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有相逢

最近一直念叨的话,貌似是从chang家的某夜听别人道别来着。

恰恰好也是在chang家,见到小邪的时候我心想,啊,真好,又见面了。

所以在曼谷机场和小仙儿道别的时候我也说,山水有相逢。

她说,等我们新奥尔良场再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然这个悲伤的故事是我回到魔都的第二天刚打开箱子就接到了导师电话把我晚上叫去了北京,然而小仙儿姑娘在加班而我在酒店做苦力做到两点,这人生第一次踏上帝都土地也是不能更悲剧了。

匆匆茫茫的毕业典礼,什么都来去匆匆,时间也是。有时候看着这七年的同学,会想很多有的没的,比如七年里我们到底互相了解了多少,比如谁谁的心思谁谁的底线其实我们都还不知道。

同学,同学。

想来真的感情淡薄,突然就有些惶恐。除了至亲的室友,其他人,不过是毕业互道一声恭喜无需拥抱无需哭泣送别的关系。

结果毕业典礼尾声的时候,想起来这些,难过的哭了。

果然我的泪点已经奇怪到了这种地步。

那天中午和垣儿的爸爸妈妈外婆还有yoyo的妈妈一起吃的午饭,看着别人热热闹闹给女儿庆祝毕业的场面,说不羡慕真的是假的。下午去给我爸送泰国带回来的各种零食,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你都不来我毕业典礼。结果老爹反口一句,你又没有叫我。我说你也太没自觉性了。

瘪瘪嘴,心里还是有些不开心的,毕竟读了七年的书,最后终于要结束了,却像是一个人在一群人的热闹里默默垂泪欢喜,好不孤单。

今天搬家,又讲起那天,老爸说,我这不是怕来了被你嫌弃么。

我听了躲在后座瞧瞧擦眼泪,败了败了,软肋全被戳中,能不能别这么惹我哭。

想来我也是别扭的要死的臭脾气,我不说我不要但是不代表我不想要,说白了就是等着全世界都围上来想的万般周到的对我好。说好的大白羊直爽豁达有勇气呢!

和老爸约搬家时间的时候,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忒好,盘算着最后的机会了吧,穿上学士服再和爸爸去校园里拍拍照。结果我爸直接表示傍晚来直接帮你搬箱子就行了,那么早干嘛。

没有想到本不是你的错,只是我又觉得委屈了,但是偏偏我又不说。

后来老妈给我发消息说让你爸早点过来,我说算了算了,晚点吧,我还能有时间整理东西。

总是这么抖m。好像我开口说出来才得到的东西像是乞求来的食物一样,我受不起,也半寸眼光也不想给的嫌弃。

所以是不是很多时候很多关系,就是我这么不说不问不求,就淡了,乱了,没了。

想起来又是一阵戳心的疼。

所以在大家各种庆祝各种合照的时候,一转头看到扑过来的小海瞬间眼泪都彪出来吧,因为即使太久不见没有联系却永远懂我永远知道大海很爱哭大海很需要一个拥抱。

情商什么的,大概我真的还不够高。

亲们,山水有相逢啊~

BU7A0372

忆如若有时

太多事。满满的塞在脑袋里,眼泪都洗刷过太多次。

又一年看con,却总觉得物是人非,要想起很多过往,那些无关原谅无关怒气无关时间的事情,只是回忆起来就觉得神奇和泪目。

曾今觉得,圈子是种很神奇的东西,缘分也是,因为一些很小的巧合而认识,肆无忌惮的聊天,把没有挂QQ习惯的我也带着开始耗流量。很久很久以前我真的以为所有的朋友都可以心无芥蒂的永远嬉笑怒骂。

现在想来,我可能是最大的那个傻逼。

永远全心全意,永远认死理。大白羊的傻,就是把心挖出来,却满满变凉,最后还要自己吞回去。

我相信真心,我也知道没有道理让所有人都迁就我一个,我知道自己有很多坏毛病,犯了很多错。可是伤口一旦划开,太容易感染腐坏,没有人能无微不至的去关怀呵护,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那种细缝一样的伤口也能致命。

曾今哭着和你们说的话,就像是一条对自己的预言,终于成讖。

爱过。

哭着的时候我也只能这么说。

有些比如达哥和啊缓,即便再没了当初小团体的热情了,也是可以言语想谈相约的关系。可是有些,我没想过会有一天变的如此尴尬,大约只能相忘。

那天泪点满满的哭了一路,在老爸老妈还有奶奶的眼刀下,做了个最傻的丫头,捧着手机在地铁上哭得毫无形象。大概是那么一瞬间真的被伤得狠了,有些话说出来我就知道该结束了。

好事不能猜,坏事特别准。一向如此。

无关对错,无关言语,无关道歉和原谅。如果是颗种子,大约好几个月之前就埋下了祸根,或者更早更早。

偏偏,我是那个非1即0的人,二进制的判断,终于会走到这样的吧。

如若有时。曾几何时。

 
又一年,却逃不掉物是人非。他们是,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