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孩

春天的时候站点出了点问题,先是彻底崩了后来又怎么都登陆不了,也许是上天有意,非让我把整个春天都过得温吞。又过去半年,这才偶然间成功登陆,草稿箱里的年终总结躺过冬天春天到夏天,还是只有那么只言片语,再也想不起那些非要补充不可的句子和心事,只能慌忙的改一改日期,草草发布。

一个不负责任的我,好像经常这样半途而废。

我实在是怕,怕再这么墨迹下去,下一次再等发布,真是要到猴年马月。

每次都标题苦手,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这五个字,我亲爱的小孩们。好像不管是喜欢谁,在什么圈子,小孩这两个字都是我心中的称呼,比如已经儿女双全的莱胖,比如老张,比如兔子和娇羞,比如来来回回出现又离开的那么多人。大概是有些执着的想要表达一种爱意而已,我永远只是那个旁观者那个过客,有些冷感又漠然的深爱着。

我好像是说过,我找回了兔子和娇羞,可是我有没有说,有些感觉是找不回来的。好像以前无话不谈,以前时时刻刻都在聊天,现在却一问一答再也憋不出第三句话。我不知道她们俩之前是否还好,只是隔了时差的我,和她们,像是没法在有限的时间里再畅谈不眠了。

总是有些想念的,那些互相祝好的日子,我总是留恋那种被记得被惦念的感觉。可是我们身边的过客总是那么多,她们似乎已经成了我的过客,和米达她们一样,反之亦然。

总要认真的生活,怎么能把自己一直活在虚幻的喜好里。我好像很清楚这事情,又沉浸其中,只是端庄自持,说自己还是个冷静的粉丝而已,说繁琐的生活总要有些美好的东西来填补。

毛要结婚了,10月22,莎莎也在同一天。昨天六一儿童节,朋友圈刷了一堆的小朋友,初恋的那个z也在晒女儿。总是有些唏嘘,有些人把生活节奏过得那么紧凑,我却还是旁观着,游荡着,散漫着。有时候有些羡慕,至少他们有那么明确的生活目标,好像什么都轻易决定然后按部就班。

没有计划的生活,一盘散沙。

刚刚和德国的蛋蛋聊了好久,聊女朋友的问题,其实我是惊讶的,我以为她该是和我一样姨母心得粉,结果竟然全然相反。不接受不开心甚至无法直视,不理智得我几乎无法理解。

大约是有些爱无法放下,只能彻底扔掉再也不敢见到?我不知道,可是我心里的他永远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这个小孩会站得高高的,过自己的生活,爱他爱的人,开心的笑。

比起希望他好,我只希望他开心,开心就是最好。

突然想起出国前老妈和我说的话,我们永远是你最坚固的堡垒和后盾,我们支持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我们相信你爱你,受伤了难过了都不要怕,哪天你闯不下去了要回来,我们也都还在。

致,所有,我亲爱的小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