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叶金满头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总是需要些奇妙的巧合和机遇的。我也说不上为什么,那通让我觉得挺差劲的面试竟然能给我换来个意想不到的offer,大约这就是常说的,时候到了。

一个人开车开这么远的路,带着整车的行李,有一点点激动又更多一点点紧张,在10月的尾巴上,南方的气温还热的降不下来,我告别了路州的朋友们,踏上了所谓的阳光之州,Florida.

有工作总是好的,虽然想住个漂亮的小区很贵,想住个1b1b很贵,添置添置家具,布置一下房子,第一个月的信用卡账单真是很不忍直视。可是总还是开心的,蚂蚁搬家一样吭哧吭哧的搬东西,或者满头大汗的摸黑拼床拼柜子。心里总还是舒心,因为这个家,是自己的小窝。

上周赶上大降温,周一起床我对着窗户玻璃统统冻住的车子一脸懵逼。啊,原来sunshine state也是会冷的啊。可是这两天马上又最高温度快20°,真是冬天么?

买了书柜买了茶几,嗯,还差个饭桌就基本能迎接爹妈了,其实还想很多,电视柜,床头柜,电视机,巴拉巴拉,一个家,怎么都不够的。(嗯,还缺个陪我赖床躺沙发打滚玩闹的男人,or大狗。

喜欢的小甜越来越好,越来越让人放心,知道他保密局长,也知道他忙着工作,有很多的要忙,这样很好,如果好好照顾自己吃好喝好睡好,就完美了。再偷偷谈个女朋友吧,在你累的时候会逗你,在你不开心的时候能抱抱你,做所有我想对你做的事,支持你包容你,爱你。

突然热泪盈眶,怎么了我这是,大概是真的爱,所以想起他走得这么难还走的这么好,真的喜极而泣吧,希望他可以继续这么好下去。那些风风雨雨都不怕,因为软弱如我,却如此坚定的,支持你,一直一直。

成功了,才能站在山上看low们啪啪打脸啊!

毛毛上个月结婚了,白纱红裙,拿着我送的包包收礼金,幸福的样子。小海也订婚了,明年结婚。

看,我爱的人们幸福又开心,我就能感动得眼泪控制不住。大概整个太平洋都是我哭出来的吧。

大佛州的秋天/冬天很漂亮,回家的路上有各种颜色的树林,满地金灿灿的落叶让人忍不住想翘班去踩一踩。

下班了,一切都好,明天希望也是。

你们都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