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不过秋梨

前两天垣儿咳的惊天动地的,扛不住于是去买了梨来吃,冰糖雪梨,秋燥最是润肺的滋养品。

再往前一周,我也拖着鼻涕顶着晕乎乎的头,穿着小套装去港汇的大楼面试,二十分钟的群面讨论题愣是干坐着十分钟没有说上话,明明我是个这么强势的人,也真是醉了,只能说是被感冒整的肺气虚得不行。

如果回头看看今年,那么多次分离,好的坏的,突然的预谋的,乱七八糟的井井有条的。

三人组的群果然越来越末路了,虽然刚刚庆祝完一周年的纪念,可是那个“忆苦思甜再来一年”真的像个谶言,把这个分离推得更近更近了。

晚上兔子连续问我n遍要不要联文,心里的小九九跳了好久也还是拒绝了,却突然被甩出来一句“我脱饭了,本来想跟你写完走的”,真的一瞬间整个人就被雷劈中了一样。

我的泪腺从来都这么脆弱啊。

想起去年MAMA我们一起被老张闭眼鞠躬的图感动到,三月份的时候去西安玩,那个微博小号扣扣小号微信小号的你把最真实的一部分给我看,我们坐在大雁塔广场的凉亭里看被灯光照的苍白的树枝,你送我专辑送我明信片,还没有娇羞的时候我们就每天聊啊聊,互相审文,我帮你想吵架的梗,然后你来上海看con,我们一起嗨一起海底捞一起躺平一起谈天说地无话不谈卧槽和草泥马。

刀哥、米达、老吴、鹿哥~

大概今年真的流年不好,走了一个个,梨子根本不够分了,然后现在轮到了你。

其实最近忙的说不上话的样子,群里一直一直那么沉默的样子,我就知道这条路走到头了。

可是自己感悟和被人通知总是不一样的,感情上,对着几个字就回忆翻涌泪流满面无法控制的样子,真的很难过,比之前那些那些那些离开都难过更多。

这条明知会走走停停最后不知不觉放弃的路上,最早陪伴的那个人突然消失了,那种抓不住又只能祝福的感觉真的糟透了。

可是我只能平复自己的心情然后像往常一样聊天说话,继续走这条没有尽头没有目标的路,我不能责怪,我没办法责怪必然会发生的事情,我只能接受然后顺便祝福。

手边只有橘子,天知道我真的该吃点梨。

爷爷和外公

小时候是被爷爷奶奶一手带大的,多少年都搞不清楚称呼的我,就这么把外公外婆叫成爷爷奶奶,一叫就这些年岁改不过来了。
所以爷爷就是外公,这是一个人。
好在真正的爷爷我从来没见过,真正的奶奶也从来叫的都是上海话,可以预见的矛盾从未出现。
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我的爷爷呢?吝啬,胆小,虚伪。
我的确不该这么说一位家里的长辈,但是很可惜,这几乎是脑子里能想到最贴切的词。
从小是爷爷奶奶带我的,那种每日笑着闹着对我的好,我会甜甜的说最爱你们了。那时候对自己家这个词和地点同样的定义模糊,我甚至不喜欢周末回到爸妈身边。小时候对家庭矛盾的理解就是爷爷一头汗的跑来我家,然后奶奶的电话打来哭诉说要自杀,爷爷再风风火火的跑回去。
他会给我买好吃的麻糕,当然我也一直记得二年级还是三年级那次,爷爷来接我放学,严厉的批评我考试只考了97分。
该怎么说那种感情的转变呢,从依恋到怀疑,从不屑到厌恶。越长大,只是知道越多看见越多接受越多,也想的更多思考更多反馈更多。
所以等到高二外婆过世的时候,我认真的看着他和婆婆两个想过,这个老头子到底是不是喜欢过那个对他凶骂他折腾他如今安息焚灰的老太婆呢?我不知道,毕竟我连我妈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也没法准确判断。嗯,应该不是吧。
可是所有的所有,没想到他会对我妈这么心计,没想到他会如此抠门,但是唯独没想到身体一直这么好的他,会突然从一个胸部ct常规里面查出边缘毛躁的阴影灶。
我好像一晚上说了无数次癌,但是突然就不愿意把这个字冠上去。
后会无期里说,要多看一眼,说不定就是最后一眼。
想想昨天在病房告别的样子,场面着实不好看。我所有的敷衍应付逃避,都是不曾料到,去年五月刚装了起搏器,去年九月体检一切都好,这次只是有点头晕担心中风才住院的他,竟然一下子查出了可能已经转移的病灶。
和老妈电话的时候都想到了小细胞癌,突然就唏嘘不已。
昨天和外公一起躺在他的病床上,给他看那些西藏老挝柬埔寨的照片,他问我还记不记得外婆的样子会不会想他,还有几个月就要十年了。他拉着我说最大的心愿是我赶紧找个男朋友结婚,然后生个宝宝他来帮我带,可惜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还能不能看到那一天了。我一如既往的嘲笑他胡思乱想,明明身体好的很。
还有前天,老妈拿着我手机里老张的照片给他看,说是我男朋友,他一脸认真的自习端详说孩子看着挺好的,问我是不是同学是不是也是医院里的。老妈说人家很远的,是湖南人,他就特别开心的让婆婆回去多卖点辣椒,说湖南人爱吃辣。
现在打这些字回想这些的时候止不住的眼泪。
上一次止不住的哭嚎,大约就是十年前吧。
接下来,大概等正式报告等癌胚指标等病理吧,我和老妈都知道自己的无能为力。
只是觉得该纪念一下,这一刻我还记忆清晰的我的爷爷。
下次回来,找机会和爷爷拍张合照吧。毕竟,我也爱他。

只是过路人

[xiami id=”1770746623″]凤凰花开的路口 — 林志炫[/xiami]

佛曰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离别,求不得。

以前写过说,求不得才是苦中之苦,谁知道有一天会遇到,怨憎会+爱离别+求不得,这样苦得眼泪都流不出的时候呢。

20140515

我不会预言,所以不知道这一天会如此混乱惊慌,说重一点,我心里的那个世界天崩地裂。

这两天已经想开了很多,想好了抛弃和追随,决定了放弃和等待,只是心结还在,越是心不在焉越是扎在心里的一根刺,堵住心角的小血管,不会致命,却淤着堵着,等着某日某刻的血流汩汩。

兔子和我讲小经理离职的故事,说这不过也就是不愿意干下去的老吴,偷偷准备着要离开,不声不响不告诉所有人,只是想妥帖的走掉而已。可是我伤感的从来不是他要离开,而是他的隐瞒和掩饰,他的阴谋和计划。那些笑容那些粉红血红那些兄友弟恭那些说出口的感谢感动和感情,原来都是假的。

情谊本就不深,是我当了真。

真的么?

这样一想好像心上的刺更深了而已。

那天在天台的痛苦到哽咽,那天埋首在被窝里的哭泣,那天一睁开眼就流出眼泪的伤感。

有那么一刻,看着那张雕刻般精致迷人的脸,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12人并肩的画面了,就伤感得不受控制。但是转天醒来,看到桃子哭着唱歌,看到老张走路回去,看到所有人都在这幅烂摊子里挣扎努力,再想想那些个说着要永远在一起的弟弟们,就真的坚定起来。

这场失恋也许比失恋更痛,但我要陪着剩下的孩子们继续走下去。

好像年龄真的在这场混乱里有更清晰的视野,我终于认清我只是怕看清真相而已。可是偏偏事实会打脸打得响亮,提醒我世界的残酷和人性的残酷。

前两天被说好狠心,是啊我好狠的心,说不要就不要了,一直都这样。

甚至看到纯白的一面也能瞬间在心里描摹出一个黑暗的侧面,连自己都不忍心继续想下去。

越说越乱了,怎么办呢。

还是那句话,我能理解,却无法不埋怨。那些我心爱的孩子们,那些对你好对你笑的队友,那些体贴关照依赖信任的兄弟们啊,你怎么忍心抛下,怎么忍心在梦想还有几天就要实现的档口把他们推向悬崖边。

我叫不醒装睡的人,我只能让自己清醒。

we r one。

只是你要做你的吴亦凡,不愿意做exo的kris了。

人生总有太多的人和风景路过,我们也不过是擦肩道别了而已。

愿你前途灿烂锦衣美眷无忧无虑心想事成,愿你多年后回望这个决定,能够坦然。

 

所以大概还是有奇妙的预感的吧,不然怎么最近脑子里不停的在转凤凰花开的路口的歌词。

“时间的河入海流,我们终于分头走,没有哪个港口,是永远的停留。”

眼泪能吃吗

我甚至羡慕那些能哭到惊天动地扯着嗓子四邻皆知的人,

因为我已经变成了默默的眼泪掉不停都不会被人发现的胆小鬼。

 

我觉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只要和老爸深聊就会一肚子气一肚子委屈然后巴拉巴拉的哭,真的是控制不住的往下砸眼泪,而且一定是躺着都在流眼泪,必须红着眼睛累了乏了再睡着,然后第二天肿着眼睛爬起来,怎么想都窝囊。

老爸今天说,你要有点成长了。

我真的心里各种粗口,却只能扭着脖子说,你女儿我就是太成长了。

出国申请这个事情,我觉得本来就像个笑话,就是个笑话。我像是活在前后矛盾的悖论里进退不能。我想不顾一切的出去,却又没办法真实的面对那笔高昂的钱数,我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这么轻易的抉择。

这是一条我想走的路,又是我似乎走不下去的路,我知道只是因为自己不够好,可是我真的很累很累,我觉得自己做不到。

混着眼泪鼻涕一起喝药,还是一样的难喝。

真。他。妈。的。难。喝。

有时候知道自己没得选,或者知道自己该放弃做梦,可是偏偏爱做梦,做着梦还瞻前顾后自寻烦恼。

怪自己,只是因为真的没有任何可以责怪,除了自己。

 

我不知道我写这些干嘛,就像我根本闹不清楚我为什么要哭一样。

我是个胆小鬼,胆小的连哭都尽量安静不出声,连难过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出来,大概是一个人这么撑惯了,所以开始习惯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哭。

真想给自己点根蜡烛啊。

且行且珍惜

最近不太平,地球很混乱。爆炸,投毒,然后原本欢欢乐乐的今天四川又大地震,完全在我本来就想东想西沉重的要死的心上压了根稻草。

昨天小海和我说完那个责任和生命的故事,真的把我震撼到了,先是震撼所谓的安全是有多不安全,然后震惊生命的来去可以多么迅速,接着从昨天到今天持续沉浸在莫名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各种乱想八想中,去想那些可能发生还没发生,想那些也许或许可能,想了很多不知道怎么开始不知道怎么继续和结束的事情。

投毒这事儿其实真没怎么shock到我,只是顺便被科普了一下十六年前的铊中毒事件,倒是被那个可怜的姑娘感动到了,深深哀叹命运弄人,外加顺便再乱哀叹了一下中国的医疗。

然后曼哈顿,其实真的离太远了,只能说这事儿没影响到一丁点我对大米国的期待,就是个完全符合米国处理事件的态度和做法。

对了,还有禽流感,仍然对目前报告的感染状况持保留态度,不过今天能上完课饥寒交迫的在家喝到鸡汤实在太幸福了。

 

今天地震的信息还是早上上课时候偷懒刷微博刷出来的,小鹿同学实在是无辜的躺枪了。不过刷了一天整个分组里都还是满满的绿丝带和祈福和捐款,说实话真的很感动。突然就觉得所谓脑残的韩饭到底有多厉害,第一次觉得这些初中高中的姑娘们真心不容易,顶着压力在募款在关注灾情,另一边贴吧还被爆吧被骂。好多人都说哭了,感动哭了和委屈哭了,怎么能不哭呢,你们这么不容易。我是真的被打动到了。

下午开始跑圈界的关注重点就已经回到巴林的沙漠里了,其他的我没看,估计也差不多,灾和难见的太多,感动就会变少关注就会变少,就觉得,还是活在自己的生活里,没有这么多得力气和精力和心思去每分每秒看那些毕竟离自己有些遥远的悲惨世界。生活还在继续,关注的爱的也在继续。

可是这些孩子们真的做到了,每分每秒今天一整天的内容都是那些呼喊和祈祷,不停地在呼唤支援呼唤关注,让我觉得不加入进去做些什么都不行。

有一种回到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高三的尾巴忙忙碌碌的做着练习卷就觉得晕了,抬头看见教室的电视机晃得厉害,后来下课了一讨论才知道原来不是自己的幻觉。那一年也听了看了不少生离死别,有些那么近,总觉得擦边球一样算经历到一点,可是也足以感动。

写的好乱,困了,只是觉得世界真的好乱。

下午看了那么多信息,就觉得实在人生无常,更新了微博和微信,谁都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遇见什么。

且行且珍惜,好像真的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总结了。

 

即使心里再怎么不愿意,也还是要离开

My Secret Rainbow

从小凡家回来就已经10点半,寝室里大包小包堆满了地面,毛毛已经整理不动了,而我的柜子抽屉桌面架子上堆满了东西,打包工作完全还没开始。

滚离交大前最后一天终于去了趟小凡的新家,把李灏的吉他还了,吃到了小凡做的饭菜,那奇奇怪怪充满了药味微甜的红枣枸杞鸡汤。计划中的未完成终于又少了一件。

整理打包,完全就是件全身心折磨人的事情。不停地塞东西,装箱子,整理到几乎虚脱。偏偏从明显的正面白墙上,到抽屉柜子的最深处最角落,总是被我不经意间藏了2年SJTU生活的小东西。

翻抽屉,永远是最催人泪下的事件。触发条件,白羊座一直如此单纯感性。

乱七八糟的堆放,却藏了一点点的逻辑。好矛盾。入学通知书什么的完全不能打动我,偏偏有薄薄的明信片和琐碎的留言。翻出照片,曾今那么幸福的目光。翻出那张早沦为废纸的纸,想了想还是收了起来。翻出荣誉证书翻出中心杀翻出换届那天送的卡片,大大的四个字——使命召唤。我还没有用相机拍下交大的每个角落,我还没有回到313的门口看看那个办公室,却已经没有时间再走一遍那条我最喜欢的夜路。想起一年前,一年半前,那些幸福的伤心的改变的不变的过去的进行的,翻出来的记忆,只能跳过再跳过,不然会直接嚎啕大哭出来的吧。

什么可以再回来的。

什么走了还是会常常联系的。

什么离开了心还是在一起的。

什么常回来看看。

都是狗屁!离开,就是离开了。再没有我的寝室,再不可能通完宵回寝室补觉,再不可能一个人在晚上的交大走很远很远,再回来,其实并没有一个地方是真正属于我的了。

其实很害怕那种感觉,听着你们热烈讨论着什么却插不进话。当一个归来看看的老人,很多看不惯不能忍只能压着当玩笑而过了吧。

vos结束的时候看着ac板很多人在吵吵~本来很有兴致的围观,却越看下去越没有心情。vos的总结就是在耽误中渐渐偏离正道的。所以现在这个时候,导演都没有写,甚至不准备写,那么也就可以不要动笔了,免得累了手。而我,本来想了很多很多情绪上的,技术上的问题,本想分配到两边,统统表述完的,可是在吵闹中失了兴趣的我,还怎么开始我的总结?

当然,作为一个做的很差劲的副导,我也去不够资格去说一些评论,可是公道自在人心。作为仍然是很好的朋友,我不想当面去说什么指责什么,当然我说出来也不会被接受的,可是正是因为朋友,我也不得不开始担心檬檬的未来,她怎么就选了蟹肉棒这样的他呢?!

vos到底好不好?至少在我心里,它是美好的。如果JJ说的那样,他在他的时光机里耗尽了所有,那么路口就是我的时光机。即使曾今愤慨,曾今不满,曾今大大的失误,曾今认为很傻,曾今受不了想逃跑想全部丢掉。可是当看见全场拥抱,当自己的眼泪在结束的一瞬间难以控制,当看到板上有人发帖说,ac就是比学联靠谱,那种自豪、骄傲,让我知道我们终是成功的,至少在现场的大部分观众看来。

可是离开了,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回去那破烂的网速,让我上个bbs都不能流畅吧~~偶尔扫扫版面的新帖子,说几句而已。当bbs被新的一批又一批人忽略遗忘不以为意的时候,关板也是迟早的事吧。

我又在废话了。

离开,就是什么都不用管不用问不用担心了吧。

记忆那么那么多,有些遗憾也好。反正遗憾很多也已经不缺这些了。

从去年vos做到今年vos的本子,翻着想了很久很久,还是决定就扔了吧。看上去的我,就是这么洒脱,其实也许只是想多放下一点罢了吧~

My Secret Rainbow

From the movie —— Echo of the rainbow

4:31

在sjtu还有最后几个小时了。就这样等天亮吧~

can secrets disappear like the rainbow after sunshine?

不想说的再见

刚起床。喝酒唱歌流眼泪的一个晚上。于是眼睛无可救药的肿了。核桃大海= =JJ给了我这么悲剧的一个定语。

其实换届什么的,想想,算是什么呢?即使换完了届,喜欢这里的留恋这里的还是一直一直会回来。老得入土了也还是会回来。所以,通宵才没有成为一个哭泣的盛会,总有人清醒的看着别人醉酒或者痛哭。

如果是去年的大海,可能真的会拼命把自己灌醉吧。

就像梅子说的那样,去年的我们太傻了,歌手之后那个愁云惨雾的包厢痛哭一晚,我们的伤心只是以为这些我们喜欢的老骨头们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要消失不见了。那真的是一夜痛哭,我和梅子,和JJ抱着,一直哭一直哭。看着馒头、平措、JJ、肥羊他们也一直哭。是眼泪的传播力太大么?经过一年,这些骨头还是在,死皮赖脸的被我们喜欢,每次都来。换届一下子变轻松了,心里面突然没有去年的那种沉重,所以我才可以一直笑啊闹啊不让自己哭出来。因为我也会变成死皮赖脸的老骨头回来的。

JJ说,

“昨晚换届,跟自己最没关系,却也是最有关系的一次换届。

作为老人出席,本来只想看看热闹吐吐槽,你们竟然一个个上来感谢我感谢我

感 谢你妹!”

我也谢你了,因为U deserve it!

大会途中有时候眼泪飘了出来也活生生憋回去。大海的忍耐力真是越发的好了啊~在逸夫楼的时候,坚持到最后还是弱了,看到PPT写的“千年板二”就不能忍了,接着就提军晚。。。军晚啊~真的是我最不敢想的点啊,所以上去说话也一字未提,那么美好的记忆,想起来就会泪流满面了吧。

大海终究是没有定力的人啊。大海是眼泪通天的人。凸(艹皿艹 )

和去年一样去了添欢夜谭,我坐在和去年一样的沙发上看着外面黑黑的天,时光变迁,人不再。我就知道自己熬不过这个夜晚的。拿着手机和杨叔叔发消息,去年他在寝室悲情的通宵,我在包房外面的沙发上静静坐着等天亮,去年我安慰他,今年求安慰还求不来。

王名晖在我边上小坐了一会儿,问我在中心有什么遗憾的么?我笑了,当然有啊。

(cena想到这个又tmd眼泪出来了。跳过这个。)

其实从吃饭的时候开始我就在找酒喝,我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如何,不知道酒醉是什么感觉。一直想要把第一次醉酒放在换届这天,像当年的酱紫一样醉掉。可是没有人来灌我酒,也没有人不让我喝,我又怎么醉得了。好像一直在喝,可是啤酒,怎么喝得醉呢。

一直撑着没让眼泪崩盘,然后串门的时候被月月抱着,小小的身躯在我的怀里颤动,我的眼泪一下子就上来了。不想憋着了,也忍不住了。这一夜通宵的第一次痛哭。

鼻子堵着唱歌,唱歌,唱歌。然后跑去外面的沙发哗哗的哭出来。我知道自己还是个很弱的人,需要眼泪让自己好过一点。

所以,斗斗你是有在看我的blog吗?!所以你知道我的很多眼泪其实是因为放不下。一样的时间地点,可是他竟然都没来参加换届。即使想过很多遍,还是想不到会这样。就像我和JJ说的,真的一直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后来再哭,是和JJ坐着唱歌的时候。他告诉我zw和她男人又分手了。他说他的遗憾,说觉得我们好可惜。然后眼泪。然后我们互相劝解放下。他说他没哭,才不信呢,明明用手背擦眼泪了。

等一夜的勇气,还是要给自己一个交代的。想问的为什么,即使他没来,我也要问。留着眼泪发的消息,等到醒来竟然不敢开机。怕回复,又怕没有回复。最终是没有反应的,像我问的问题一样,等来这样一个没有结果的结果算什么呢?就当这个插曲不存才,什么也没发生过好了。

谢谢斗斗你发消息安慰我,放下放下,我会放下的。总有新的生活要过,而且要好好过。

不想说的再见,在这个临近毕业的时候冒出来,反正不会是再也不见,而是期待再次相见吧。

一切都会好起来,比如我肿得像核桃一样的眼睛。

接下来,VOS加油!~

说再见的路口

是不是最后

周四晚上站了一天机位,歌手顺利结束,却累。身心俱疲的累,安静的收拾机器和线,甚至没有上台和大家一起合照。当初那么激情那么high的样子,好像一去不复返很久很久。

看见他,也不过是远远的,连个招呼也没打。

站到两腿酸疼,撑着笑脸吃完庆功宴,第一次落寞的一个人安安静静走回寝室。夜里11点半的冷风,吹得我在路上瑟瑟发抖,抱着双臂,几乎迈不开步子。似乎是第一次没有和大家一起去通宵,临走前WMH很大声的说,大海考试加油!我笑着回头,然后继续慢慢走。我告诉自己,周六要考试了,要好好休息,要认真复习,不能贪图一时的欢乐。

可是那样冷冷的默默地孤孤单单的慢慢走,还是哭了。

我怎么会完全忘记不去记起?去年此时,几乎一样的累,一样的难过,因为换届,因为喜欢的一群人要走了不见了。还是静静地收拾机器和线,还是提不起精神的庆功宴。可是,去年有一个痛苦流涕到眼睛肿似核桃的通宵,去年有整个包厢的人对着我唱《大海》,去年有一直被我敬佩的你们反过来敬我酒,去年有眼泪不能自持,去年有感动和莫名奇妙的哭泣,去年有最终没有机会完成的承诺。去年有你,去年有那个傻得离谱的国王游戏,去年有我们交集的开始。可是今年,这些都没了。我这样一个人吹着冷风,想起小朋友们,那样担心,又想起小海说,不要那么高要求啦。

担心和伤心,哪个更多一点?我也说不上来,只是眼泪流着流着总要擦干净脸上的痕迹,开寝室门的一刹那,我还是那个开开心心的人。

晚上大哭果然是不好的,于是周五眼睛微微肿了一天。

周六的早上起个大早,那个很没有底的专四,听力考得我有点抓狂。跑去JJT的时候看见熟悉的一个个人,却突然心安了很多。原本想着这是我最后一次做机位摆弄机器的机会了,却还是去了后台第一次做起了话筒。一直觉得没能在走之前好好做一次水源是个很大的遗憾,可是自问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如此重任,我还是没有勇气扔了专四来应对的。

明明如此忙碌,却还是不经意的看着某个侧影背影发呆几秒。其实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有的感情这么难放下,明明可以更释然一点的。檬檬说,你们交流起来好自然。呵呵~自然么~到底心里怎么难受,谁知道呢。

谁知道呢,小畜生你又为什么这么执着?刚打开的手机只好再次关闭信号,只是害怕什么。

扫地拖地搞到很晚,很累很累的完全不想多动一下。当所有人收拾好准备一起去吃饭的时候,我还是打了退堂鼓。那个时刻,真的只是想一个人再次静静听歌走回寝室而已。会再次被冻得发抖,也许也会再次走着走着就哭了。

心里悄悄地想,你会不会看见我很冷得蜷缩着的背影,你的心里会不会也难受一点点。

没想到的是亲爱的你们会转过头来找我。谢谢XW的飞车,谢谢美人儿请大伙儿吃烧烤,谢谢小海去买的百威,谢谢你们会放弃那个大饭局。在XW的车后面放肆的大笑的时候真的觉得好幸福,有人陪伴的幸福。想起这些的一瞬间,满眼的泪,再快速的逼自己把眼泪吞回去。

离换届还有33天。不对,还有32天。有些放不下的心里话和问题,借酒壮胆也好,我一定要问掉。

是不是最后呢?是的吧。如果vos的话,我会站在哪个位置看完整场演出然后泪流满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