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命啊

两年前,坐在虹桥中心公园的小花坛上,凑热闹的人寥寥,安静的看着黄磊穿着连体工装服从面前小跑着过了两趟。当时我想,这会是个什么样的节目呢?有点好奇,有点忐忑。

那次见面几周之后,在梅奔偌大的场馆里,红玫瑰的娇艳胜过所有鲜亮的彩灯,远处的追光直直照亮我右后方不远处的那排哥哥们。我在满场的尖叫声里想,啊,有很好的哥哥们,至少是个很开心的节目吧。有点兴奋,有点激动。

第一季第一集的时候,提前好几天和老妈唠叨让她记得看,我还记得播完第二天和老妈视频,我妈和我不停的抱怨。

“太好笑了,大晚上的笑得我都精神了,觉都睡不着。”

我满心的欢喜,太棒了,原来不止我一个人觉得好棒。像是早早的埋了颗种子,浇水施肥守着等着,不知道会开出什么花,甚至不知道能不能抽出苗。但是好像一夜之间,嫩绿嫩绿的细芽向着天空伸展开,尖头带着露水,枝上缀了花苞。

第一季还没结束,我就成了时差党,从此隔着太平洋隔着十几个小时的时差,鸡条又成了另一种形式的骄傲。

到同学家聚会,吃饭的时候开综艺看,提名极限挑战总是全票通过没有异议。认识的所有人都说好好看,每次看都能像看第一遍一样笑得停不下来。一群平时做实验码代码的博士学霸中,我这个渺小的学渣突然因为精通了一个节目的所有正片、花絮、幕后、八卦,突然有了别样的存在感。

“第二季什么时候开始?录了么?录了几集了?这次有谁来做嘉宾了?”

把第一季从头到尾看过太多遍,看着微博上各种怀念鸡条背金句的文字,脑袋里就像放电影一样马上对应出人物场景画面。某日在油管第n次复习的时候,突然被推荐视频吸引了,原来我喜欢的鸡条不光有英文翻译版,还有日语韩语泰语阿拉伯语翻译。去截了海外饭的评论翻译了放到微博上,骄傲又自豪的炫耀出来,让喜欢鸡条的人知道,就算语言不通,就算翻译局限,一个好的节目也受到了那么多外国友人的喜爱。

终于盼着熬着等着,过了一门门final,战斗完一个个deadline,众所期盼的第二季终于登场了。家里的电视终于配上了国内带来的盒子可以看直播了,于是我们家周日的客厅娱乐变得格外规律。喜欢赖床的我早早的爬起来守直播,看到直播快结束室友也起床了,于是一边弄早午饭一边问我这一集的情节然后看着花絮直接等重播。也不知道是家里的网络太不争气还是直播实在太卡,永远没办法顺利的全程看完,于是等到重播也卡得结束,油管上的官方高清版也差不多放出来,午饭的必备项目就是哈哈哈哈这就是命了。下午也放弃了好好学习,捧着手机还能继续回味花絮和精彩片段,微博上的国内基友们都能激情的战斗到后半夜,每次刷新总觉得还能看到新的梗。

窝在沙发上,找个舒服的位置,就这么消耗了整个白天,可是总觉得一点也不浪费,反而格外充实又有力量。

室友某次晚上回来吃着晚饭又开始复习,看过很多遍也还是能夹着菜笑到厥过去,理工博士提出了个很哲理的问题,极限挑战怎么能这么好看呢?

我们这群海外党真情实感的讨论过很多次,最后都变成“我最喜欢的一集/情节”大汇报。每个人心里大概都有自己所偏爱的段落,却永远说不出来哪个是最好。

因为所有都喜欢,所有都美好,久经回味越嚼越香的那种。

因为遇见你,这就是命啊。

 

所有最幸福都是回忆

随意地点餐,好吃的食物,值得倾诉的朋友,一个晚上的时间用来回忆过去。这绝对是我心中百分百的幸福时刻。
聊起过去的岁月里自己和他人的一些囧事,那些吓死人的八卦旧闻,一起想那个恨的牙痒又想不起来的名字。抓抓头,眯起眼睛来思考回忆,惊喜,惊奇,瞪眼砸桌,哈哈哈哈哈!
所有的故事成为"故去的事",只是用来回想的时候,再怎么愤怒的过去也能一笑而过,反而再多希望的美丽未来也是皱着眉在述说。所以,所有留在记忆里的过去都是美,幸福的悲惨的,可爱的气愤的。
也许很多很多年以后,还能和朋友说说当年和现在,聊聊担忧和紧张,f多美好!

20120329-001431.jpg

Hello, Goodbye & Hello – 2011/2012

又到这个年末的大总结了,乱了一整年,再回头整理总觉得不知道说什么。一如既往的随笔吧。

目光杂乱又迷茫

动漫和电影能够追溯到的记忆,大概只有《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看见的花的名字》和《转山》了。都是一个人默默看完默默流眼泪的片子。喜欢面码的干净单纯,也喜欢她神奇的重现于破裂的朋友关系,可是人生似乎太难太难出现一个面码让关系重组了,有些破裂到不行的,也只能默默继续破裂。好像永远容易被有小虐点无数的片子打败,眼泪哭到手边的纸巾各种不够。实在是太感人的剧情还是太脆弱的我呢?

在影院的角落悄悄擦眼泪的自己,看着片子里很明显假的米拉雪山和真的拉萨景色,男主角的努力痛苦哭泣欢笑,所有都让我无比怀念那个6月的小旅行。今年学会的最伟大的事情大概是一个人潇洒的去看电影。《转山》貌似是第二部,可是破记忆力实在让我想不起来第一部是什么了,况且一部让我怎么都想不起来的电影,又有什么想起来的必要呢?(噗~突然想起来是《功夫熊猫2》和《加勒比海盗4》。。。这两部还是都很好的~所以最后还是被我想起来了~~)以前即使说自己喜欢一个人逛街,却也永远在抗拒一个人看电影,总觉得那样一个群体性的地方,没有人一起看一起笑一起讨论实在太过寂寞。今年像是突然醒悟一样,终于有勇气一个人坐着看屏幕看身边的三五成群或者成双成对。因为早已经寂寞了太久,丝毫不在乎这2个小时了吧。不过,不管怎样,这都是我的进步。

电视剧的话~被《仁医》感动到不行,也许是一个学医的姑娘实在对自己浅薄的专业知识和专业信仰心怀愧疚?虽然也很爱《吸血鬼日记》和《潜行狙击》,但是《仁医》没有之一,至少是我的年度最佳。《白夜行》整个把我抑郁到了。。。

三胖子的坑完全坑到无比天坑~《盗8》的书封宣传语是“连盗墓笔记的大结局你都能等到,还有什么能难倒你!2012,祝你幸福——南派三叔”。。。可是三叔,虽然我只是被剧透了,可是你那真的能算是大结局么?!2012都来了,你还不给我们个交待!!!

想永远不停下脚步,又想有个小屋养条小狗过日子

超出预计的在6月去了计划中要再晚很多很多年的西藏,不知道归功于陈同学的引诱呢还是算在自己的一时激动上。可是真的就那么踏上了西藏的土地,看到拉萨的阳光和蓝天白云的时候,完全没有高原反应的不适,满脑子全身心的满足。一路硬座又怎样,翻唐古拉山口的时候吐了又怎样。我会记得林芝的油菜花地,鲁郎的绿树参天,拉萨的蓝天白云,纳木错天水一线的美,还有大昭寺门前转经的人群,还有路上的你们。

格桑花香的石榴、云云、赵哥、格桑,废墟的三峡兄,一路同行的拜大哥、Anna、路遥和小乔~那几个不多的日日夜夜,除了西藏的美景和阳光,都是你们给我的关怀和感动。多想回到最后的那个夜晚,那个喝着青稞和冰啤,一起举杯一起高唱蓝莲花的废墟,那个听故事的深夜,那个走3分钟就能看到绕着大昭寺诚心诚意磕长头老人的地方,那个没有计划也可以一路走过布达拉宫走过药王山走去罗布林卡的大道。

总是超出计划的计划才变成现实,我都已经不敢计划什么了~比如寒假的哈尔滨泡汤,我不知道这个魔咒还能持续多久。可是不停地再想离开,想用双脚去走,想搭车,想gap year, 想和熟悉的所有说再见。我是精力旺盛的白羊座,是喜欢浪漫追求自由的B型血,有什么能吸引我的话,就是三毛那样的爱情和旅行了。

可是也想安定,想有个房子,在与世无争的林子里小河边,养条金毛种些花花草草,可以闲来读书看报晒晒太阳,做自己喜欢的菜,躺宽敞的柔软的大床,无忧无虑。老年人一样。

实在是太过矛盾的我。

最好的朋友

今年似乎最流行的主题是最好的朋友,尤其是最好的朋友最后变成最爱的爱人。从《失恋33天》的王小贱,到《我可能不会爱你》的李大仁,然后安妮海瑟薇的《One Day》竟然也是the best friend –  the lover

其实是羡慕嫉妒恨,因为我没有王小贱也没有李大仁,唯一可能会成为我的Mayhew的那位最终成了选择绝交关系破裂的再见。没有,没可能,也就没了想象空间,没了一切可能条件,所以教导自己还是做个坚强的姑娘,坚强到可以痛哭可以痛苦但也能最快时间自我修复,血多有什么用,要原地复活满血满魔才是高手。

可是这两天看《我可能不会爱你》,突然觉得这其实还是部好片子,至少它告诉我,我这样一个和程又青很的姑娘会有多少不靠谱的胡思乱想,又该有多少应有的决断和自我修炼。成为老姑娘似乎已经成了我不可避免的未来,那我至少要学着对自己好一点更好一点。

开心就笑,难过就哭,生气就骂。可下厨可粗口才是我发展的方向。

我的Best Friend呢?如果那个让我有嫁女儿感觉的妞不是,那个永远交流也隔了层世界的妞不是,那么美贺,也许就只有你了。你去了哪里呢?

脑细胞完全僵硬到不会动

这学期的期末绝对是我的噩梦!

满纸荒唐言,才知道自己的不努力和真正有这么差的记忆力。整个大脑像被福尔马林泡过一样蛋白质全变性不知道思考。绝望到想退学,这说明我的自我感觉到底差成什么样了,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么绝望。

我似乎没有那么大的抱负要成为怎样的好学生,对着几年后的毕业甚至充满了深深的恐惧,但是也想平平安安的结束这些枯燥的课程。医学生最大的悲哀大概就在于,苦学数年不得不无果,不得不当医者吧。否则心里的不甘心,要说到哪里去?可是我真的不想,真的不愿,至少已经对魔都满是失望和厌恶。

大海2011的日记本

blog确定挂掉的那个时候,虽然在考试里晕头转向,可也从心底有难过。一整年的记忆文字,说没就没了,惨笑都笑不出来。破记忆力让我很难想起那些过去,却又空落落的不成样子,只知道那些记录里哭的多笑的少,难过的多开心的少,我是有多少不快乐在这几年的人生里,我不知道。

半是事实,半是安慰的告诉自己,从这里重新开始,比如学着开心和自在,反正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记录就当忘了也就忘了。

2011的日记本零零碎碎,算了,也只有近一个月的事情能在我脑子里详细的翻腾。总觉得何必为了不开心的去不开心,不如为了不知道的去开心。

2012要到了

却还有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事情没有做。

我还没有毕业。我还没有男人。我还没学好西班牙语。我还没去过北方、云南和台湾。我还没好好送老妈一份大礼。我还没找到真正的动力。我还没看Kimi复出的比赛。我还没去加纳利岛拜望荷西的墓碑。我还没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我还没觉得人生幸福。我还有好多好多好多好吃的没有吃过。还没有找到自己的路完成自己的梦想。

最后的最后,还是拿星爷书里的那句话作结。

“夢想,需要刀光劍影的銳利鋒芒,更需要孜孜不倦的以柔克剛。”

走走来过反

晚上最后一次在厅里上班,竟然就这么最后一次了。

交大的两年,如果要排个位的话,演唱厅真的要往后放再往后放。可是总有那么一个不可动摇的角落在心里,足够强大。

说怀念不舍,是对那些人,甚至是已经离开的人。

大一的时候,我就这么认识了熟悉了一帮子老人,大我3、4届的老人啊~可是就是会这么想念这些家伙。这和在AC一样,我莫名其妙的就会很喜欢和老人在一起,听JJ讲故事,然后就熟悉了。我果然适合当一个小朋友,听之任之,说什么我做什么。

反过来走走,如果重新回到大一的时候呢?我是不是会做一样的选择?那么多选择。

本来想平平淡淡的在经理日志上写点什么的,可是写着写着还是鼻子酸了眼睛湿了。想想我这个爱偷懒的家伙竟然可以做了一学期就升了经理,做了一年就成了副主管,我凭什么了?!凭我那破烂的记忆力到现在也记不清文明值班14个人的脸和名字?凭我总是敷衍了事勉强度日?凭我可以放掉厅里要负责的一切跑去为别的事情忙碌?还是凭我写完了那些感谢之后在最后一次上班的夜里还要溜走去开VOS的会?

也许再走过一次,我会为了重生前的那场覆灭全身心的难过一场,我会选择为厅里留下点什么,我会把那些曾经在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付诸现实。

下了班和周玉一起散步嘎三胡,坐在寝室楼下的台阶上嘎三胡。聊很多F06的事情,聊很多AC的事情,聊很多她上班的事情。

其实很喜欢这样一个朋友。不常联系,不常见面,不常有瓜葛,可是一旦碰到了就像老朋友一样讲很多很多事情掏心挖肺。对于我这个有倾诉欲的女人来说,可以有这样一个朋友倾听并且陪我一起长时间的唠叨,把大家知道的不知道的都翻出来晒,一起笑一起八卦一起骂,很爽。

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欢她。觉得她高傲,傲慢,自负,目中无人,口无遮拦,脾气大。可我却喜欢她的直白和爽快,喜欢她因为她因为一张字条就把我当做很好的朋友可以调侃任何东西不管我听了开心还是不开心,或者骂任何人我喜欢或者不喜欢。

坦荡的直白可以让你在很短的时间内了解很多真相或者偏见,总之收获很多。有些不敢或者不想面对的囧态事实被她直接点破,让我情何以堪的同时只有赞同的点头。旁观者,总比当局者看的清楚。更何况VOS是给大四的VOS。

突然觉得累到要死,却不再电力十足的觉得开心了。

昨天开会开到气氛紧张几乎吵架的地步,可我却在那个瞬间觉得真好。现在想想果然我果然很变态。可是到今天,却生出了想当个十足的酱油党的念头。

反走到大一,大概还是好奇而无所谓的就进了中心。可是也许不这么卖力,也许不这么积极,也许不这么专注。也许回到上学期,我会直接拒掉让我当我其实并没有报名的VOS筹备组的组长。

可是走不回去。

如果那样,也许也就没有F410了。大一暑假的那个F410给了我太多太多,Jason,Shobo,周玉,这些交集都是始于那个让我挂了6学分的410。

昨天例会的时候听到正太召集大家去100,我突然又萌生了想叛逃回410的冲动。虽然这一次,410的那些人都会消失不见了。可是突然就好讨厌人多,讨厌那种年轻,突然很想回410怀念一下,可是那种怀念可能让我再挂科。这些都是期末的后话了,说不定我一个人跑去某个没人知道的角落也说不定,我本就这这么情绪化的人。

今年的期末,也没有Jason的期末总结了吧~杨叔叔你终于要毕业了~

反过来走也还是要走向未来的,时光就是个不能倒转的东西。然后现在我要爬上去闭眼睡觉。

丧葬

生活越活越累,看书越看越安静。

很喜欢柳美里的这套书,《命》《魂》《生》《声》,一个完全纪实的连续的故事。喜欢那种淡淡的述说,即使被抛弃,其实痛苦,即使病者逝去,自始至终都安静的回忆和记录和思考,不歇斯底里,不虚假甜蜜。就像是坐在你身边的一个闺蜜,静静的诉说那些发生的让她始终深深记得的过往而已。

最早换书换来了《生》,正是东病重到不治身亡的一段,新生的丈阳和渐渐死去的东重叠在一起,多美丽的巧合。上周在新图突然发现了《命》和《声》,于是一口气全借下来。看的速度超出了我的想象,没几天就把最初的故事看完,然后迫不及待的翻开最后这本。

《声》是东死后的故事,从遗体安放到告别火化,看着柳美里和大冢北村他们一起为了葬礼而忙碌。各种规矩、仪式,选择场地、灵车、骨灰盒,火化拾骨。字里行间透出美里的痛来。

突然就想到了外婆的葬礼,高一的时候,也是那么复杂,而我就像个旁观者一样冷眼相看。回想,原来自己还是记得那么多那么多的。

早上5点多清醒着听见急促的电话铃声,然后是老妈来叫我起床,催促我赶紧穿衣服,也许是看外婆最后一眼了。想想那时候的自己有多倔强,只是从心底里不愿意想逃避,故意比寻常还慢的速度穿衣起床,慢着步子去洗漱。后来想想,其实是怕吧~害怕去看见的是最后一面意识不清的外婆,害怕这个一直爱我的老人抓着我的手然后咽气,害怕很多无法想象的画面。

为了照顾癌症的外婆所以搬家到很近的地方,一个人锁好门背着书包慢慢沿着小道向外婆家走。明明自己走得很慢,却觉得这条路前所未有的短。走着走着看见路边一只黑猫,蹲在墙角一动不动得看着我,脑子里泛起各种关于黑猫的灵异说法,就是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到,外婆走了。

有时候第六感就是这么超现实,推开门,只是觉得里屋一片混乱。浑浑噩噩听到有人说,外婆走了,进去看她最后一眼吧。于是我就被推着进到里屋,看不出外公和妈妈的表情,他们帮躺在床上已经过世的外婆擦身子换衣服,而我就静静的站在一边看,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在想什么。

从小带我长大的外婆,死了。是这么个情况吧,她还是躺在那张床上,脸上依然是久病长卧的浮肿,我好想还是没能明白自己错过的那几分钟意味着什么。

彷徨迷茫了几分钟,老爸让我还是上学去。我就又默默的背上书包走去车站,出门的时候听到外公一个个电话不停地向亲戚那儿打。

死了。又是5分钟的路,走到车站也还是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看见每天一起坐车的同桌,奔过去抱着她就突然泪奔,哭得不能自持。

晚上回家已经布置好了灵堂,看见老爸老妈披麻带孝,却又好像回到了没有感情不知所措的境地。之后的法事、豆腐宴等等,也都像是看戏一样看着这些发生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了。有道士做法,有和尚念经超度,很多很多复杂的步骤,只是被指导着说什么什么时候要怎么怎么样,于是就那样做了。和柳小姐一样,一条龙服务公司有人拿了全套的单子像点菜一样让外公和老妈挑选灵车和骨灰盒,所有的身后事都是按部就班的一步一步走下去。

火葬那天随车去火葬场,有亲戚拿了一袋子硬币给妈妈和舅舅,说是车子每到转弯的地方要扔一把硬币下去,同时哭叫着外婆,这叫引路。

抬灵上车的时候要哭,路上转弯的时候要叫,下车也要哭。看着老妈转换着情绪大声哭叫,对她第一次有了些许的反感,自己还是冷冷看着一点哭不出来。在火葬场的礼堂举行了遗体告别,外婆躺在水晶棺材里所有人绕着她走一圈放下手里的花。进出的时候看见别的礼堂里别家的仪式,一样披麻带孝,只是麻衣布的装饰有点点的不同,古怪的想,这种不中不西的仪式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可是即使生前老人说要简单操办或者不操办,儿女也会因为觉得要尽孝而遵循旧例,不大不小的操办一下吧。简单,是可望不可及的遥远。

火化前最后见到外婆,和爸爸妈妈舅舅一起看着外婆冰冷的身子躺在那个冰冷的不锈钢小车上,有人来推走的时候我爸轻轻对我说了一句,以后就都见不到了。然后我转身走到院子里,看着阳光灿烂的空旷小院,鼻子酸酸的就哭了。

那个时候才真正接受外婆的离去吧。

看着那个红色的按钮按下去,遗体被推进一直烧的很旺的炉子,火化。周围人有一茬没一搭的聊着,我静静的等了半个多小时。工作人员捧着骨灰盒子出来,XXX的亲属过来。老爸递上一根烟,扎包布的中年男人把烟别在耳朵后面。最后看一眼啊!说完把骨灰盒的红木盖子严严实实的盖上,然后大红色的包布扎了朵很好看的花。看着盒子上唯一的小窗子里嵌着的外婆的照片,年轻时候的外婆,笑得那么温柔。

本想坚持一下抱着外婆出去的,可是长辈说不合礼数,只好又把盒子递给了舅舅。

然后去陵园,然后烧香叩拜,然后摆放好骨灰盒,然后看着纸银元化成的青灰随风飘散。

今年大概会去扫墓吧,好像大学以后还没去看过外婆。扳着指头一数,原来又好几年了。

舅舅一家还是那样没什么联系,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还该叫他舅舅。没有血亲的养到18岁,却为了工作户口说走就走断了关系,一年也没几通电话。

外公早就找了新的老伴儿,婆婆人很好,做饭很好吃。曾今怨恨过的,现在也觉得无所谓了,老人还是有个伴儿比较好。

昨天上网找了找作家柳美里的照片,没有想象中的惊艳,只是一个平平淡淡的模样。不知道丈阳多大了,会开口叫妈妈了吧。

只是想到了点什么。【some old things】

晚上做完实验从生科楼一路骑回寝室。穿着白大褂当雨衣。风吹得头发乱了手指冰凉。

一连好几天的雨。做着实验,天就突然凉了。回到寝室楼下,和门口的阿姨寒暄着变天了,搓着冻得有些发麻的手,像是那时候冻得呵着气深夜回家的我。

我回来了。那时候总是这样子开门打招呼。

一直记得那年的大雪把路堵了把人摔了把我们可爱的期末考试都延后到开学前,奇迹啊!

也记得那年的某个清晨,一同做公交上学的同学热议8小时发热的暖宝宝竟然不够我们在学校的时间。惊异~~~。。。

然后记得历史老师形容我们是鸡叫做到鬼叫。

10点放学的铃声。11点到家的问候。同行的伙伴一起包了一年的小面包车每晚送我到家门前大道的转角。楼下的音像店偶尔还有灯光,然后总会看到年轻的老板在我路过之前关灯关门开着那辆红色的QQ回家。

那个过活的很快很快的日子。就这样奇奇怪怪在一份份卷子和一次次模拟考试中悄然溜掉了。有些故事有些秘密永永远远埋起来不知道有谁知道。

然后。竟然。竟然。竟然。在我被风风雨雨冻得发抖的这个夜里想起来。

所以~回忆真是个很微妙的东西。~

喜欢过的人,讨厌过的人,依赖过的人,憎恨过的人。

看过的书,写过的小说,听过的歌,重复过很多遍的电影。

争吵。冷战。倔强。夸奖。

某天抄了谁的作业而一起错了同样一道极度傻帽的题目。

还有某天做出了很难的化学题然后物理考试拿了第一。

数学课被罚站了。语文默写再次不过关。英语么,阅读马马虎虎完型一塌糊涂。

一整年的卷子讲义最后通通卖掉。56元。原来这么少。什么价钱来着?2毛一斤?还是3毛?哦~原来堆成一摞也不过是半人多高吧~

。。。陈年旧事。今天脑子吹傻了吧~翻故事出来晒。

好吧~~old things而已。say byebye~晚安!~~

去年今日

早上赖在床上不想起来,醒了拿起手机玩游戏,爬下床的时候感觉昨天真的把膝盖又扭了,真杯具~刷刷牙洗洗脸,空空的寝室里小归神奇的趴着一点声音也没有,然后突然想到,6。7~高考第一天啊!

校内上一条又一条的状态都是对高考的祝愿,以前的那些日子被祭奠,总有那么几个有勇气的孩子毅然选择了再一次的挑战~bless~我这个没胆量的家伙只敢经历一次高三。打死也不复读~

去年今日。去年此时~

心情很莫名的考完了语文,记得那篇作文写得很标准套路,奇奇怪怪的例证堆出来一篇和千千万万的其他差不多的议论文。

阅读理解终于考了篇小说,真的被老梅说中了,然后很开心的写一条条早已背下来的东西,自信做得很好却不敢去想分数。

万恶的默写竟然成了最淡的记忆,多少次默写多少次为了不罚抄而包庇修改,大家都一样的去反抗老梅,然后终于像他说的那样,最后的8句话即使你统统空白也不会有人来让你回家罚抄了。

还记得带考的老师们都被要求穿了红色的衣服,热烈的红艳艳,老太犯愁了很久没有红色的衣服~也记得我很犟的穿了很喜欢的那件白色上面很多骷髅的T恤。。。= =事实证明穿的开心就好~我语文还考得蛮好的~

已经不记得紧张是什么了~金属探测器扫描完进场安静的坐着等着打铃发卷子~所有都是自然而然的和平时考试一样。。。嘴里还在嚼很甜很腻的黑巧克力,太阳晒得已经软软的快化了。。。

知道很多人都在等。等写完卷子上的最后一字,等孩子走出考场,等学生最终解放。

一整个高三都是有点迷迷糊糊的,有点机械化的做题做题,很神奇的考很高的分数,很奇异的受到老师的喜欢。心里的忧郁被堆压到很深很深的地方不告诉任何人,偶尔会在漆黑漆黑的夜里坐在床上哭,哭完觉得很莫名。其实很没有目标的在生活,只是想走过这一段日子,之后是什么完全没想过。

老太后来在我的毕业册上留言说,杰出是熬出来的~她说,你真的不容易。其实呢?我一直一直摇头,也许别人觉得我很刻苦很用功的有了那些成绩,可是我自己都觉得混乱,我不知道这些是怎么来的,但我确定自己的懒懒散散不上心,我确定自己的没目标没理想。

看错我的人何止一个。

我后悔的事何止一件。

高考时答应下来的一个A+换一顿哈根达斯最后成了拖欠了2顿至今无果,欠着没有截止日期,也许当初打赌只是句戏言谁都不记得~只是我莫名其妙的就考出了没有用的2个顶级,真的一点用都没有。。。

去年此时,在准备下午的化学好像~

半夜浓浓的咖啡终于可以扔掉了。现在的我已经很久没动寝室里那个罐头了= =。。。可还是喜欢那个香味,喜欢加奶不加糖,喜欢拿个小勺子慢慢搅,喜欢苦苦的泛着奶香。

 

走过这一路才会觉得留恋。

现在只希望可以幸福的一路走下去。

 

那时候的死党还是死党,敬爱的老师也从未忘记。

等到6月9日,一定要给老太打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