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又流年

其实作为每年一次的生日记录日志,却整整拖了一个月才写,实在是有些对不起自己,要是问我一月前那个日子的自己想了些什么,过了便是过了,老实说是不记得的。却好像有些执拗必须记录点什么,似乎是有个标记,标记自己又长了一岁。

想起去年生日的时候,至今还是眼泪说来就来,也许词句都不清晰了,却顽固的记得那个感觉。

大约是毛毛在小超市和我说,这是最后一次给你过生日了呢,种种。

此时想起,依旧热泪盈眶,不管现在在图书馆的公共过道里敲打这些字符是多尴尬和不合适。心里的感觉总还是那么摆着,那种想念的感觉,在这个学期即将结束,漫长的假期即将开始,周围的同学陆陆续续要飞回国享受大餐和老友的时刻,似乎只有更甚了。

想家,想那些食物,和人。很想很想。

倒退半年,我可能是无法想象自己因为想家而倒在床上哭得哽咽的,现在却觉得,这种思乡的眼泪说来就来,一点儿也控制不住。

这里很好,甚至让我觉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喜欢。喜欢这里温暖的冬日,喜欢暴晒的太阳,喜欢纷繁娇俏的各色花朵,喜欢抱着丁点食物在树下逃窜的松树,甚至是踩一下石板就惊动好几只的爬行蜥蜴。越来越规律的生活,偶尔又有点新的发现,比如花园区某条鲜花满满的街道,墓园里安静绽放的一朵小白花,和黑大哥相遇时友好的问候,magazine街上逛不完的原创店铺和阴森吓人又别有风味的古董店。

我是认真的在想,如果可以,就留在这个没有直飞没有地铁偶尔有些危险还有飓风袭击的地方,看看密西西比,听听没完没了的音乐会,也是很幸福的阿。

退一万步,几乎想为了每年一次畅吃的小龙虾节,就在这儿找个工作留下来。

前两天终于收到了这次转运的大包裹,特地翻出微距镜头给陈大梦送的戒指拍张美美的图。刻意找了好看的模板配上让人想入非非的词句,她说你这么发出去,本来对你有意思的都要逃了。反倒是老妈说,逃就逃呗,你开心就好。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哈哈哈哈哈阿哈哈。

也就在生日那阵子,迎门而来的可能性被我自己给推开了,若是遗憾的想想,还是个有绿卡的呢。可是那又怎样呢?即使牛肉面真的好吃,我也没法和一个说“明信片竟然要寄那么久早知道就快递回来”的人在一起,大约是我三观混乱之下唯一坚持的精神洁癖吧。

生活并不需要一个为了什么目的而继续的凑合,大白羊就算再温婉也不是个可以保持凑合的人。

大约脑子里浪漫的思想还是根深蒂固的在作祟,期待所有鸡汤文里的故事有朝一日发生在自己身上,有时候也会想,是不是自己太固执,导致了错失。

前两天去停车场坐校车,遇上公卫一位学霸姑娘和司机大叔聊天,突然说到男朋友的问题。大叔一阵惊奇之后却是认真的问,他对你好吗?你开心吗?他有每天把你当公主一样对待么?

如此想来,倒是美国人的爱情选择更纯粹了。喜欢的人,就是在一起很舒服很开心宠着我对我好,否则只是将就,这种妥协更像是对自己的敷衍,也许幸福不见得有多少倒是烦恼一筐接一筐的出现。

想通了,也就觉得现在单身也是幸福的。可能像我还无法负担单人独居和养狗一样,还没到时候,我自己还不够好不够幸福,所以那个人才没出现吧。既然如此我不介意他再耐心一些,等遇见的那一刻,便干柴烈火好了。

老张很好,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多惊喜,时不时地让人惊叹又醉得倒地不起。

喜欢了这么好一个人,那种骄傲感,从发尖到脚底,全都渗满了幸福。我好想一直都没有常规意义上的追星,倒像是用眼睛去记录那些成长和变化而已,看他越来越成功,看他哭和笑,看他玩得尽兴又满足,看他疲累到满眼血丝抬不起眼皮。只是看着,也是满足的。

今天看到Kimi牵着小肉饼走路的照片,暖的心都要化了。当年那个任性又高傲的冰人变得暖暖的笑,性子被磨得温润,不时看淡了比赛,而是像个成熟男人一样不再对着细小的炸点把自己的脾气引爆。感觉还是要感谢大妈的,至少给他生了肉饼,让他开心,让这个冰人变得有些认不出的暖。他还是那个他,骠悍的驾驶风格,有些特立独行的风格,却越来越好的融化在团队里,在比赛里。

一个喜欢了十几年的男人,终于变成一个男人,一个父亲。

他有个和他那么相想的儿子,可能再过20年,跑圈届又会出现个新的Raikkonen,到时候阿姨还能再狂热的作莱粉。

所以不过是年岁而已,匆匆而过,褪去浮华,我也会看着老张安静的不受打扰的弹琴唱歌的吧。

 

生日若许三个愿。

一愿自己生活顺遂。

二愿所有我爱身体康健。

三愿爱我的人快快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