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什么定律

最近情绪太不好,今晚回到寝室又嚎了一阵。

和老爹聊天总要聊出眼泪,不能这样啊。

我总是把自己伪装的很好,痛苦一夜也没人发现,撒娇求依靠也被当做恶意卖萌,这种时候就真的觉得生活压抑。

那种胸口闷痛的感觉,呵呵,今天在地铁上竟然莫名的就感觉到了,小说一样。

我知道为啥总是开坑却写不下去了,因为缺少爱情要怎么去描述一个爱情故事呢?

就是任性啊,即使是个非典型性白羊座。

明知道要到尽头的东西,明知道是个碎罐子了,没有人去接,我又怎么会死命的冲过去捧起来呢。

真的会闷死的吧。

润不过秋梨

前两天垣儿咳的惊天动地的,扛不住于是去买了梨来吃,冰糖雪梨,秋燥最是润肺的滋养品。

再往前一周,我也拖着鼻涕顶着晕乎乎的头,穿着小套装去港汇的大楼面试,二十分钟的群面讨论题愣是干坐着十分钟没有说上话,明明我是个这么强势的人,也真是醉了,只能说是被感冒整的肺气虚得不行。

如果回头看看今年,那么多次分离,好的坏的,突然的预谋的,乱七八糟的井井有条的。

三人组的群果然越来越末路了,虽然刚刚庆祝完一周年的纪念,可是那个“忆苦思甜再来一年”真的像个谶言,把这个分离推得更近更近了。

晚上兔子连续问我n遍要不要联文,心里的小九九跳了好久也还是拒绝了,却突然被甩出来一句“我脱饭了,本来想跟你写完走的”,真的一瞬间整个人就被雷劈中了一样。

我的泪腺从来都这么脆弱啊。

想起去年MAMA我们一起被老张闭眼鞠躬的图感动到,三月份的时候去西安玩,那个微博小号扣扣小号微信小号的你把最真实的一部分给我看,我们坐在大雁塔广场的凉亭里看被灯光照的苍白的树枝,你送我专辑送我明信片,还没有娇羞的时候我们就每天聊啊聊,互相审文,我帮你想吵架的梗,然后你来上海看con,我们一起嗨一起海底捞一起躺平一起谈天说地无话不谈卧槽和草泥马。

刀哥、米达、老吴、鹿哥~

大概今年真的流年不好,走了一个个,梨子根本不够分了,然后现在轮到了你。

其实最近忙的说不上话的样子,群里一直一直那么沉默的样子,我就知道这条路走到头了。

可是自己感悟和被人通知总是不一样的,感情上,对着几个字就回忆翻涌泪流满面无法控制的样子,真的很难过,比之前那些那些那些离开都难过更多。

这条明知会走走停停最后不知不觉放弃的路上,最早陪伴的那个人突然消失了,那种抓不住又只能祝福的感觉真的糟透了。

可是我只能平复自己的心情然后像往常一样聊天说话,继续走这条没有尽头没有目标的路,我不能责怪,我没办法责怪必然会发生的事情,我只能接受然后顺便祝福。

手边只有橘子,天知道我真的该吃点梨。

【BGM】往事只能回味

时光一逝永不回
往事只能回味
忆童年时竹马青梅
两小无猜日夜相随
时光一逝永不回
往事只能回味
忆童年时竹马青梅
两小无猜日夜相随
春风又吹红了花蕊

你已经也添了新岁
你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
我只有在梦里相依偎
春风又吹红了花蕊
你已经也添了新岁
你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
我只有在梦里相依偎

时光一逝永不回
往事只能回味
忆童年时竹马青梅
两小无猜日夜相随
时光一逝永不回
往事只能回味
忆童年时竹马青梅
两小无猜日夜相随
你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
我只有在梦里相依偎

 

【我知道这会成为一条看不到头却总会停下来的路,只是不敢去想那个停下来的时刻,我怕这种悲剧性的结局突兀的出现在美好的现在,可是同行的人慢慢扔下来这种梦幻的美好,选择回到可以触摸的痛苦里,那种被抛下只剩一个人的感觉,真的,太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