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叶金满头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总是需要些奇妙的巧合和机遇的。我也说不上为什么,那通让我觉得挺差劲的面试竟然能给我换来个意想不到的offer,大约这就是常说的,时候到了。

一个人开车开这么远的路,带着整车的行李,有一点点激动又更多一点点紧张,在10月的尾巴上,南方的气温还热的降不下来,我告别了路州的朋友们,踏上了所谓的阳光之州,Florida.

有工作总是好的,虽然想住个漂亮的小区很贵,想住个1b1b很贵,添置添置家具,布置一下房子,第一个月的信用卡账单真是很不忍直视。可是总还是开心的,蚂蚁搬家一样吭哧吭哧的搬东西,或者满头大汗的摸黑拼床拼柜子。心里总还是舒心,因为这个家,是自己的小窝。

上周赶上大降温,周一起床我对着窗户玻璃统统冻住的车子一脸懵逼。啊,原来sunshine state也是会冷的啊。可是这两天马上又最高温度快20°,真是冬天么?

买了书柜买了茶几,嗯,还差个饭桌就基本能迎接爹妈了,其实还想很多,电视柜,床头柜,电视机,巴拉巴拉,一个家,怎么都不够的。(嗯,还缺个陪我赖床躺沙发打滚玩闹的男人,or大狗。

喜欢的小甜越来越好,越来越让人放心,知道他保密局长,也知道他忙着工作,有很多的要忙,这样很好,如果好好照顾自己吃好喝好睡好,就完美了。再偷偷谈个女朋友吧,在你累的时候会逗你,在你不开心的时候能抱抱你,做所有我想对你做的事,支持你包容你,爱你。

突然热泪盈眶,怎么了我这是,大概是真的爱,所以想起他走得这么难还走的这么好,真的喜极而泣吧,希望他可以继续这么好下去。那些风风雨雨都不怕,因为软弱如我,却如此坚定的,支持你,一直一直。

成功了,才能站在山上看low们啪啪打脸啊!

毛毛上个月结婚了,白纱红裙,拿着我送的包包收礼金,幸福的样子。小海也订婚了,明年结婚。

看,我爱的人们幸福又开心,我就能感动得眼泪控制不住。大概整个太平洋都是我哭出来的吧。

大佛州的秋天/冬天很漂亮,回家的路上有各种颜色的树林,满地金灿灿的落叶让人忍不住想翘班去踩一踩。

下班了,一切都好,明天希望也是。

你们都要好。

离而不愿别

2015

好像在离别与离别再离别的眼泪里走完了,看起来是在不停的悲叹,却在伤心和忧愁里又长大了。

去了趟墨西哥做了些总有些让自己失望的事情,迟到的年终总结总是不能少的。

107,也是不错的数字啊~

 

有些背信弃义的小人不值得施与睥睨,而有些难走的路必将书写历史

常常难以想象,是怎样的环境磨砺出了这样的人,有些固执的坚守,有些愚钝的坚持,把所有的争议和闲碎都踩在脚下,势要在不被看好的乌漆墨黑里破空出一道闪电。有些喜欢他呆萌不谙世事的傻样,有些爱他脆弱又自抑慢慢强化成钢化玻璃心的勇敢,更痴迷他舞动起来时凌厉的王者风范,把所有努力的意义都书写了下来。

他坦然站立着,无畏无惧。

再往前算一年开始,他周遭的不告而别或者甩手离开就没有停过,一个,两个,然后最终让他连个可以说中文的人都没了。甚至他遭受的不公和白眼,那些零碎折磨,那些鸡零狗碎的肮脏言语,统统山一样堆在他面前,却也没让他动摇半分。

喜欢他的日子已经可以掰着手指以年来计,感慨能陪他一起走过奋斗的日子难捱的苦痛和挣扎的恶评,感谢有新的兄弟来帮他护他待他好,感恩上天给他应得的机会站在更大的舞台上付以真心。看他被善待被追捧,看他笑的开心,便是我最大的幸福。

于是目光只锁定他一个人,不再在意那些遥远的不公和冷眼,虽然心疼他的眼泪,却知道他有人关怀有人照料。谁对他好,我就喜欢谁,真是掉进坑里爬不起来了。

 

阶段性的再见

说起来可笑,刚上大学的时候就在肖想自己毕业时的模样场景,做VOS的时候那么自豪骄傲,端着摄像机看了那么多笑脸和眼泪,甚至自己也跟着他们一起落泪。我只花了两年就感受了完整的两次毕业,那时候我把自己的心态切换成到年长两岁,揣摩着猜度着把所有毕业的情怀都铺开来。

中心的人有这么一个说话,我们的毕业不是四年,而是那场倾尽心力的vos。

我还记得下一站的火车行,记得路口的歌反复听到吐,当年在vos上求婚的那对如今早已成家,漫天手机组成的星空几乎要成了潮流烂俗的场景,只有那段完全黑暗里的录音,想不起具体的词句却让人眼睛发酸。

所以曾经以为我把所有的心力都交付在了闵行那片草坪上,我淡定的处理所有情怀,在浦东的最后几月里,折腾着论文享受那种即将告别自己七年长跑的喜悦,我觉得自己全然没有那种毕业的伤感和不舍。甚至在答辩之后欢天喜地的又跑去泰国逍遥,踩着毕业典礼的日子回来,没想到又被万年没联系的老板抓去北京做了一天长途苦力。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凌晨一点出的浦东机场,早上10点半接到老杨的电话时我的行李箱都还没打开,晚上5点我已经坐在虹桥的登机口等着去北京的飞机了。

竟然在毕业前的最后一天都如此仓促,有些可笑的不真实。如果这种可笑再加上我毕业典礼第二天还要去考方剂考试这种瞎爆了的设定,真的让人不能不呵呵两声。

最终那场实在没留下多少记忆的毕业典礼还是哭得停不下来,没办法,就是这么容易哭的人。我记得抱着小海抱着亲爱的大家,来不及抹眼泪,噗咯噗咯的往下砸眼泪珠子,永远哭起来就像个傻子一样。

昨天看去年生日时候写的那篇日志,看到毛说的话,又忍不住哭。毕竟是相伴七年的我们,一起笑一起闹一起撒泼收藏无数黑历史,永远记挂永远爱,看似没心没肺,却全是最爱。

旁观时冷眼以为自己可以镇定自若,亲身时动情哭得旁若无人傻得可以。

我好像开始有意无意把外露的真心都藏起来,只有自己知道,是有多认真。

 

皆是缘分,又赐我句点

生日的时候已经感叹过一次,所有的缘分都在潜移默化的命中注定里变质消亡,桩桩件件。不过那时也没曾想过,竟然会分崩离析到无法收拾。

一段友谊的陨灭,大约是2015最悲戚的事情。说不上长久,也绝不止短暂,那些给我的惊喜和窝心,竟然终有一日凋零得破败,心里真的痛的不行,以至于在地铁上在家人面前在去参加亲戚婚礼的路上,就不可自控的哭红了眼,抽噎得停不下来,却无法解释这种突入起来的难过。

就算爹妈和奶奶都神情古怪的看着我,我也只能缩在地铁门角,毫无形象的蹂躏手里皱缩成一团的纸巾,隔五秒抽一次鼻子,拦不住眼泪不想连鼻涕都晶莹剔透的挂下来被看见,然后轻描淡写的和我爸解释说,只是和同学吵架了。

我爸盯着我半天,问了句难道是偷偷交了男朋友么。

我抹了抹脸说,七叶哥哥要结婚了,我伤心不行么。

12月又到mama颁奖的时候,竟然什么都不一样了,原本该是欢庆的周年,竟然成了断裂的自我哀怨。我还记得很多很多,大雁塔脚下的深夜谈心,当时怎么会想到终有一日变得互相伤害。皆是无心,皆是缘分。告别都这么突然,把记忆都打碎了咽下去的感觉,其实是没有好好的道别吧,让人心里太难以释怀。

只要你们都好就好。

 

阶段性的开始

八月底的NOLA阳光灿烂的吓人,那种晒在身上发烫的温度,可我竟然愿意没有伞没有帽的走半小时回家。

一切都新鲜,在三十几个小时反向航程之后,格外惊奇的开始了在大米国的新生活。

一月份还能有晒得发烫的太阳,买菜要开车半小时去已经不属于新奥尔良的另一个城市,大中午也能有抢劫案,国外的学习也没有传说中那么轻松,party学校的本质就是每周都是free food和live concert,游园会算什么我们直接把游乐园搬来草坪,橄榄球还是看不懂也要去凑热闹。

遇见新的朋友开始新的生活,还是倒着时差得喜欢喜欢的东西,也让自己试着融入不太好融入的美式生活,costco随便买点东西就上百。

远离旧朋友,错过一场场红色炸弹,却又羡慕那种安定和前进的生活。有时候迷茫,有时候孤独症发作,会扯着被角哭,也会在房间里对着pad练健身。

让自己变成better me吧,所有better都会来,是不是?

22222

22222的意思是2012.2.22
这么2的日子我也真的2到家了~
和圆圆一起洗澡为了等待洗的舒服的热水等啊等白痴兮兮的洗了快一个小时,好在最后如愿以偿了(^-^)
这么傻冒又欢乐的2事也只有寝室的亲们会陪我做了,剩下在一起的日子越来越少,却会永远一起八卦聊天。

依依在张罗毕业旅行的事了,考虑到大六整年实习和大七进基地轮转,只有明年的小学期可以出游~目的地暂定泰国
可是,面对风风火火的众人,我甚至不能决定是不是要去。一个人的路走多了,就有点难以成团了~

感冒鼻塞咳嗽咳嗽咳嗽~让我躺下舒服的睡到天亮吧!

20120223-003219.jpg

就这么开学了

昨天匆匆了一趟世博~然后奔回学校。

竟然坐在电车上看Google map。更奇异的是完全不知道我在看什么。。。其实很想继续sb排队逛馆的。

9.1     这种结束一种颓废开始另一种颓废的日期 = = 真是充满了坑爹的韵味呢!

中午来装了网,接着下午路由器也送来了,终于可以用电脑上网了!一连上网,那叫一个激动的啊~  (真呆。

可是网速悲剧到不是msn掉线就是QQ掉线。。。开个网页都心碎  TAT。

算算皮夹子里的米。咳咳~寝室费,卡费,饭前,代购的钱,贪嘴的零食,不远处的空调,之前超市大购物,德国馆的猪蹄,lacoba的意大利菜,~(喂。再往前是不是要一直算到四川去。。。。。。

经济危机近在眼前~ T。T不想用存折里的钱啊~~可是貌似不用不行了呢。

和杨叔叔约了周三去inception。貌似应该送个生日礼物表达一下对你在飞机上过生日的哀叹之情的呢。。。。可是现在让我买什么好 – -||

还有啥。

还有各种中医的书。

凸(゜皿゜メ) 靠!

突然想起来~学费还没转到账上。。。。这周好多未完成啊。泪~

天持续好看~今天目光停留N次不能移开~~~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最后留图一张以示纪念~就这么开了个学的。

话说我手机拍的片怎么异常诡异的蓝呢。。。。

9月1啊~

是不是最后

周四晚上站了一天机位,歌手顺利结束,却累。身心俱疲的累,安静的收拾机器和线,甚至没有上台和大家一起合照。当初那么激情那么high的样子,好像一去不复返很久很久。

看见他,也不过是远远的,连个招呼也没打。

站到两腿酸疼,撑着笑脸吃完庆功宴,第一次落寞的一个人安安静静走回寝室。夜里11点半的冷风,吹得我在路上瑟瑟发抖,抱着双臂,几乎迈不开步子。似乎是第一次没有和大家一起去通宵,临走前WMH很大声的说,大海考试加油!我笑着回头,然后继续慢慢走。我告诉自己,周六要考试了,要好好休息,要认真复习,不能贪图一时的欢乐。

可是那样冷冷的默默地孤孤单单的慢慢走,还是哭了。

我怎么会完全忘记不去记起?去年此时,几乎一样的累,一样的难过,因为换届,因为喜欢的一群人要走了不见了。还是静静地收拾机器和线,还是提不起精神的庆功宴。可是,去年有一个痛苦流涕到眼睛肿似核桃的通宵,去年有整个包厢的人对着我唱《大海》,去年有一直被我敬佩的你们反过来敬我酒,去年有眼泪不能自持,去年有感动和莫名奇妙的哭泣,去年有最终没有机会完成的承诺。去年有你,去年有那个傻得离谱的国王游戏,去年有我们交集的开始。可是今年,这些都没了。我这样一个人吹着冷风,想起小朋友们,那样担心,又想起小海说,不要那么高要求啦。

担心和伤心,哪个更多一点?我也说不上来,只是眼泪流着流着总要擦干净脸上的痕迹,开寝室门的一刹那,我还是那个开开心心的人。

晚上大哭果然是不好的,于是周五眼睛微微肿了一天。

周六的早上起个大早,那个很没有底的专四,听力考得我有点抓狂。跑去JJT的时候看见熟悉的一个个人,却突然心安了很多。原本想着这是我最后一次做机位摆弄机器的机会了,却还是去了后台第一次做起了话筒。一直觉得没能在走之前好好做一次水源是个很大的遗憾,可是自问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如此重任,我还是没有勇气扔了专四来应对的。

明明如此忙碌,却还是不经意的看着某个侧影背影发呆几秒。其实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有的感情这么难放下,明明可以更释然一点的。檬檬说,你们交流起来好自然。呵呵~自然么~到底心里怎么难受,谁知道呢。

谁知道呢,小畜生你又为什么这么执着?刚打开的手机只好再次关闭信号,只是害怕什么。

扫地拖地搞到很晚,很累很累的完全不想多动一下。当所有人收拾好准备一起去吃饭的时候,我还是打了退堂鼓。那个时刻,真的只是想一个人再次静静听歌走回寝室而已。会再次被冻得发抖,也许也会再次走着走着就哭了。

心里悄悄地想,你会不会看见我很冷得蜷缩着的背影,你的心里会不会也难受一点点。

没想到的是亲爱的你们会转过头来找我。谢谢XW的飞车,谢谢美人儿请大伙儿吃烧烤,谢谢小海去买的百威,谢谢你们会放弃那个大饭局。在XW的车后面放肆的大笑的时候真的觉得好幸福,有人陪伴的幸福。想起这些的一瞬间,满眼的泪,再快速的逼自己把眼泪吞回去。

离换届还有33天。不对,还有32天。有些放不下的心里话和问题,借酒壮胆也好,我一定要问掉。

是不是最后呢?是的吧。如果vos的话,我会站在哪个位置看完整场演出然后泪流满面呢?

异事

头发怪异的卷向一边,左眼连续肿痛了3

全部不明原因

晚上洗脸的时候又发现脸颊前所未有的干,燥得红红的一小片。摸上去有点痛。

活像被人重重扇了一耳光

回家3

3天的奇异

每天停不下来的在相同的那条街上来来回回的走,在不变的店铺中重复进出又进出

爪子还是冻得冰冰凉

鼻子也是

自找的~

胡言乱语神色永远恍惚的女人固执的走啊走啊

思维持续混乱

幸好是在熟悉的地方有熟悉的人和熟悉的铺子。

家,最大的意义就是永远知道该去哪里找我要找的东西。

最大的不幸是可能找不到。

和老爸老妈调侃各种乱七八糟,同学聚会没人组织是不是就忽略了,很久没在班级的群里讲话也毫无意愿,还是要出门见见死党,然后剩下的空白时间几乎充满了不明原因的怪异。

饭碗好像被关了?昨天半夜发现的。

呵呵~为什么我喜欢唠叨的地方总是这样短命。

前天看三毛和荷西,想起之前自己曾今相信的很多很多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在我的脑子里不复存在。

今天看Ali新周边好多好多,觉得自己变成画中呆呆的阿狸多好。

我的500的梦不死,总是心存希望的,那么漂亮的墙,何年何月?

本想要来新房子的图,然后强烈要求自己的小屋子要自己设计样子,却得来一句回答,才没有你的房间呢,一年才住几天啊。

说起各种考证和漫长的未来被老妈指责想得太远太现实,可怎么总觉得自己太幼稚呢?

一个人发呆。也好

胡思乱想加上胡言乱语。也好

脑子笨到爆炸的那天和我呆成冰雕的那天重合。也好

以上~272353



洗脸脸疼,刷牙牙疼。

悲剧

主爸爸在惩罚我这个残忍的女人

持续亏欠。持续对不起。持续自作自受。

走一条路

带着书想去EASO Room。走到半路拐错了弯。于是将错就错的在瑞金一路、长乐路上走啊走啊~直接把换书的目的变成逛街。

懒散的阳光懒散的照下来。

人。

好多好多很喜欢的小铺子。开心。

卢湾老房子开小资有品的咖啡店,羡慕。

骑自行车的金发外国帅哥~带着我们几个行人闯红灯。

卖包包的小铺老板娘热情的微笑~不谄媚。难得

大道上品牌店各种折扣。心痒痒。没钱

小路上特色小店各种天价。心更痒痒。更没钱

一条路。只是走啊走啊走了2个多小时~说实话现在觉得累了

在店门口扭腰的老板扫地的老板闲的无事看电视的老板

还有晒太阳的白头发老婆婆老公公

最后知道了方向错误然后还是一路走去了原来的目的地。

走到路口看一眼EASO Room门口挂了两排的漂亮的花花草草然后转身回程

下次应该不会错了

换书喝咖啡向右

买东西淘小店向左

康庄大道直走全是品牌。

那么一条路,也是快走到尽头的。

各种

垃圾~生活如此。

吃的也是活的也是。我也是。

不停怀疑自己。质疑世界。

决定了么?舍得么?真的勇敢么?最终的结果么?

终于有点不管不顾的打定了主意。悲剧。就快了~~想了很久很久很复杂之后突然因为一篇文章豁然开朗。心思。总是难以猜透。~尤其女人的。我的。

所谓决定。总是流着眼泪决定的。

等吧~一切结束的时候,我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