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孩

春天的时候站点出了点问题,先是彻底崩了后来又怎么都登陆不了,也许是上天有意,非让我把整个春天都过得温吞。又过去半年,这才偶然间成功登陆,草稿箱里的年终总结躺过冬天春天到夏天,还是只有那么只言片语,再也想不起那些非要补充不可的句子和心事,只能慌忙的改一改日期,草草发布。

一个不负责任的我,好像经常这样半途而废。

我实在是怕,怕再这么墨迹下去,下一次再等发布,真是要到猴年马月。

每次都标题苦手,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这五个字,我亲爱的小孩们。好像不管是喜欢谁,在什么圈子,小孩这两个字都是我心中的称呼,比如已经儿女双全的莱胖,比如老张,比如兔子和娇羞,比如来来回回出现又离开的那么多人。大概是有些执着的想要表达一种爱意而已,我永远只是那个旁观者那个过客,有些冷感又漠然的深爱着。

我好像是说过,我找回了兔子和娇羞,可是我有没有说,有些感觉是找不回来的。好像以前无话不谈,以前时时刻刻都在聊天,现在却一问一答再也憋不出第三句话。我不知道她们俩之前是否还好,只是隔了时差的我,和她们,像是没法在有限的时间里再畅谈不眠了。

总是有些想念的,那些互相祝好的日子,我总是留恋那种被记得被惦念的感觉。可是我们身边的过客总是那么多,她们似乎已经成了我的过客,和米达她们一样,反之亦然。

总要认真的生活,怎么能把自己一直活在虚幻的喜好里。我好像很清楚这事情,又沉浸其中,只是端庄自持,说自己还是个冷静的粉丝而已,说繁琐的生活总要有些美好的东西来填补。

毛要结婚了,10月22,莎莎也在同一天。昨天六一儿童节,朋友圈刷了一堆的小朋友,初恋的那个z也在晒女儿。总是有些唏嘘,有些人把生活节奏过得那么紧凑,我却还是旁观着,游荡着,散漫着。有时候有些羡慕,至少他们有那么明确的生活目标,好像什么都轻易决定然后按部就班。

没有计划的生活,一盘散沙。

刚刚和德国的蛋蛋聊了好久,聊女朋友的问题,其实我是惊讶的,我以为她该是和我一样姨母心得粉,结果竟然全然相反。不接受不开心甚至无法直视,不理智得我几乎无法理解。

大约是有些爱无法放下,只能彻底扔掉再也不敢见到?我不知道,可是我心里的他永远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这个小孩会站得高高的,过自己的生活,爱他爱的人,开心的笑。

比起希望他好,我只希望他开心,开心就是最好。

突然想起出国前老妈和我说的话,我们永远是你最坚固的堡垒和后盾,我们支持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我们相信你爱你,受伤了难过了都不要怕,哪天你闯不下去了要回来,我们也都还在。

致,所有,我亲爱的小孩。

滚蛋之路!

滚蛋之路

快接近12点的新图背后的学森路。从Times开完会急匆匆的走回寝室,还是忍不住拿出相机拍交大的夜路。

晚上演唱厅的送别大会。瑶瑶和小强还有我。外加魏青。和2个大四一个研究生一起“毕业”,好大的压力。

没有记忆力而且丢三落四还被夸奖认真细腻的副主管。我情何以堪啊~

喜欢满桌子的吃的任意挑选

喜欢大家围着坐着一起三国杀

喜欢吃着喝着还不满足的叫着嚷着

喜欢端出一盘鸡翅然后立马被瓜分完毕

喜欢海哥捧来电饭煲然后用来煮水饺

喜欢马兄坚定不移的买熏腿肉

喜欢厅里新的老的都来了

喜欢你们送的礼物

喜欢你们留的字

最最喜欢肉肉说,你以后回来记得找我玩。

被人牢记,就是因存在感而生的幸福。

你们的字

可是我还是要默默地拎包走去另一个地方,不敢大声的说再见。因为看见瑶瑶哭了,我怕自己像最后一次上班时写的经理日志那样忍不住哭出来。

开会。考试。复习。还有其他其他。心烦意乱。

其实小畜生你的坚持太没有必要,你借酒壮胆,我也只能说谢谢。

慢慢走的路还是这几条,可是走的再慢,也是滚蛋之路,多想一直走下去,一个人又怎样。刚看完“滚”,我也快要滚了。

云淡。然后风清

其实只要什么都摊开来说,就没有怨恨了。

回复的短信晚了一天,就当多一天给自己沉淀咯。也蛮好。有点忐忑的去赴约,却是平平静静地结束昨天的午餐。做好了什么都不发生的准备,所以没有希望又何来失望呢?就是熟悉的好朋友,不需要生套的问候,陆陆续续讲讲中心,讲讲vos,讲讲作业,讲讲换届,讲讲人、事、物。

人死为先,长者为尊。所以他只是劳累的跑回崇明去拜祭过世一周年的爷爷,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他没有能陪在老人家身边,甚至家里人担心会影响考试,晚了日子告诉他。

于是,第一个结就这么打开了。

其实淡淡的吃个饭聊个天什么也不发生很好,对于前一天突然看透的我来说。可是总会发生点什么的。

所以抱着他痛哭了一场,听他说JJ打电话说他是混蛋,然后把自己的怨恨什么的都说了出来。然后说再见的时候,我知道这一段终于结束了。清清爽爽再不会流眼泪的迎接新一天了。

有些事情,点破也好,不说也好,其实都心照不宣了。分手的时候我说的那些原因个个在理,任何一个拿出来都会变成结果一切的毒药。更何况,过去了这么久,只是看得更清楚了而已。这场眼泪和这个拥抱,就当是给自己一个心酸的安慰,从这个台阶走下来,放下。

所以昨天之后的心情异常晴朗,虽然天阴。晚上关机前我说,睡一觉,然后就给自己一个真正的新的开始了。

今天一整天晴朗的阳光让我心情也灿烂起来。

前天看到豆瓣的一个帖子,有人说,白羊可以喜欢一个人很久很久,1年,10年,可是白羊不喜欢一个人只要一瞬间。后面无数的跟帖赞同。然后我想,也不是不喜欢吧,只是不一样了。就像以前说的,回到那个把他当成什么都知道的伟人一样崇敬,我只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朋友而已。做回朋友才是最轻松的。

  • 其实没有云,也没有风。可是就是想起这样一个标题。

Quiet Happiness

Vos + 410…季节

记于7.4凌晨

终于解决了所有的考试,慢慢开始打包东西,买好了回家的车票,是时侯回头看这些。

这应该是篇长长的很罗嗦的东西。要从vos开始讲起,实在有太多想说的了。

要记下来。不想忘记。虽然已经掉了很多琐碎的想法,但还是要把某时某刻的心情写下来,算作纪念吧~

VOS。下一站?】

其实我也是vos筹备组的。不过似乎真的没有做什么事情。。。有找大四的学长聊天,可是偏偏没有那种分别的心情。想象中的Vos晚会,我始终像一个旁观者一样。

后来有人告诉我说,大四的心情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即使是相似的,也是不同的。

期间掺杂着演唱厅关门的大事故,心情一度down到极点。忙忙碌碌的做着歌手大赛什么的,始终相信那场传说中的vos毕业生晚会还很遥远很遥远。

然而遥远的晚会还是来了。

从中心板上,各种小消息里,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导演的难产。期末的日子,考试的季节,为这样一场其实与己无关的晚会,付出许许多多,愿意吗?值得吗?这是所有人的问题。我也悄悄的问自己,期末要背那么多那么多的东西,我会为晚会付出多少?

当时的我只是偶尔会想到这个问题,大概还是会在吧,大概会做个小工之类的吧,大概。。。吧。

许许多多的大概堆积。静静的等着报名而已~

计划赶不上变化。某天中午的一食,陪着瀚哥想导助的人选。然后从玩笑变成真话,瀚哥说,要不大海你来当导助吧。于是我就傻眼了。好大的一道选择题摆在面前,行吗?

其实很清楚自己一定会想着要好好复习所以不想当什么重要职务然后心里揣着vos放不下还是忙忙碌碌的在为晚会奔波再奔波。

一定这样的,那为什么还要打个复习的幌子骗人骗己?

所以还是对自己坦诚一点。

所以我就这样成了VOSXIII的导助。我这个不称职的导助就这样开始工作了。。。= =幸好有檬檬你在,不然真的不堪设想~

特意买了本PP的本子,开始做开会记录。决定从vos开始记录些什么。。。

开会。定负责人。报名。飞速的确定了晚会名字。整理F05大学四年的点。分配各组任务。BBS上开板。一群人一起去常州玩然后拍视频。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是神速完成的,很开心的以为我的第一场vos可以就这样子顺利的一路走下去。

偏偏策划得很完美的节目一边审一边杯具。TAT。。。杯具到泪奔了~

从乐队,到舞,到诗朗诵,到小品。配合问题,稿子问题,人员问题。

状况迭出。然后眼看着完美的门票发放也要杯具了~真的心里很急很难受。

视频不断地改了又改,后来发展到全民视频。

宣传的海报喷绘让晓阳小红晓蓓好辛苦好头疼~

晚会前舞美又开始大刀阔斧,我只是远远站着听说了“血案”。

看着瀚哥不断地通宵然后考试,听着每天都有人说昨天好晚好晚睡,外婆和小辛做副导也做得很累很累。

而我。一个导助。进行着完全不称职的工作。

Vos板上每天把挖坑的任务给了黎明哥哥和小虎,因为11点我就断网了。

很多很多导助的工作都扔给了杜丰檬,因为我还要顾着BBS和一点点不该在我手里的节目联络。

晚会当晚做机位的工作,然后彩排的那天从下午开始就去徐汇拿设备,什么忙也帮不上。彩排结束了,导演组和节目组通宵开会,而我,只是回到寝室,因为机位的事情没有问题。

对不起,檬檬。我把许许多多的事情都扔给了你~那天晚上你看着我惊讶的问,你不去吗?哦,对的,你是机位~当时我真的心里扑腾一下,眼泪都快出来了。。。

。。。还有觉得对不起谁?

不知道。应该是很多很多人。

虽然每天都在为vos忙碌着。

每天出门审节目开会的时候,寝室的姐妹问我,今天什么时候回来?我都只能给个未知的答案。

视听考试的那周没顶住还是去bbs上请了假。可是犹豫了很久,还是只扔了jiangsu板留着vos。看着自己板上有人说板大好忙啊,然后板二在后面解释,板大在忙vos晚会。只是看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彩排那天jiangsu板聚,召集帖是我请假前发的最后一贴。原本答应了吃饭的,后来变成只能出来拍个照,最后接到电话要拍照的时候我却在很远很远的市中心。

可是。

只是站在正中的位置做了一整场晚会的主机位,只是远远的旁观大幕拉上,只是在最最后面的地方关掉了摄像机然后卸下脚架。

只是觉得结束得很不真实,至少离我好远。那个欢庆,我不在其中一样。

仍然觉得自己做得好少。

我这个导助。简直就成了不是导助的导助。

我的错。

可是。VOSXIII就这样结束了。

大幕拉上,擦擦眼泪,人群散场。结束了。

终于看到了代号“猪头”的集资活动的最终结果,真的是好帅的小火车。檬檬的主意,参与者好多好多。

瀚哥~你一定要好好收藏。我们永远记得你,我们爱你。

你永远是我的部长。

那些大四的欢聚,高歌、烈酒与眼泪,我还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昏昏沉沉的就这样结束了。后来才知道,其实很多的再见还没有开始要说。

留下的。一张无座车票。

听人说好感动。也听人说好差劲。可是完全都不在意。

Vos板上的贺电翻了一板又一板。

终于。这一站结束了。下一站?

===========================================华丽丽的分割线========

7.5深夜

今天回到家了。带着重重的行李。

晚上在vos板做了近2000帖的板面整理。看到校内上各种vos的总结~然后群里瀚哥的提醒。。。恩。这篇东西不能再拖着了。可是让我继续这段思绪写完接下来的东西。明天挂出来吧~

走过vos的那一夜。却开始说再见。

【不想说再见的季节】

用自己拙劣的Ps水平做了考试桌面。。。看似凶悍却没有一点气势与作用。时间表,只是标志着我悲剧的期末考试开始了。

第二次来F410。进门看到很多很多熟悉的面孔,我笑了。

空调。外卖。通宵。拖线板。笔记本。书。抱枕。外套。McDonald。打僵尸游戏。Blog。水源。笑得没完的笑。乱七八糟的考试。哀嚎与惊喜。——一个都不能少。

上学期的410,认识了麦当劳好男伦徐叔叔,认识了背法律背通宵的周玉,认识了莫名变得很熟的Jason。很开心这些都没变,很多点只增无减。

说实话,这里绝不是个学习的好地方。随时会出现的笑料,还算不错的网络,坐着太舒服会困的软座,互相很熟悉动不动聊聊天的大家。可是没想过要离开。

知道小海和檬檬带领着一干人众去了100,我们大一开辟的期末复习的新领地,一个可以安安静静看书的地方。可我还是不想走。

于是有点固执的开始我的期末。

谁知,这个再见的季节也这样开始了。

通宵的时候,听到楼下大四的学长们集结高喊:通宵可耻,挂科光荣,不挂你挂谁?!

晚上越来越多的人坐在路边,沉默或者继续干杯,只是面色沉重。

看到背着兄弟哭泣的人,看到坐着悄悄抹眼泪的人,看到勾肩搭背引吭高歌的人。。。常常看着看着自己的眼眶也湿了。

忍不住看黎明哥哥写的明信片,哭了。送给他生日礼物,写东西,也哭了。好在偷偷的擦干眼泪,欢乐的人认真的人都看不到。

原来离别就是这么突然这么伤感。

大四毕业典礼那天特意穿了裙子出门,因为和小虎约了要拍照。

一大清早就看见很多穿了学士服的毕业生在路上在新图门口拍照留念。毕业的日子,就这么到了。

下午呆在人很少的410看书,看一点忘一点,全无心思。然后看到中心的老人来410拍照了。要走了,最后来看看这个自己通宵复习的地方。

我环顾四周,已经没什么人的410。然后我突然意识到,明年的这个时候,是不是就这样了呢?一直这样。。。

第一次意识到,大三的你们原来明年就要毕业了。于是明年的这里,还会有谁呢?

100成了新的根据地,然后坚守410的我,明年是不是只有我了?

徐叔叔,周玉,Jasonxx辉,VivianPB,小二,计磊,饶老板,会来串门探班的金晶,杨悦,张蕴扬。你们都不会在了?是的吧~

考完一门一门,于是一个个都走了。

最后那天的410简直就是明年此时的一个预演。我一个人抱着抱枕,盯着电脑,什么也看不进去,考了那么多天好累好累,可是周围空空的这些总有笑声打断我复习的人都不见了,好难过。即使掉了眼泪不去擦也不会有人看见。

我就是会乱七八糟的想然后想不开。

明年。会有你们的vos,我可以当作也是我的。

你们都走了。然后我也要走了。

。。。

最后还是告诉自己要克制,不去想这么些有的没的。

虽然还是哭了。哭了就哭了吧。

有些事情果然想多了会越想越难过的。

不好好复习背书的结果啊~光荣的把第一次挂科给了6个学分的综合英语。。。这是这学期的F410留给我最大的纪念。

Ps:其实我不是最后离开410的人,即使是最后打包回寝室的那天也还有王恩民和梁庆远两位要奋斗大化。原谅我没把你们俩算进去,毕竟你们是这学期才加入410的,没有经历过上学期的期末,有的心情会很不一样~

Ps.Ps:总结啰啰嗦嗦的写了好多。越写越伤感了。。。就这么结束了吧~恩。

静。悄悄

看到很多人都在写总结~本来我想就这样子全部过去好了,什么都不写都不留下来。可是看着一篇又一篇,一个字一个字的感动,泪点太低,我又哭了。。。

还是写点什么吧~只是静悄悄的。校内的上一篇日志还是in乐感应的宣传。可是不想去添点什么更新一下~

在铁生馆200的时候,一次一次忍了很久想把眼泪憋住,可是不哭是会遗憾的~虽然我后来甚至抱着杜丰檬一起哭,可还是遗憾。痛苦得泣不成声~自由港之夜算是一次。。。JJ说,vos会是第二次~

恩。可是幸好~看着瀚哥泪奔的时候,我安慰自己~幸好还可以一起做完vos~~幸好还有一年的时间让我和大家在一起~

很多人都对我说加油,好好干~~从自由港开始就没停过~

可是我好讨厌听这句话。这是我目前为止最怨念的一句话。我真的不想再听了。

 

看到酱紫看到成高雅看到馒头看到肥羊看到梅子~看到sy拿着顾问证书说,我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走了~我不敢去想一年以后的日子,不敢去想我和小海手捧一张名誉顾问就要说再见的样子。瀚哥说,好歹你还在上海,而我在那不知道什么海呢~

暂且放下这些眼泪,至少还可以痛苦并欢乐这一年~

12点才开始的饭静静的吃。走到店门外面之后,不知道该干嘛~拿着杯子,慢慢喝酒。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味道好淡。

看到吉祥喝多了的样子~想起前一天晚上才知道原来吉祥也是白羊座的~。。。这一刻,才有点看出白羊座那个著名的停不下的个性来。

去到添欢夜昙之后,我还是不喜欢这么多人挤包厢。很奇怪的个性发作~

喉咙疼,吼了两首歌,逃出那个不开空调空气浑浊的包厢~还是喜欢前台的沙发~看着JJ半躺着睡觉,看着饶老板在黑暗里打电话,我就一个人无所事事的玩手机。。。

还是那样子~很累很累,又不想睡。静悄悄的夜晚。不止我一个睡不着的~

一个没有太多眼泪的换届,我不知道这样算是好还是不好。

很多话没有说也没有机会说,憋着忍着等着。

Jason说,白羊座就是有什么话都憋不住要说出来的~呵呵~~可是我怎么就这么能忍呢?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都可以放在心里?真的坚强么?还是装的?不知道~那估计是装的。。。我也这么觉得~可是偏偏天性使然,即使装得累死累活也放不下来~

AC在我心里的位置也是高高的放不下来了~

想了想~又些话还是放着吧~留到明年这个时候再说出来~~到时候真的可以在静悄悄的环境里痛哭再痛哭~也许放纵自己也大醉一场~

如风 散

没想到,一旦分离,散开,就像一阵风一样。。。一个个,不知不觉,就没了~~

玥玥14号终于拿到了签证,8月就要去Canada了~~多美的地方,一度是我做梦都想去的地方,连绵的枫树和白雪,天堂一般。。。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的梦,不知哪里来的想象,就一直觉得那样的与世无争的美~~不知何时结束的梦,隐隐觉得梦就是梦,没有结果的梦。。。然后,妹妹告诉我她在办加拿大的签证,搞定的话去那里上××大学,世界排名比清华高。留在中国,破高考成绩,一本二本上不去,三本又不想上~~现在,o(∩_∩)o…玥玥你成功了啊~~很高兴ing。。。

LM竟然也要走,我恐怕不能在这里写出这个名字来。这个消息,可能全天下除了她家里人,就只有我知道了。。。昨天收到她的短信时,我都快傻了,怎么会??怎么会连她也要走了???她让我帮最后一个忙,如果她老公找我的话,就告诉他,她的号码不用了,她马上就要出国了~~

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好,她和他这么不容易,要say再见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一点前兆,突然之间就说要离开了~但是,却连他也不告诉,还要我转告?

问她,语气却冷淡到要结冰,冷又充满无奈~~你不用知道~你不要问~他找你的话告诉他就好~再说吧~再见,谢谢~~

谜团永远是这样不知为什么的~~

今天和闻闻通越洋电话,澳洲,又是个遥远的距离。。。胖丫头的学校快开学了~~她的山东哥哥回国时带了好东西给她~~幸福的闻闻,一切都好就好~再过半年,顺顺利利的考个大学呵~~

转念再一想,高考不就是一个分水岭。。。高考结束就是各奔东西的日子~~弟弟已经确定录取了解放军外国语学院~董天这个五音不全的家伙填了武汉的西南政法~高远是哈工大~陈科锦是兰州大学~蔡丫头可能到镇江去···我呢?可能三年后已经去到法兰西了~~

风吹过,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