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地伤心起

说实话,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想起什么的时候只能恨自己为什么联想能力这么丰富。比如吃饭时候听到短信的声音,直接想起了那只写着爱我的孔明灯,只有那么一点点的关联而已,却也足够我吃着饭发着呆。

在寝室说起难过的时候,垣垣像是认定了破镜又重圆一样,推搡着我叫我早点和他坦白心事早日重修旧好。即使我说不可能,她也像是厌烦了我的纠结一样别过去脸。其实我只是想找人说说心里话而已。我把所有心里想的梦里梦的,所有的心思几乎毫无保留的倾诉出来。我是个有表达欲的人,却也不敢随便扯了个人就长谈一通。我只是希望她理解。可是那一声别扭的叹气却让我伤心了,此后想说的事情总是憋一憋想一想再考虑是不是说出来。

然后某个行走闲聊的夜晚,告诉小海我的心事,她只是淡淡的反问我,如果他现在又回头找你,你们还会在一起么?多好的问句,这时候我却给不出决绝的答案了。

我自己的心事,竟然自己也说不出结果来了。倒是狗血的梦越做越狗血了。

我还是准备等那一天,不过20天时间了,我等着喝酒喝得满脸通红,然后问他为什么。之后不管有没有答案,有什么答案,答案之后再有什么样的结果,都是我不敢想也不可控制的了。之前想了太多,我太怕事与愿违这四个字了。

偏偏现在害怕极了接到小畜生的电话。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算来算去我欠他很多。

中心又有饭了。希望大家都好好的。

谈话聊天各种故事,有些人在我心中的形象被颠覆了不止一次,然后我更不知该怎么面对了。暗地里的作为,哼,女人啊。或许是这几天看《后宫》的缘故,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下的妙龄女子尚能心计深不见底,何况现代社会的种种呢。呵呵~说话都有了点古文的味道,只是在想,女人,到底是折在女人手里,还是毁在爱情里。转头想想,这个社会不比书里的故事,要心灰意冷活着比死难受,方法绝不是一双手可以数来的吧。

说话说得都矛盾了。我又胡言乱语了。

平地伤心起。

今天大抵就是这样的吧。

是不是最后

周四晚上站了一天机位,歌手顺利结束,却累。身心俱疲的累,安静的收拾机器和线,甚至没有上台和大家一起合照。当初那么激情那么high的样子,好像一去不复返很久很久。

看见他,也不过是远远的,连个招呼也没打。

站到两腿酸疼,撑着笑脸吃完庆功宴,第一次落寞的一个人安安静静走回寝室。夜里11点半的冷风,吹得我在路上瑟瑟发抖,抱着双臂,几乎迈不开步子。似乎是第一次没有和大家一起去通宵,临走前WMH很大声的说,大海考试加油!我笑着回头,然后继续慢慢走。我告诉自己,周六要考试了,要好好休息,要认真复习,不能贪图一时的欢乐。

可是那样冷冷的默默地孤孤单单的慢慢走,还是哭了。

我怎么会完全忘记不去记起?去年此时,几乎一样的累,一样的难过,因为换届,因为喜欢的一群人要走了不见了。还是静静地收拾机器和线,还是提不起精神的庆功宴。可是,去年有一个痛苦流涕到眼睛肿似核桃的通宵,去年有整个包厢的人对着我唱《大海》,去年有一直被我敬佩的你们反过来敬我酒,去年有眼泪不能自持,去年有感动和莫名奇妙的哭泣,去年有最终没有机会完成的承诺。去年有你,去年有那个傻得离谱的国王游戏,去年有我们交集的开始。可是今年,这些都没了。我这样一个人吹着冷风,想起小朋友们,那样担心,又想起小海说,不要那么高要求啦。

担心和伤心,哪个更多一点?我也说不上来,只是眼泪流着流着总要擦干净脸上的痕迹,开寝室门的一刹那,我还是那个开开心心的人。

晚上大哭果然是不好的,于是周五眼睛微微肿了一天。

周六的早上起个大早,那个很没有底的专四,听力考得我有点抓狂。跑去JJT的时候看见熟悉的一个个人,却突然心安了很多。原本想着这是我最后一次做机位摆弄机器的机会了,却还是去了后台第一次做起了话筒。一直觉得没能在走之前好好做一次水源是个很大的遗憾,可是自问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如此重任,我还是没有勇气扔了专四来应对的。

明明如此忙碌,却还是不经意的看着某个侧影背影发呆几秒。其实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有的感情这么难放下,明明可以更释然一点的。檬檬说,你们交流起来好自然。呵呵~自然么~到底心里怎么难受,谁知道呢。

谁知道呢,小畜生你又为什么这么执着?刚打开的手机只好再次关闭信号,只是害怕什么。

扫地拖地搞到很晚,很累很累的完全不想多动一下。当所有人收拾好准备一起去吃饭的时候,我还是打了退堂鼓。那个时刻,真的只是想一个人再次静静听歌走回寝室而已。会再次被冻得发抖,也许也会再次走着走着就哭了。

心里悄悄地想,你会不会看见我很冷得蜷缩着的背影,你的心里会不会也难受一点点。

没想到的是亲爱的你们会转过头来找我。谢谢XW的飞车,谢谢美人儿请大伙儿吃烧烤,谢谢小海去买的百威,谢谢你们会放弃那个大饭局。在XW的车后面放肆的大笑的时候真的觉得好幸福,有人陪伴的幸福。想起这些的一瞬间,满眼的泪,再快速的逼自己把眼泪吞回去。

离换届还有33天。不对,还有32天。有些放不下的心里话和问题,借酒壮胆也好,我一定要问掉。

是不是最后呢?是的吧。如果vos的话,我会站在哪个位置看完整场演出然后泪流满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