,催促我赶紧穿衣服,也许是看外婆最后一眼了。想想那时候的自己有多倔强,只是从心底里不愿意想逃避,故意比寻常还慢的速度穿衣起床,慢着步子去洗漱。后来想想,其实是怕吧~害怕去看见的是最后一面意识不清的外婆,害怕这个一直爱我的老人抓着我的手然后咽气,害怕很多无法想象的画面。

为了照顾癌症的外婆所以搬家到很近的地方,一个人锁好门背着书包慢慢沿着小道向外婆家走。明明自己走得很慢,却觉得这条路前所未有的短。走着走着看见路边一只黑猫,蹲在墙角一动不动得看着我,脑子里泛起各种关于黑猫的灵异说法,就是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到,外婆走了。

有时候第六感就是这么超现实,推开门,只是觉得里屋一片混乱。浑浑噩噩听到有人说,外婆走了,进去看她最后一眼吧。于是我就被推着进到里屋,看不出外公和妈妈的表情,他们帮躺在床上已经过世的外婆擦身子换衣服,而我就静静的站在一边看,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在想什么。

从小带我长大的外婆,死了。是这么个情况吧,她还是躺在那张床上,脸上依然是久病长卧的浮肿,我好想还是没能明白自己错过的那几分钟意味着什么。

彷徨迷茫了几分钟,老爸让我还是上学去。我就又默默的背上书包走去车站,出门的时候听到外公一个个电话不停地向亲戚那儿打。

死了。又是5分钟的路,走到车站也还是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看见每天一起坐车的同桌,奔过去抱着她就突然泪奔,哭得不能自持。

晚上回家已经布置好了灵堂,看见老爸老妈披麻带孝,却又好像回到了没有感情不知所措的境地。之后的法事、豆腐宴等等,也都像是看戏一样看着这些发生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了。有道士做法,有和尚念经超度,很多很多复杂的步骤,只是被指导着说什么什么时候要怎么怎么样,于是就那样做了。和柳小姐一样,一条龙服务公司有人拿了全套的单子像点菜一样让外公和老妈挑选灵车和骨灰盒,所有的身后事都是按部就班的一步一步走下去。

火葬那天随车去火葬场,有亲戚拿了一袋子硬币给妈妈和舅舅,说是车子每到转弯的地方要扔一把硬币下去,同时哭叫着外婆,这叫引路。

抬灵上车的时候要哭,路上转弯的时候要叫,下车也要哭。看着老妈转换着情绪大声哭叫,对她第一次有了些许的反感,自己还是冷冷看着一点哭不出来。在火葬场的礼堂举行了遗体告别,外婆躺在水晶棺材里所有人绕着她走一圈放下手里的花。进出的时候看见别的礼堂里别家的仪式,一样披麻带孝,只是麻衣布的装饰有点点的不同,古怪的想,这种不中不西的仪式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可是即使生前老人说要简单操办或者不操办,儿女也会因为觉得要尽孝而遵循旧例,不大不小的操办一下吧。简单,是可望不可及的遥远。

火化前最后见到外婆,和爸爸妈妈舅舅一起看着外婆冰冷的身子躺在那个冰冷的不锈钢小车上,有人来推走的时候我爸轻轻对我说了一句,以后就都见不到了。然后我转身走到院子里,看着阳光灿烂的空旷小院,鼻子酸酸的就哭了。

那个时候才真正接受外婆的离去吧。

看着那个红色的按钮按下去,遗体被推进一直烧的很旺的炉子,火化。周围人有一茬没一搭的聊着,我静静的等了半个多小时。工作人员捧着骨灰盒子出来,XXX的亲属过来。老爸递上一根烟,扎包布的中年男人把烟别在耳朵后面。最后看一眼啊!说完把骨灰盒的红木盖子严严实实的盖上,然后大红色的包布扎了朵很好看的花。看着盒子上唯一的小窗子里嵌着的外婆的照片,年轻时候的外婆,笑得那么温柔。

本想坚持一下抱着外婆出去的,可是长辈说不合礼数,只好又把盒子递给了舅舅。

然后去陵园,然后烧香叩拜,然后摆放好骨灰盒,然后看着纸银元化成的青灰随风飘散。

今年大概会去扫墓吧,好像大学以后还没去看过外婆。扳着指头一数,原来又好几年了。

舅舅一家还是那样没什么联系,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还该叫他舅舅。没有血亲的养到18岁,却为了工作户口说走就走断了关系,一年也没几通电话。

外公早就找了新的老伴儿,婆婆人很好,做饭很好吃。曾今怨恨过的,现在也觉得无所谓了,老人还是有个伴儿比较好。

昨天上网找了找作家柳美里的照片,没有想象中的惊艳,只是一个平平淡淡的模样。不知道丈阳多大了,会开口叫妈妈了吧。

就这么不开心了

其实突然一点点的引子就可以突然让人开心愤怒安静,或者,就这么不开心了。

引子是电脑无故的自动重启。。。然后就问啊问找啊找查啊查。

明明装的是win7RTM版。。。明明成功顺利破解注册了这么久~~竟然个破补丁没打好可以把RTM版认成RC版~~!怒啊~

一连好几天都躺在床上快一个小时才能睡着。。。郁闷

6级成绩出来虽然过了可是低空飘过。。。郁闷

课好多多到郁闷。。。郁闷

这个时候一直好好的电脑还出问题,稀奇古怪不得不重装的破问题。。。郁闷

重装什么的最讨厌了。。。郁闷

500色的屏保好不容易收集到65色了可是不得不重装又要从头开始。。。郁闷

有人作死作得我想骂又不能骂。。。郁闷

想骂人都找不到对象可以骂。。。郁闷

减肥计划坚持ing可是好饿我能坚持多久啊。。。郁闷

还是感觉这么不好。。。郁闷

风大雨大冷雨飘飘飘个不停。。。郁闷

计划中的相机还是要慢慢慢慢等。。。郁闷

越来越不能好好上课。。。郁闷

可是目标好多计划好多等着要做的好多。。。郁闷

各种路过错过见到不见到。。。郁闷

哼~

运势不佳

抑郁了。彻底抑郁了。

TMDWC

就当骂自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