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命啊

两年前,坐在虹桥中心公园的小花坛上,凑热闹的人寥寥,安静的看着黄磊穿着连体工装服从面前小跑着过了两趟。当时我想,这会是个什么样的节目呢?有点好奇,有点忐忑。

那次见面几周之后,在梅奔偌大的场馆里,红玫瑰的娇艳胜过所有鲜亮的彩灯,远处的追光直直照亮我右后方不远处的那排哥哥们。我在满场的尖叫声里想,啊,有很好的哥哥们,至少是个很开心的节目吧。有点兴奋,有点激动。

第一季第一集的时候,提前好几天和老妈唠叨让她记得看,我还记得播完第二天和老妈视频,我妈和我不停的抱怨。

“太好笑了,大晚上的笑得我都精神了,觉都睡不着。”

我满心的欢喜,太棒了,原来不止我一个人觉得好棒。像是早早的埋了颗种子,浇水施肥守着等着,不知道会开出什么花,甚至不知道能不能抽出苗。但是好像一夜之间,嫩绿嫩绿的细芽向着天空伸展开,尖头带着露水,枝上缀了花苞。

第一季还没结束,我就成了时差党,从此隔着太平洋隔着十几个小时的时差,鸡条又成了另一种形式的骄傲。

到同学家聚会,吃饭的时候开综艺看,提名极限挑战总是全票通过没有异议。认识的所有人都说好好看,每次看都能像看第一遍一样笑得停不下来。一群平时做实验码代码的博士学霸中,我这个渺小的学渣突然因为精通了一个节目的所有正片、花絮、幕后、八卦,突然有了别样的存在感。

“第二季什么时候开始?录了么?录了几集了?这次有谁来做嘉宾了?”

把第一季从头到尾看过太多遍,看着微博上各种怀念鸡条背金句的文字,脑袋里就像放电影一样马上对应出人物场景画面。某日在油管第n次复习的时候,突然被推荐视频吸引了,原来我喜欢的鸡条不光有英文翻译版,还有日语韩语泰语阿拉伯语翻译。去截了海外饭的评论翻译了放到微博上,骄傲又自豪的炫耀出来,让喜欢鸡条的人知道,就算语言不通,就算翻译局限,一个好的节目也受到了那么多外国友人的喜爱。

终于盼着熬着等着,过了一门门final,战斗完一个个deadline,众所期盼的第二季终于登场了。家里的电视终于配上了国内带来的盒子可以看直播了,于是我们家周日的客厅娱乐变得格外规律。喜欢赖床的我早早的爬起来守直播,看到直播快结束室友也起床了,于是一边弄早午饭一边问我这一集的情节然后看着花絮直接等重播。也不知道是家里的网络太不争气还是直播实在太卡,永远没办法顺利的全程看完,于是等到重播也卡得结束,油管上的官方高清版也差不多放出来,午饭的必备项目就是哈哈哈哈这就是命了。下午也放弃了好好学习,捧着手机还能继续回味花絮和精彩片段,微博上的国内基友们都能激情的战斗到后半夜,每次刷新总觉得还能看到新的梗。

窝在沙发上,找个舒服的位置,就这么消耗了整个白天,可是总觉得一点也不浪费,反而格外充实又有力量。

室友某次晚上回来吃着晚饭又开始复习,看过很多遍也还是能夹着菜笑到厥过去,理工博士提出了个很哲理的问题,极限挑战怎么能这么好看呢?

我们这群海外党真情实感的讨论过很多次,最后都变成“我最喜欢的一集/情节”大汇报。每个人心里大概都有自己所偏爱的段落,却永远说不出来哪个是最好。

因为所有都喜欢,所有都美好,久经回味越嚼越香的那种。

因为遇见你,这就是命啊。

 

亲爱的小孩

春天的时候站点出了点问题,先是彻底崩了后来又怎么都登陆不了,也许是上天有意,非让我把整个春天都过得温吞。又过去半年,这才偶然间成功登陆,草稿箱里的年终总结躺过冬天春天到夏天,还是只有那么只言片语,再也想不起那些非要补充不可的句子和心事,只能慌忙的改一改日期,草草发布。

一个不负责任的我,好像经常这样半途而废。

我实在是怕,怕再这么墨迹下去,下一次再等发布,真是要到猴年马月。

每次都标题苦手,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这五个字,我亲爱的小孩们。好像不管是喜欢谁,在什么圈子,小孩这两个字都是我心中的称呼,比如已经儿女双全的莱胖,比如老张,比如兔子和娇羞,比如来来回回出现又离开的那么多人。大概是有些执着的想要表达一种爱意而已,我永远只是那个旁观者那个过客,有些冷感又漠然的深爱着。

我好像是说过,我找回了兔子和娇羞,可是我有没有说,有些感觉是找不回来的。好像以前无话不谈,以前时时刻刻都在聊天,现在却一问一答再也憋不出第三句话。我不知道她们俩之前是否还好,只是隔了时差的我,和她们,像是没法在有限的时间里再畅谈不眠了。

总是有些想念的,那些互相祝好的日子,我总是留恋那种被记得被惦念的感觉。可是我们身边的过客总是那么多,她们似乎已经成了我的过客,和米达她们一样,反之亦然。

总要认真的生活,怎么能把自己一直活在虚幻的喜好里。我好像很清楚这事情,又沉浸其中,只是端庄自持,说自己还是个冷静的粉丝而已,说繁琐的生活总要有些美好的东西来填补。

毛要结婚了,10月22,莎莎也在同一天。昨天六一儿童节,朋友圈刷了一堆的小朋友,初恋的那个z也在晒女儿。总是有些唏嘘,有些人把生活节奏过得那么紧凑,我却还是旁观着,游荡着,散漫着。有时候有些羡慕,至少他们有那么明确的生活目标,好像什么都轻易决定然后按部就班。

没有计划的生活,一盘散沙。

刚刚和德国的蛋蛋聊了好久,聊女朋友的问题,其实我是惊讶的,我以为她该是和我一样姨母心得粉,结果竟然全然相反。不接受不开心甚至无法直视,不理智得我几乎无法理解。

大约是有些爱无法放下,只能彻底扔掉再也不敢见到?我不知道,可是我心里的他永远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这个小孩会站得高高的,过自己的生活,爱他爱的人,开心的笑。

比起希望他好,我只希望他开心,开心就是最好。

突然想起出国前老妈和我说的话,我们永远是你最坚固的堡垒和后盾,我们支持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我们相信你爱你,受伤了难过了都不要怕,哪天你闯不下去了要回来,我们也都还在。

致,所有,我亲爱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