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似有话说

前几周,甚至前几天,还满腹心事呼之欲出,就差那么一丁点抱出电脑的动力,突然今天在打开wp的时候,对着空空的标题栏一下子想不出自己要说什么。

来没有烤翅的烤翅城整三个月了吧,满满的熟悉这里的人事物,奔走在路上和楼与楼之间,在学校的草坪上排队拿free food,冒雨狂嗨的现场live听不完,开车开出新奥尔良市区去逛超市。

好像全部都顺利的在进行,又似乎还有太多还在经历,还在期待经历。

厨娘属性发作起来简直强迫症,家里的压力锅用起来越发得心应手,鲜奶小方芝士蛋糕都做过了,烤红薯烤鸡翅不在话下,蝴蝶酥腰果酥也能轻松驾驭,我倒是真愿意天天洗手作羹汤,可是被上课考试due和姨妈折腾的死去活来的时候,也真是一头倒在床上起不来也不想动弹。

老张生日会恰逢期中考,每天醒来被图频轰炸的日子,简直无心复习只想刷网。把生日会的频从头到尾刷了n遍,还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只觉得这么好的一个人,喜欢上真的三生有幸。

房间里贴着老张的大海报,每天每天的看也不腻,内心脆弱起来倒也是对着那张脸哭得抽噎,总觉得这日子还是少了点什么的。好像太过独立什么的,真的会让人失去很多接触温柔的机会,又偏偏心里最最温柔的那点地方全留给了为之,把自己装点得铜墙铁壁无所不能一般,才有力气笑着应对世界的冷漠。

周五去graduate students party,灯光昏暗音乐震天推杯换盏,这么热闹的环境却还是觉得挺孤独,那种融不进去的感觉,在周围的小伙伴都四散之后显得格外突出。我挤在人群中,穿着小高跟和露肩吊带的小黑裙,不认识所有人,没有人来和我说话我也强撑着一点好奇才保持微笑。

以前垣儿和我讨论过,去酒吧有什么意义。当时好不理解的觉得,说话都要扯着嗓子买酒还更贵,真的很没有意思。现在却隐隐有些能理解那种狂欢和放肆的意义,喝酒让人变得轻松,音乐让人随意扭动,这个混乱又昏暗的池子里,只要你能肆意的跳就能吸引最后的目光,又或者只是发泄的跳动,释放一些平日匆忙里的压力,把前脚掌踩得生疼,却觉得跳走了一整天吃下去的卡路里觉得尽兴不已。

周六第一次去过印度的Diwali节,吃下辣的胃疼的红咖喱鸡,明知道那股子辣戳中了胃甚至要不适得痉挛起来,却抵不过舌尖上的爽快,又或者是唤起了在医院食堂那碗每次吃每次爽每次都胃疼的辣肉面。

时间不过是教会我们去冷静的面对回忆,却从来无法抹杀记忆深处的那些东西,哪怕是从来不知道要怎么炒制才能激发的味道,也固执的藏在味蕾中,时不时的跳出来拉扯一下心脏。

中国人在吃这件事情上的磨练,简直赶超别国甚至整个大洲的历史。

所以去亚特兰大的时候完全屈服于煎饼果子豆腐脑生煎锅贴豆浆油条,更别提什么三鲜砂锅酱爆猪肝煲仔饭烧鸭蹄膀了。任你炸鸡再好吃呢,还是压根比不上我一盆香菇炖鸡啊。

好想亲手准备一桌饭给老张吃。

(画风一下子又不对了。。。

奥尔良烤翅

新奥尔良没有烤翅。

但是新奥尔良有炸鸡。

以上~是我来了之后第一个星期对着学长反复确认n次的回答~

除了炸鸡,新奥尔良有French Quarter,有Café du Monde,还有Tulane,和大草坪的free food+live music,当然现在已经Katrina十周年了,Hurricane Season今年很给面子的无风无雨。

好像可以把这里的生活总结的如此简单,尤其上课之后,做门口的bus或者street car去学校,上完课再顶着大太阳回家,很快就要把肤色晒成棕色,想想也是有点心塞。于是弥补性的做一顿丰富的晚餐,边吃边聊边看电视,放一部电影给自己找个借口要have a rest,所有人都爱可乐,于是免不了也来一罐。

跟着博士说,好虚好累好烦,我要喝杯可乐放松一下。

早上上课上到一半,收到生统小米给发的邮件,抬头一句Congratulations,我简直惊喜的要从凳子上跳起来。好吧,其实谁知道两年后的情况是怎么样呢,至少给自己一次机会,有一个更明确的奋斗目标也好。

其实真的喜欢这样简单又规律的生活,放松的时候可以躺着,忙碌的时候可以累着。

深吸一口气,Hola NOLA!

1219445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