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如此如此二翻天的年岁

4年,回来的动车上看杂志,讨论主题是即将步入社会的90一代。

草泥马的步入社会啊!我的毕业遥遥无期,我的社会不明方向。我还这么继续持续一如既往义无反顾的二着,什么都不好好的,甚至不对自己好好的。

该说什么呢?大学四年终于可以有一次在家过生日的机会了~中午的烤鱼,晚上的面,她们的陪伴,坑来的要来的还没来的礼物,各种各样。可是还是拉不住我心思一动就能巴拉巴拉下来的眼泪。完全不知道为什么的酸了鼻尖。

在想矫情的时候哭着喊着装着矫情也没真正矫情起来,步入二十二的岁数,终于连自己脑子也二翻了天,动不动的没来由的难过伤心和委屈是要怎样?!

明明很开心的,我干嘛写得这么愤恨的样子啊呀喂!

好久没有和美贺写信,亲爱的我很想你。总觉得有很多很多很多的话想说,可是总是懒得提笔开始。请原谅我的拖延症。

年初的时候还想着今年该为自己添个大光圈了,就当庆生好了。可是到了庆生的时候再次囊中羞涩,连两本书都要从别人那里坑来。从来“以为”都会失败的我,应该是再次失败了,是我太善变啊还是世界变化快?我只能说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只能一步步的开始,慢慢祈祷在最热的日子可以去火热火热的燃烧一把。

提起旅行,就想起来毕业旅行。不是不想去泰国,不是不想一起玩。可是我实在担心自己,有那么些控制不住的小脾气最终会搞得好姐妹不欢而散。还是世界变化快,这次是快过了我的心里建设。

学着憋着不说话忍着不发表意见的时候,总要放下些什么的。原来当聋子真的可以长命百岁,我真的开始相信了。

也许是去年的西藏给了我太大的震撼和向往,心越来越野,有梦想有向往,都是不想放下的,让整个人都开始不一样。不知道这样好不好,逃离现实金钱化的社会,赤果果就是逃避行为,可以又忍不住的想向这个方向走。

舒克先生的出现像是一个警醒,告诉我,有些承诺是我不敢给不想给也给不起的。所以索性还是不要给我承受不起的桃花了。虽然讨厌一个人,想要有个人,可是现实是我当不起这段缘分。

菜菜和谢谢的编辑说,房子车子票子,都给不了我安全感,我要的是一个可以放下一切陪我走天涯的人。

我要的还真就是这样的人。只是现在觉得,就算这个人打死都不出现,那也想一个人走天涯去。也许是菜菜和谢谢,也许是小欣,也许是太多太多的故事,让我觉得人生总还是需要一些坚持才能不辜负自己的岁月的。

好在有大胆儿的老爸老妈,永远平静的听我的计划,偶尔发表评论,却也放手让我去走。

有些事情没有那么伟大那么奇迹那么危险那么不可思议,只有一个开始而已。无止境的走走走,会给我一些我想要的答案的。虽然我连问题是什么也不知道。反正二了,就二到底呗。

亲爱的,生日快乐。

也许该算是23了。不管,让我继续二下去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