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见字如面

IMG_7497

回来NOLA已经一周了,身体和灵魂却好像还在眷恋那个天天雾霾的地方。腰疼,眼睛疼,头疼,全然还没进入新学期好好学习的状态。

播放器在播荔枝的新歌,回家路上,每一个音符都能砸到心里的喜欢。总有些懒懒的提 不起精神,什么时候能把这篇迟到很久很久的年度总结写完我也不知道。只是把眼睛都哭肿,也觉得时间太快,飞的猝不及防。

磨磨蹭蹭,年都过完了。

2016的美利坚

如果要想一想这一年里都做了什么,脑子里近乎一片空白。在新奥尔良几乎浑浑噩噩的上课和犯懒,去休斯顿觅食,去奥兰多撒野,大约最忙碌的事情是在张老师的诊所打工,最值钱的家当变成了一辆上了岁数的老车,最顺利的事情是安稳的做完了Practicum,最难以言语的是换了新窝。

是不是年纪大了,这样的年复一年会变得特别快,快到还没从上一个跨年里反应过来,就似乎穿越到了下一个新年。

 

似水又流年

其实作为每年一次的生日记录日志,却整整拖了一个月才写,实在是有些对不起自己,要是问我一月前那个日子的自己想了些什么,过了便是过了,老实说是不记得的。却好像有些执拗必须记录点什么,似乎是有个标记,标记自己又长了一岁。

想起去年生日的时候,至今还是眼泪说来就来,也许词句都不清晰了,却顽固的记得那个感觉。

大约是毛毛在小超市和我说,这是最后一次给你过生日了呢,种种。

此时想起,依旧热泪盈眶,不管现在在图书馆的公共过道里敲打这些字符是多尴尬和不合适。心里的感觉总还是那么摆着,那种想念的感觉,在这个学期即将结束,漫长的假期即将开始,周围的同学陆陆续续要飞回国享受大餐和老友的时刻,似乎只有更甚了。

想家,想那些食物,和人。很想很想。

倒退半年,我可能是无法想象自己因为想家而倒在床上哭得哽咽的,现在却觉得,这种思乡的眼泪说来就来,一点儿也控制不住。

这里很好,甚至让我觉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喜欢。喜欢这里温暖的冬日,喜欢暴晒的太阳,喜欢纷繁娇俏的各色花朵,喜欢抱着丁点食物在树下逃窜的松树,甚至是踩一下石板就惊动好几只的爬行蜥蜴。越来越规律的生活,偶尔又有点新的发现,比如花园区某条鲜花满满的街道,墓园里安静绽放的一朵小白花,和黑大哥相遇时友好的问候,magazine街上逛不完的原创店铺和阴森吓人又别有风味的古董店。

我是认真的在想,如果可以,就留在这个没有直飞没有地铁偶尔有些危险还有飓风袭击的地方,看看密西西比,听听没完没了的音乐会,也是很幸福的阿。

退一万步,几乎想为了每年一次畅吃的小龙虾节,就在这儿找个工作留下来。

前两天终于收到了这次转运的大包裹,特地翻出微距镜头给陈大梦送的戒指拍张美美的图。刻意找了好看的模板配上让人想入非非的词句,她说你这么发出去,本来对你有意思的都要逃了。反倒是老妈说,逃就逃呗,你开心就好。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哈哈哈哈哈阿哈哈。

也就在生日那阵子,迎门而来的可能性被我自己给推开了,若是遗憾的想想,还是个有绿卡的呢。可是那又怎样呢?即使牛肉面真的好吃,我也没法和一个说“明信片竟然要寄那么久早知道就快递回来”的人在一起,大约是我三观混乱之下唯一坚持的精神洁癖吧。

生活并不需要一个为了什么目的而继续的凑合,大白羊就算再温婉也不是个可以保持凑合的人。

大约脑子里浪漫的思想还是根深蒂固的在作祟,期待所有鸡汤文里的故事有朝一日发生在自己身上,有时候也会想,是不是自己太固执,导致了错失。

前两天去停车场坐校车,遇上公卫一位学霸姑娘和司机大叔聊天,突然说到男朋友的问题。大叔一阵惊奇之后却是认真的问,他对你好吗?你开心吗?他有每天把你当公主一样对待么?

如此想来,倒是美国人的爱情选择更纯粹了。喜欢的人,就是在一起很舒服很开心宠着我对我好,否则只是将就,这种妥协更像是对自己的敷衍,也许幸福不见得有多少倒是烦恼一筐接一筐的出现。

想通了,也就觉得现在单身也是幸福的。可能像我还无法负担单人独居和养狗一样,还没到时候,我自己还不够好不够幸福,所以那个人才没出现吧。既然如此我不介意他再耐心一些,等遇见的那一刻,便干柴烈火好了。

老张很好,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多惊喜,时不时地让人惊叹又醉得倒地不起。

喜欢了这么好一个人,那种骄傲感,从发尖到脚底,全都渗满了幸福。我好想一直都没有常规意义上的追星,倒像是用眼睛去记录那些成长和变化而已,看他越来越成功,看他哭和笑,看他玩得尽兴又满足,看他疲累到满眼血丝抬不起眼皮。只是看着,也是满足的。

今天看到Kimi牵着小肉饼走路的照片,暖的心都要化了。当年那个任性又高傲的冰人变得暖暖的笑,性子被磨得温润,不时看淡了比赛,而是像个成熟男人一样不再对着细小的炸点把自己的脾气引爆。感觉还是要感谢大妈的,至少给他生了肉饼,让他开心,让这个冰人变得有些认不出的暖。他还是那个他,骠悍的驾驶风格,有些特立独行的风格,却越来越好的融化在团队里,在比赛里。

一个喜欢了十几年的男人,终于变成一个男人,一个父亲。

他有个和他那么相想的儿子,可能再过20年,跑圈届又会出现个新的Raikkonen,到时候阿姨还能再狂热的作莱粉。

所以不过是年岁而已,匆匆而过,褪去浮华,我也会看着老张安静的不受打扰的弹琴唱歌的吧。

 

生日若许三个愿。

一愿自己生活顺遂。

二愿所有我爱身体康健。

三愿爱我的人快快出现。

离而不愿别

2015

好像在离别与离别再离别的眼泪里走完了,看起来是在不停的悲叹,却在伤心和忧愁里又长大了。

去了趟墨西哥做了些总有些让自己失望的事情,迟到的年终总结总是不能少的。

107,也是不错的数字啊~

 

有些背信弃义的小人不值得施与睥睨,而有些难走的路必将书写历史

常常难以想象,是怎样的环境磨砺出了这样的人,有些固执的坚守,有些愚钝的坚持,把所有的争议和闲碎都踩在脚下,势要在不被看好的乌漆墨黑里破空出一道闪电。有些喜欢他呆萌不谙世事的傻样,有些爱他脆弱又自抑慢慢强化成钢化玻璃心的勇敢,更痴迷他舞动起来时凌厉的王者风范,把所有努力的意义都书写了下来。

他坦然站立着,无畏无惧。

再往前算一年开始,他周遭的不告而别或者甩手离开就没有停过,一个,两个,然后最终让他连个可以说中文的人都没了。甚至他遭受的不公和白眼,那些零碎折磨,那些鸡零狗碎的肮脏言语,统统山一样堆在他面前,却也没让他动摇半分。

喜欢他的日子已经可以掰着手指以年来计,感慨能陪他一起走过奋斗的日子难捱的苦痛和挣扎的恶评,感谢有新的兄弟来帮他护他待他好,感恩上天给他应得的机会站在更大的舞台上付以真心。看他被善待被追捧,看他笑的开心,便是我最大的幸福。

于是目光只锁定他一个人,不再在意那些遥远的不公和冷眼,虽然心疼他的眼泪,却知道他有人关怀有人照料。谁对他好,我就喜欢谁,真是掉进坑里爬不起来了。

 

阶段性的再见

说起来可笑,刚上大学的时候就在肖想自己毕业时的模样场景,做VOS的时候那么自豪骄傲,端着摄像机看了那么多笑脸和眼泪,甚至自己也跟着他们一起落泪。我只花了两年就感受了完整的两次毕业,那时候我把自己的心态切换成到年长两岁,揣摩着猜度着把所有毕业的情怀都铺开来。

中心的人有这么一个说话,我们的毕业不是四年,而是那场倾尽心力的vos。

我还记得下一站的火车行,记得路口的歌反复听到吐,当年在vos上求婚的那对如今早已成家,漫天手机组成的星空几乎要成了潮流烂俗的场景,只有那段完全黑暗里的录音,想不起具体的词句却让人眼睛发酸。

所以曾经以为我把所有的心力都交付在了闵行那片草坪上,我淡定的处理所有情怀,在浦东的最后几月里,折腾着论文享受那种即将告别自己七年长跑的喜悦,我觉得自己全然没有那种毕业的伤感和不舍。甚至在答辩之后欢天喜地的又跑去泰国逍遥,踩着毕业典礼的日子回来,没想到又被万年没联系的老板抓去北京做了一天长途苦力。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凌晨一点出的浦东机场,早上10点半接到老杨的电话时我的行李箱都还没打开,晚上5点我已经坐在虹桥的登机口等着去北京的飞机了。

竟然在毕业前的最后一天都如此仓促,有些可笑的不真实。如果这种可笑再加上我毕业典礼第二天还要去考方剂考试这种瞎爆了的设定,真的让人不能不呵呵两声。

最终那场实在没留下多少记忆的毕业典礼还是哭得停不下来,没办法,就是这么容易哭的人。我记得抱着小海抱着亲爱的大家,来不及抹眼泪,噗咯噗咯的往下砸眼泪珠子,永远哭起来就像个傻子一样。

昨天看去年生日时候写的那篇日志,看到毛说的话,又忍不住哭。毕竟是相伴七年的我们,一起笑一起闹一起撒泼收藏无数黑历史,永远记挂永远爱,看似没心没肺,却全是最爱。

旁观时冷眼以为自己可以镇定自若,亲身时动情哭得旁若无人傻得可以。

我好像开始有意无意把外露的真心都藏起来,只有自己知道,是有多认真。

 

皆是缘分,又赐我句点

生日的时候已经感叹过一次,所有的缘分都在潜移默化的命中注定里变质消亡,桩桩件件。不过那时也没曾想过,竟然会分崩离析到无法收拾。

一段友谊的陨灭,大约是2015最悲戚的事情。说不上长久,也绝不止短暂,那些给我的惊喜和窝心,竟然终有一日凋零得破败,心里真的痛的不行,以至于在地铁上在家人面前在去参加亲戚婚礼的路上,就不可自控的哭红了眼,抽噎得停不下来,却无法解释这种突入起来的难过。

就算爹妈和奶奶都神情古怪的看着我,我也只能缩在地铁门角,毫无形象的蹂躏手里皱缩成一团的纸巾,隔五秒抽一次鼻子,拦不住眼泪不想连鼻涕都晶莹剔透的挂下来被看见,然后轻描淡写的和我爸解释说,只是和同学吵架了。

我爸盯着我半天,问了句难道是偷偷交了男朋友么。

我抹了抹脸说,七叶哥哥要结婚了,我伤心不行么。

12月又到mama颁奖的时候,竟然什么都不一样了,原本该是欢庆的周年,竟然成了断裂的自我哀怨。我还记得很多很多,大雁塔脚下的深夜谈心,当时怎么会想到终有一日变得互相伤害。皆是无心,皆是缘分。告别都这么突然,把记忆都打碎了咽下去的感觉,其实是没有好好的道别吧,让人心里太难以释怀。

只要你们都好就好。

 

阶段性的开始

八月底的NOLA阳光灿烂的吓人,那种晒在身上发烫的温度,可我竟然愿意没有伞没有帽的走半小时回家。

一切都新鲜,在三十几个小时反向航程之后,格外惊奇的开始了在大米国的新生活。

一月份还能有晒得发烫的太阳,买菜要开车半小时去已经不属于新奥尔良的另一个城市,大中午也能有抢劫案,国外的学习也没有传说中那么轻松,party学校的本质就是每周都是free food和live concert,游园会算什么我们直接把游乐园搬来草坪,橄榄球还是看不懂也要去凑热闹。

遇见新的朋友开始新的生活,还是倒着时差得喜欢喜欢的东西,也让自己试着融入不太好融入的美式生活,costco随便买点东西就上百。

远离旧朋友,错过一场场红色炸弹,却又羡慕那种安定和前进的生活。有时候迷茫,有时候孤独症发作,会扯着被角哭,也会在房间里对着pad练健身。

让自己变成better me吧,所有better都会来,是不是?

时光教会我

昨天还是过了零点才关上手机和pad睡觉,在被窝里扑腾好久,都怪垣儿每年贴心的祝福,搞得我哭得早上起床眼睛都肿了。

醒过来的时候一拿起手机,就注定了今天信息量太多。

八百年没动静的高中扣扣群竟然有人说话,带来的却是特别不符合今天艳阳高照天气的坏消息,曾经那个不高不壮小小的没什么存在感却也活泼好动的老同学,竟然前几天跳楼了,今天火化。

生。死。来的这么突然这么快呢。

班里的人陆陆续续出现问知情人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猜大概是因为家里人也不想多说吧,所以在殡仪馆见他最后一面的同学也只是带来了消息没有接着说解释。逝者已逝,的确也没什么必要去追究原因了。我说,正好我在去寺庙的路上,远远的点一炷香表达一下哀思吧。然后群里面排排站的一个个名字都出现点上了蜡烛,突然觉得感动,离开那个说熟不熟说散不散的班级马上7年了,互相都没什么太多联系,这个时候却像是安安静静一个个坐在教室里一样,吵吵闹闹不懂事的我们认真的低头默哀,一言不发。

收拾好自己,出门,咬着包子给老爸老妈发感谢的短信,重要的我爱你们手打三遍,走到路口已经擦了好几次眼泪。老妈一如既往的温柔,老爸常年不变的无措和呆萌,搞得我上了车还偷偷湿了袖口。

微信微博一通狂轰乱炸,炸得眼睛都哭红了。

泪点奇低。我的朋友们啊,都知道的,干嘛还非要说出来。

和小海碰头之后顶着大太阳走得一身的汗黏糊糊的难受才终于踏进寺门,中间包括坐错车又下错站,走错方向和找错门。叩拜祈愿总是认真的,可是就算我提前和奶奶学习了要如何拜菩萨,也没有做好功课进了寺门要怎么个顺序去一一拜伏。至少心都是虔诚的,只能拿这个来宽慰自己,佛祖都会懂的。

吃完半碗素面怂恿臭丫头下午翘掉培训未果,于是只好一个人耷拉着眼皮子坐车去了宜家瞎逛。

好几个月前的某日,在微信群里瞎聊的时候我说,连宜家都能一个人逛了,我还要男人干嘛。

果然,几个月后的今天,我坐在宜家舒服的各式沙发里,还是一样的想法,也一样一样的再吐槽一句,可是还是好撒鼻息啊。

掰着手指还记得去年今日,那个生日被惊喜炸得感动哭,然后厮混的日子越发长久,却好像偏离了原本预想的发展,总有些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的人措手不及。

比如友尽和和好,却有些表里不一的安静,是表面上和好如初之下,心里去不掉的疙瘩。错也错了,改也改了,但我好像总还是个不长记性的小孩子,总觉得自己是一次次把心掏出来又掉地上。

又买了蜡烛回寝室,和室友一顿晚饭吃的撑的怕自己吐出来,一块蛋糕至今摆着还没来得及吃,也没有胃容量去消化了。在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室友说,庆祝一下吧,后面也没机会再给你过生日了,虽然今天就我们两个人,但是估计是最后一次了。

七年了,从认识的那个夏天开始,每一年的春末都在一起。不要寿星请客也不要寿星掏钱,从来都是其他三只提前很久很久开始准备给我的惊喜,再跑去喜欢的小店美餐一顿,我只需要负责开心的笑和感动的哭就可以了。

可能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室友了。

晚上查收了学校提交毕业论文审查的通知邮件,逼得我要在接下来六天里折腾出个完整的论文,不然就没法好好享受济州岛的海风了。毕业的脚步一步步临近,我和另三只姑娘说,以后你们就是称霸上海滩的高主任、陈主任以及天津地头蛇田主任了,别忘了照顾我这只咩。

005Kd6sSjw1eqo8zhqu5zj30qo0zkq58

朋友圈看到这碗心灵鸡汤的时候根本没反应过来是我喜欢的爱豆留在专辑内页里的感谢词,可是这段话这么好,忍不住要拿出来让大家一起干一碗!

有机会,一起喝一杯吧!

加油!时光教会我们,一切都会变好的,前路漫漫,还有太多需要勇敢的闯下去。

生日快乐。

多幸运遇见

年末总结活生生拖延了10天,实在是2014的最后一天在二道白河的宾馆里吃什么吐什么毫无心力,2015的第一天又被长白山的大风吹趴下。

前两天甚至想说算了,跨过又一年,不写什么总结了。可是心力揣着什么一样,总是放不下,那似乎还是要惯例一下常规一下,算半个强迫症了吧。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在大东北和稻草人的旅程里认识了小李夫妇,这大概是第一对让我感觉五年的老夫老妻却像蜜恋情侣的爱人,也是看不见教堂却让心离上帝最近的一次。很多时候是需要机遇的,我不知道这样一次偶然的遇见和听故事听到泪流满面会对之后的我有怎样的影响,我只是觉得很感动很感慨,突然想给自己的生活加点光。

上面的话,第一次听就是李氏夫妇讲故事的时候提到的,偶然再次遇见,只觉得心里被久久激荡。如果爱是以此为约定的相对给予,好像也真的完满了。

那些再见和再也不见

2014过的很无聊,前半年的实习生活在规律到不行的作息中过的恍惚。

2014又过的很刺激,可以有那么多的遇见和改变,让我措手不及的得到和失去,都像是对我的试炼,把心敲打捶磨得越发坚硬。

511一次,那时突如其来的炸弹一般的消息惊得我茫然不知所措,我还记得和毛在天台抱在一起抹眼泪的样子,哭得停不下来,只会重复向虚无的夜空埋怨,他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这样。那时候觉得他背叛得太过分,欠下了太大的债,爱恨交织最后只送一句再见。

1010的时候,几乎淡定的接受了新闻,只是预兆太早又太明显,把所有的难过都提前了太久,所以太快反应过来只剩瞬间的诧异和之后几乎无穷无尽的恶心。

我很想知道老张是怎么想的,没说再见的再见和说了再见的再见,一样嘛?反正我觉得兄弟做到这个份儿上,也是不如不遇了,更何况还要反过来推一把,兄弟是怎么做到的呢?

年末去东北前,听说岳阳班有人半夜值班的时候从呼吸科楼上跳了下来,听着名字很熟却想不起来脸,看到照片的时候就只剩惋惜。都说是个开朗阳光性格很好的人,到底为什么想不开,为什么要放弃自己,是不是有心理问题,也最终都是谜了。这种跨越冥河找不回答案的再见,好像才更真实更突然。

 “No life-plan is the best plan for ur life.”

小红说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是她找工作找的最绝望无助的时候,而我看到她写这句话的时候也差不多是被申请搞得头疼的时候。

其实把申请丢给中介真的没我太多事儿,偏偏我是个想法太多脑子太乱的菇凉,总会把自己的脑力折腾的精疲力尽也不罢休。想很多,比如对不对,比如值不值,渴望却瞻前顾后。

其实我是真的胸无大志没有目标,我至今不知道自己真的想要什么。我贪玩,我想要轻松的假期想要不一定富足却丰富的生活,我可以平淡却可以微笑的日子。

可是那些又是什么呢?我也说不出来。

不过既然所有的预设都是可以跳出轨道的,那就任性一下无目的的继续走下去,可以吗?

那些走过的路和路上的人

总觉得能认识新的朋友听到新的故事就是幸福的,所以在2014的最后送了自己最大一份礼物,就是跟着稻草人去闯关东,在寒风里颤抖互相鼓励加油,在睡不着的夜里一起翻火炕,力所能及的帮助同行的伙伴,分享大家的故事,听那些美丽的动人的感动的悲伤的一切一切。

年中和老妈去看后会无期,这样一部片子实在太容易把我的泪腺打动了。那些走过的路和风景都记在心里,今天的朋友也许明日已经不再,要好好说每一句再见,道每一次别。

有些珍惜的故事总是会在这个时节把我哽得只知道擦眼泪,大概只是因为怕分离,越远离。

 

2015的第一天是特别好的蓝天白云,在本就容易封山的严冬,抢到了1/3的几率看到天池,虽然被狂风吹到睁不开眼,却真的觉得幸运和满足。

新年签,知足,转运,蜜恋,白头。

后两个完全胡扯,倒是第一签知足真的让我动容。知足常乐,用平和的心,做勇敢的事,如此而已吧。

祈祷新年一切顺利,能有好消息漂洋过海而来,也希望我爱的和爱我的都平安健康喜乐。

 

@2015

一夜到天黑

有时候不知道生日到底该开心还是难过,倒是真的年纪越大,越难过一个真正无忧的生日了。

昨天半夜被达哥的微博弄哭了,最近怎么老是哭,难过也巴拉巴拉,感动也巴拉巴拉,眼泪真的不要钱啊,所以哭起来费力却不含糊,只是今天起来眼睛还是微微的肿。

泪点太低的人,总是被戳,会被戳坏掉的啊~

只是想起各种基友的鼓励和安慰,那些吵吵闹闹互掐互骂,却意外的让人窝心和舒服。

搞得自己有被虐倾向一样- -我只是说,我真的庆幸自己走进这样一个圈子,认识这样一群你们。

其实很没脸说,海哥就像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我,足够耐心,足够细腻(通俗一点也可以说成是矫情),懂得包容,努力乐观随和,愿意卖个笑扮个萌,冷静的看事情,也用心的码字写故事。(我靠,我真是厚脸皮怎么会把自己夸成这样= =||)

这样的海哥是我喜欢的那个我,自在的那个我,可以放肆的哭和笑,然后给喜欢的人讲我脑子里生出的话。有种避世的心态作祟,在二次元的世界里变得畅快,和原本不认识的你们谈笑风生,开心了骂骂脏,难过了求抚慰。

你看,白羊座可以这么酸,三次元里的坚强下,谁相信我比薯片还脆的心。但是你们知道。

我始终害怕认识的每一个人冷淡的和我规划退圈脱饭,我也怕自己有一天会撑不住慢慢淡忘遗忘把这些都抛到一边,我不是那种说着永远喜欢的小女孩,我知道这是终有一天。但是可不可以,就不去想终有一天是何年何月,现在就好只是好喜欢着努力着。

我喜欢被挂念被记得,我喜欢拥抱,温暖而贴心。

所以每一个有幸会跨越屏幕见到的亲故,请一定记得和我大大的熊抱,我爱你们。

约好要厮混开房的兔子和娇羞,约好要见一面的达哥和刀哥,还有约好一起去米国相见的坤哥~ABO48黑暗组织的各位,多么高兴遇见你们,忙碌告一段落都要归回自己的生活了,休息或者闭关,都一起加油吧!还有所有给我的赞和支持,我都说声康桑哈密大。

爱每一个你~(我真的不是抄袭老吴= =)

生日快乐!

IMG_369

谢谢你存在

如果一年又一年,真的要计算那些经历的话,真的会脑子炸掉。

不知不觉的时候,总是把这一年的精彩和失落都经历了一遍。

【STUDY】

2013的学习大事件其实挺多的,比如五月的第二次六门联考继续以失败告终,比如十二月的三战终于胜利解决了这个虐恋了一年多的大魔王,比如方剂啥啥的考试挂了,要再战,比如进入医院实习,比如奋战三个月考G出人意料的得到了个惊喜的成绩,比如T竟然以89分让我不得不二战~~

从来都不是个热爱学习的人,所以才有怎么考都过不去的六联,从来都没什么记忆力,所以才对方剂什么的深深下跪,所以G的词汇成渣,从来都不认真努力,所以什么都准备的仓促,所以T才败了。

但是好在G给了我个惊喜,本来都以为要得机考恐惧症了,也好在年末的六联让我圆满了,人生显得不是真的那么无望。

导师顺从心意找了忙得没空搭理我的,所以我的项目也变得相当自由散漫,要赶紧开始动手了,不然都不知道如果天降中期答辩要怎么办。

真的做好了要出去的准备(吗?),但其实真的到目前为止对自己毫无信心。谁知道呢,如果努力的看药理病理能把没了诊基多了经典的六门联考都搞定,如果坚持几个月早起上课背单词昏天黑地也能把G啃掉,那似乎只要心愿够强烈,就都是可以达到的?

不知所措什么的,一个人出国都不怕,还怕这个?

其实想过了,没有offer就留下来嘛,不管做什么,也许真的就放弃这些年学的东西了,但也要认真而开心的活着。

【Travel】

如愿在过年的时候去了泰国,见识那种在寒冬腊月的汗流浃背,吃着街头20B一份的水果,在美斯乐的山上参加原住民婚礼,浅浅的尝一口金门高粱酒,在清迈的无人光顾的庙宇坐很久很久,在Chang家和张哥胡侃瞎诌晒太阳泡脚。

我一直觉得,随心走在路上的那个我,才是最真实最开心最无虑又安心的我,不被打扰,认识新的朋友,探访奇奇怪怪的地方,喝酒干杯,胡侃,一个人犯傻也不会被人发现,把那个不爱说话不想动弹动不动就流眼泪的抑郁系小屁孩藏得好好地。文艺起来晒着太阳也安安静静的写东西,但是自己足够舒服,也没有人干扰。

想开间客栈,听那些故事,想开个咖啡馆,开个小食铺,听路人的故事,讲我遇见的故事。

听故事的人,和讲故事的人,然后我还是那个经历故事创造故事的人。

如果这个算作梦想的话。

【OTHERS】

看着毛毛和笨笨分手,莱肿和骑马的女人分手,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爱情PASS~没指望。

2013最最填满我生活的事情大概是喜欢上了一群帅气可爱的崽子们,喜欢上一个笑起来有酒窝的温柔的人。

虽然占了太多的时间刷网刷网不好好学习,但是从没有这样追随过一个谁,即使喜欢KIMI喜欢的很脑残会和小伙伴一起去海底捞给这个“出国很久了的朋友”庆生,也不及这次喜欢的十分之一。

只是打心底里觉得温暖动人了,觉得真挚和不容易,感受到那种努力和坚持,那些辛苦和梦想的东西。

谢谢那些存在,让我的2013丰富多彩,让我努力去写些字,分享给喜欢看的人看,去接受也许是小孩子的一声赞扬,也足够让我觉得心满意足和感动。

如果可以,就这样继续继续努力下去吧,也给我继续继续的力量去喜欢,去支持,去给自己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

总是没道理

一年一天,还是这一天。

又老了一岁,可是这一年想想真不知道自己变了什么,年纪大了一副记不住事儿的样子,时间哗哗的就过了,然后总觉得自己变化很大,却不是和一年前的自己比,想得起来的都是好久好久之前的自己。可是,总还是变了吧,没道理不变,也没道理变成这样,可是就是这样了。摊手~

去年的这个时候是什么样的呢,不翻一下去年的日志真是不记得了。今天早上还是6点多久起床出门去上新东方,作文老师好可爱,可是前一个小时真是忍不住的瞌睡浑浑噩噩。去泰国诚心诚意的拜了四面佛,更诚心诚意的想要好好考G和T,现在也是吧,于是总是反过来恨自己的各种缺点。战斗力成渣,渣到爆表。

今年的第一份祝福是昨晚早早的收到的垣儿的微信,坐在床上泪流满面各种忍不住的拉着被子擦眼泪。那些美好的期望和祝福实在让人窝心,就那么控制不住眼泪了。

吧啦啦啦的早上收到一堆淘宝天猫中国银行啥啥的祝福,所以最记得我的还是那些机械的设定而已。

收到周的短信的时候其实挺惊讶的。他说,我觉得我应该记得。语气平淡自然,实在让我想起很多年前他一样平淡自然的话,简单,可是总是打动我心里的弦,久久余音。看吧,时间让我们以为的所有的永远不可能消失的隔阂就这么被抹平了。

昨天去屈臣氏买莱肿的舒耐,碰上美邦打折就给自己买了件开衫,回家才发现略小了。今天下课买了可颂坊的蛋糕给自己和亲故,接到老爸电话的时候实在是郁闷,心想您还记得啊~

长寿面到现在快过点了也都还没吃。哪门子的老爸。

老爸永远情商多低,再次印证。我知道他不是真的忘记了,只是没准备或者觉得没必要给我送个小礼物陪我吃顿饭给我做碗面,而已。为了对得起以后我的女儿,我也必须要找个情商够让女儿满意的男人当老公!

和西西微信说着说着就讲起了那个莫名其妙的预感,我说我总觉得自己将来可能是个单亲妈妈。毫无理由的就这么预感了,这也太损自己了,可是实话实说。

很早很早很早之前,在这个窝之前之前之前之前的窝里,曾经说自己像戴了面具生活一样,现在想想当时真是预言一样。当时还没有那么严重那么真,现在却越发严重越发真了。

脑子短路一样,走在路上胡思乱想就会忍不住眼泪,听听熊孩子的嗷呜嗷呜就能傻呵呵的笑出来。有那么点快乐能让我好开心好开心的心甘情愿的脑残,反过来也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琐碎就能让我down到不想抬头。

间歇性非正常抑郁心情。心里突发的难过伤心自卑迷茫总是让自己裹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想出来一直安静难过下去,可是再难过也能对着别人乐呵开心没事儿人一样。

恩,就这样吧,看着刷屏的各种改名换门板换题头换头像的官皮站子们,突然好开心呢。就这么开心的睡一定可以做美梦的吧~!

晚安,亲爱的,23岁生日快乐!

末日年再见

年终总结什么的,又来了。一年一年这么过下去,快得想否认都不行- –

2012这个末日阴影貌似持续了好久好久,久到3d版的电影都出现,我都忍不住在末日前去看了一次。虽然玛雅人最后真心不靠谱了一次,弱弱的说我是真的想过可能是真的,其实还不如真的末日算了,一切都停下来也没啥不好的。

呸!明明有各种未完成和各种不甘心。

关于中医

中医生第五年,继续一种苦逼苦逼没有头的生活。上半年在悲剧的考试周中活下来真是运气,下半年持续无力,好好学习认真听课完全像笑话一样。这真不是个适合我的专业,太傻了,怎么想都后悔当初。中医这条路,我真的有点不知道怎么走下去。

我这破脑子,一切大部头的书都是我的悲剧- –

中医大的战争太庞大,还tm不小心看就看不出,说啥好,我这个木头脑子。

关于旅行

旅行,大概是我的2012唯一可以自豪的事情。一个人背着包走越柬老,第一个出国玩,认识的所有人经历的所有事都是这辈子都值得铭记的,尤其又是那么美丽的地方,吵吵闹闹的河内也好,风情万种的会安也好,一个人默默无聊的芽庄,意外之外的胡志明,有点惊险的金边,同胞大聚会的暹粒,美不胜收的四千色,最爱最爱的琅勃拉邦。

等我有了孩子,我最早教他的大概就是勇敢地走出去看看这个世界。不用青春的有限时间去感受这个世界多样的美丽,岂不是白活一场!

虽然老爸现在超级嫌弃我一天到晚净想着要出去玩的心思,说我简直掉进了钱眼儿里,心思不放在学习上。可是我不觉得这是错的,如果有足够的银两,我绝对愿意休学一年看看世界!走的多看得多才能发现身边的世界和大环境有多不一样,认识不一样的生活和不一样的人,同时交流不一样的思想和经验,这才是社会化的学习。

但是随之而来也有烦恼,我的世界像被划分成两半。无趣的日常,充满一切爱和自由的旅行。

其实我自己也发现了,我似乎有那么点传说中的逃避现实的意思,走在路上的我可以变成完全不一样的我,一个我更喜欢的自己,大方开朗善于交际,可以开心大笑畅快聊天喝酒吃肉,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我,而不是现在这个常常顾影自怜心思繁多愁得快抑郁了的我。

2013的旅行还在继续,泰国,就当做是暂且最后一次好了,虽然后面的事情也说不定。但是,我要开始告诉自己,旅行永远不是我的生活,在路上总会回来的。

关于爱情

刚刚去看时间胶囊的2012日记本,第一篇是写收到小开的短信,当年的美好情愫终于化成一声谢谢,他谢谢我带给他美好的记忆,我也谢谢他给我当年的美好。多好,以前许久放不下的一段,终于变成如此和谐的老朋友,还以为,永远也回不到真正的朋友了。

小畜生放下不提,我是真不知道这厮现在怎样了在想什么。

然后那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舒克先生,真没啥不好的,只是人家需要的是安定,我已经给不起的安定。这种意外,真的只是告诉我,你给不起。

还有陈先生,拜托,越发看不上眼了。生日的时候,那简直是惊吓而不是惊喜好么!寂寞的男人现在也找到填补寂寞的女人了,ex这种生物果然还是珍惜生命远离一点比较好。

为什么找不到男朋友?呵呵~已经到了身边各种还没结婚但也准备结婚的人的时候了,这种问题问出来我也只能呵呵一笑,我怎么知道。我要是知道,还tm单着么!总是笑笑说,我单身,然后人家再诧异的表示,怎么会!当然会!我就是啊!

似乎真的是心情心境影响环境,所以没有合适的人也是因为我的心里还在纠结吧。我不知道自己的路将来要怎么走,甚至不确定毕业后的自己是留在魔都还是回常还是远走他乡甚至异国他乡,这样的我,要怎么给出保证与肯定?我可以选择没心没肺的玩玩而已,可是大家都是这个年纪了,谁来和你玩玩,谁要一段只是玩玩而已的爱情。更何况,我最后一定是那个玩不起的人。

所以,何必呢。

关于脑残

2012最美好的脑残饭就是Kimi的粉丝,绝对一定必须没有之一!这种看着他回归还玩的这么开心成绩这么好的心情,绝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除开莱肿这个冰山脸呆胖子意外,幸运的在年末遇上EXO的孩子们,虽然被各种人表示这不像你,做韩饭太没生活质量,我还是坚定而热烈的喜欢上了这些90后们。

总有那么一块阴有小雨的角落在心里,被朴喜庆同学完美的傻笑治愈了,谢谢,让我可以随时想起就微笑。没有比这更大的正能量了!

 

还有啥要说的。。。。不知道。反正跌宕的末日年就这么过去了。

31号去见了老太,畅快的聊了2小时,很多事情可以和她这么随心所欲的说一说,真好。

末日年再见!(用朴喜庆同学的方式挥挥小手~

在如此如此二翻天的年岁

4年,回来的动车上看杂志,讨论主题是即将步入社会的90一代。

草泥马的步入社会啊!我的毕业遥遥无期,我的社会不明方向。我还这么继续持续一如既往义无反顾的二着,什么都不好好的,甚至不对自己好好的。

该说什么呢?大学四年终于可以有一次在家过生日的机会了~中午的烤鱼,晚上的面,她们的陪伴,坑来的要来的还没来的礼物,各种各样。可是还是拉不住我心思一动就能巴拉巴拉下来的眼泪。完全不知道为什么的酸了鼻尖。

在想矫情的时候哭着喊着装着矫情也没真正矫情起来,步入二十二的岁数,终于连自己脑子也二翻了天,动不动的没来由的难过伤心和委屈是要怎样?!

明明很开心的,我干嘛写得这么愤恨的样子啊呀喂!

好久没有和美贺写信,亲爱的我很想你。总觉得有很多很多很多的话想说,可是总是懒得提笔开始。请原谅我的拖延症。

年初的时候还想着今年该为自己添个大光圈了,就当庆生好了。可是到了庆生的时候再次囊中羞涩,连两本书都要从别人那里坑来。从来“以为”都会失败的我,应该是再次失败了,是我太善变啊还是世界变化快?我只能说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只能一步步的开始,慢慢祈祷在最热的日子可以去火热火热的燃烧一把。

提起旅行,就想起来毕业旅行。不是不想去泰国,不是不想一起玩。可是我实在担心自己,有那么些控制不住的小脾气最终会搞得好姐妹不欢而散。还是世界变化快,这次是快过了我的心里建设。

学着憋着不说话忍着不发表意见的时候,总要放下些什么的。原来当聋子真的可以长命百岁,我真的开始相信了。

也许是去年的西藏给了我太大的震撼和向往,心越来越野,有梦想有向往,都是不想放下的,让整个人都开始不一样。不知道这样好不好,逃离现实金钱化的社会,赤果果就是逃避行为,可以又忍不住的想向这个方向走。

舒克先生的出现像是一个警醒,告诉我,有些承诺是我不敢给不想给也给不起的。所以索性还是不要给我承受不起的桃花了。虽然讨厌一个人,想要有个人,可是现实是我当不起这段缘分。

菜菜和谢谢的编辑说,房子车子票子,都给不了我安全感,我要的是一个可以放下一切陪我走天涯的人。

我要的还真就是这样的人。只是现在觉得,就算这个人打死都不出现,那也想一个人走天涯去。也许是菜菜和谢谢,也许是小欣,也许是太多太多的故事,让我觉得人生总还是需要一些坚持才能不辜负自己的岁月的。

好在有大胆儿的老爸老妈,永远平静的听我的计划,偶尔发表评论,却也放手让我去走。

有些事情没有那么伟大那么奇迹那么危险那么不可思议,只有一个开始而已。无止境的走走走,会给我一些我想要的答案的。虽然我连问题是什么也不知道。反正二了,就二到底呗。

亲爱的,生日快乐。

也许该算是23了。不管,让我继续二下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