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而不愿别

2015

好像在离别与离别再离别的眼泪里走完了,看起来是在不停的悲叹,却在伤心和忧愁里又长大了。

去了趟墨西哥做了些总有些让自己失望的事情,迟到的年终总结总是不能少的。

107,也是不错的数字啊~

 

有些背信弃义的小人不值得施与睥睨,而有些难走的路必将书写历史

常常难以想象,是怎样的环境磨砺出了这样的人,有些固执的坚守,有些愚钝的坚持,把所有的争议和闲碎都踩在脚下,势要在不被看好的乌漆墨黑里破空出一道闪电。有些喜欢他呆萌不谙世事的傻样,有些爱他脆弱又自抑慢慢强化成钢化玻璃心的勇敢,更痴迷他舞动起来时凌厉的王者风范,把所有努力的意义都书写了下来。

他坦然站立着,无畏无惧。

再往前算一年开始,他周遭的不告而别或者甩手离开就没有停过,一个,两个,然后最终让他连个可以说中文的人都没了。甚至他遭受的不公和白眼,那些零碎折磨,那些鸡零狗碎的肮脏言语,统统山一样堆在他面前,却也没让他动摇半分。

喜欢他的日子已经可以掰着手指以年来计,感慨能陪他一起走过奋斗的日子难捱的苦痛和挣扎的恶评,感谢有新的兄弟来帮他护他待他好,感恩上天给他应得的机会站在更大的舞台上付以真心。看他被善待被追捧,看他笑的开心,便是我最大的幸福。

于是目光只锁定他一个人,不再在意那些遥远的不公和冷眼,虽然心疼他的眼泪,却知道他有人关怀有人照料。谁对他好,我就喜欢谁,真是掉进坑里爬不起来了。

 

阶段性的再见

说起来可笑,刚上大学的时候就在肖想自己毕业时的模样场景,做VOS的时候那么自豪骄傲,端着摄像机看了那么多笑脸和眼泪,甚至自己也跟着他们一起落泪。我只花了两年就感受了完整的两次毕业,那时候我把自己的心态切换成到年长两岁,揣摩着猜度着把所有毕业的情怀都铺开来。

中心的人有这么一个说话,我们的毕业不是四年,而是那场倾尽心力的vos。

我还记得下一站的火车行,记得路口的歌反复听到吐,当年在vos上求婚的那对如今早已成家,漫天手机组成的星空几乎要成了潮流烂俗的场景,只有那段完全黑暗里的录音,想不起具体的词句却让人眼睛发酸。

所以曾经以为我把所有的心力都交付在了闵行那片草坪上,我淡定的处理所有情怀,在浦东的最后几月里,折腾着论文享受那种即将告别自己七年长跑的喜悦,我觉得自己全然没有那种毕业的伤感和不舍。甚至在答辩之后欢天喜地的又跑去泰国逍遥,踩着毕业典礼的日子回来,没想到又被万年没联系的老板抓去北京做了一天长途苦力。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凌晨一点出的浦东机场,早上10点半接到老杨的电话时我的行李箱都还没打开,晚上5点我已经坐在虹桥的登机口等着去北京的飞机了。

竟然在毕业前的最后一天都如此仓促,有些可笑的不真实。如果这种可笑再加上我毕业典礼第二天还要去考方剂考试这种瞎爆了的设定,真的让人不能不呵呵两声。

最终那场实在没留下多少记忆的毕业典礼还是哭得停不下来,没办法,就是这么容易哭的人。我记得抱着小海抱着亲爱的大家,来不及抹眼泪,噗咯噗咯的往下砸眼泪珠子,永远哭起来就像个傻子一样。

昨天看去年生日时候写的那篇日志,看到毛说的话,又忍不住哭。毕竟是相伴七年的我们,一起笑一起闹一起撒泼收藏无数黑历史,永远记挂永远爱,看似没心没肺,却全是最爱。

旁观时冷眼以为自己可以镇定自若,亲身时动情哭得旁若无人傻得可以。

我好像开始有意无意把外露的真心都藏起来,只有自己知道,是有多认真。

 

皆是缘分,又赐我句点

生日的时候已经感叹过一次,所有的缘分都在潜移默化的命中注定里变质消亡,桩桩件件。不过那时也没曾想过,竟然会分崩离析到无法收拾。

一段友谊的陨灭,大约是2015最悲戚的事情。说不上长久,也绝不止短暂,那些给我的惊喜和窝心,竟然终有一日凋零得破败,心里真的痛的不行,以至于在地铁上在家人面前在去参加亲戚婚礼的路上,就不可自控的哭红了眼,抽噎得停不下来,却无法解释这种突入起来的难过。

就算爹妈和奶奶都神情古怪的看着我,我也只能缩在地铁门角,毫无形象的蹂躏手里皱缩成一团的纸巾,隔五秒抽一次鼻子,拦不住眼泪不想连鼻涕都晶莹剔透的挂下来被看见,然后轻描淡写的和我爸解释说,只是和同学吵架了。

我爸盯着我半天,问了句难道是偷偷交了男朋友么。

我抹了抹脸说,七叶哥哥要结婚了,我伤心不行么。

12月又到mama颁奖的时候,竟然什么都不一样了,原本该是欢庆的周年,竟然成了断裂的自我哀怨。我还记得很多很多,大雁塔脚下的深夜谈心,当时怎么会想到终有一日变得互相伤害。皆是无心,皆是缘分。告别都这么突然,把记忆都打碎了咽下去的感觉,其实是没有好好的道别吧,让人心里太难以释怀。

只要你们都好就好。

 

阶段性的开始

八月底的NOLA阳光灿烂的吓人,那种晒在身上发烫的温度,可我竟然愿意没有伞没有帽的走半小时回家。

一切都新鲜,在三十几个小时反向航程之后,格外惊奇的开始了在大米国的新生活。

一月份还能有晒得发烫的太阳,买菜要开车半小时去已经不属于新奥尔良的另一个城市,大中午也能有抢劫案,国外的学习也没有传说中那么轻松,party学校的本质就是每周都是free food和live concert,游园会算什么我们直接把游乐园搬来草坪,橄榄球还是看不懂也要去凑热闹。

遇见新的朋友开始新的生活,还是倒着时差得喜欢喜欢的东西,也让自己试着融入不太好融入的美式生活,costco随便买点东西就上百。

远离旧朋友,错过一场场红色炸弹,却又羡慕那种安定和前进的生活。有时候迷茫,有时候孤独症发作,会扯着被角哭,也会在房间里对着pad练健身。

让自己变成better me吧,所有better都会来,是不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