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再见

上上次值班的时候,恩~中秋前一天的晚上~实习以来写的第一张死亡三联单,可能这一年也就写这一张了。

1380700528

在ICU还是很欢乐的,尤其对6床的老爷爷有感情,我还记得刚来的时候学姐拉着他的手对我说,有空多来看看他,他挺可怜的。结果习惯了见面就挥挥手打打招呼,习惯了查房的时候他瞪着眼睛看我们,突然就这么再见了。

见习的时候学心肺复苏,老师指导说垂直按压起伏要超过3cm,真正上手了却被告知轻一点好了。那个时刻,即使手酸到无力,按压也管不上是不是标准,可是就是不想就这么放弃。那种眼见着一个生命流逝的感觉,真的催的我眼睛都酸了。

眼见着一个略熟悉的人,血真的像喷泉一样涌出来,肾上腺素一支又一支打进去,眼睛却还是慢慢闭上。上一秒还在和你挥手打招呼,下一秒就回天无力。

抢救到10分钟之后所有人都知道没希望了,原本就有一侧肺不工作了,呼吸道这么大出血量,一下子渗到支气管里赌注,怎么可能还救的回来。

还有不上心的家属,在别的床病人都有人来探望的时候,6床床前总是空空荡荡,没有人关心关怀的躺着,还要靠插管和呼吸机才能勉强存活,这么想着,似乎这么突然的窒息算是一种解脱吧。

偷偷的在老师身边握住老爷子的手,还是那么瘦小干枯,冰凉冰凉,我知道这只手再也没力气回握住我了,我只能忍着眼泪摩挲着手背,心里默默祝走好。

中秋前夜这么突然发生的意外让工作量一下子铺到凌晨3点,只睡了2小时出夜休的时候还很精神,回家见到老妈的兴奋劲儿一过就开始累,然后就病倒了。

感冒越感越重。

也算是给这个再见一个长久的纪念吧。

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