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的机票

又是一程北京往返,也不知道是为了出差而顺便考试,还是为了考试而顺便去看看已婚少妇毛~顺利通过了CNT考试的这个周一,考完试看了场还不错的罗小黑战记,吃了盘还算鲜美的三鲜水饺,经历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又一遭意料之中的飞机延误。

现在是晚上10点07分,嘿,好巧。

12个小时前的这个时候,我在北中医的教室里表面镇定内心紧张焦虑,课间休息的时候也没敢第一时间去听新歌,说不清是因为太担心考试还是更担心歌。

“你说你好累,也许我们并不适合”

在安安静静的机舱里,耳机里循环着这么首苦情歌,竟然也是忍不住涌出眼泪。很多很多的事情,想起来,那么近又那么远。比如喜欢一个人,比如期待一个人,然后又失望又难过又感慨的说再见,在之后很多个日子里,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的,无法安定下来的心。

周五的时候和毛躺着卧谈,很认真的聊感情的问题,比如找一个人和错过某些人,比如是否错误的放弃了那些曾经的可能。

我还记得和cr分手之后,我一度检讨自己,自以为成熟理性的选择,还是冲动让我那么快选择了放弃。可是好几年以后,这个毛病似乎还是没有变。只是我觉得不在同一个频率的人,我也不愿去将就罢了。

何必。

但是孤独的时候又还是一样,有那么一分钟,难过的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哭。有那么多的机会摊开在我面前过,缘分罢了,总是差了那么一秒。

那时候我也说过,我好累,我们并不适合。

一个字一个字,就把这种几乎腐烂的旧回忆全部倒出来。那时候我发的邮件,整整半年没有收到回音,那种默认的接受,却让发件人我难过了整整半年。

听着歌我就要忍不住去想,他有后悔过嘛,他有难过嘛,他是不是也这么感叹过,是自己不好。

想多了。

连小畜生都要结婚了。所谓的孤家寡人,总是越来越少的。

考试还剩一门生物医学,好难啃的大头,想立个flag在10月底考完,却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顺利通过。

或者说,通过之后呢,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能和安琪一样上船去走走世界,也不知道要不要再回美国去读个博士,再经历一遍校园,也再经历一遍异国他乡的孤独寂寞。

长大,除了接受许多的迫不得已,就是接受一个孤独无依的自己。

我的自傲和不甘,不允许我把脆弱和难过都寄托到另一个人的关怀上,我总觉得那是更可怕的选择,那种太容易被击溃,让雪山崩塌的恐惧感。

悲观的乐观主义,好像陷入了自我悲叹的死循环。

算了。先把眼前的考试考完吧。

追梦的少年为自己的梦想负责,我也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好运莲莲。

夏日大航海

等了七年的约定,终于在这个夏天扬帆起航,我的少年终将称王,乘风破浪。

月初的首场,我以为我会哭,结果那么冷静自持,我以为他会哭,结果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全场用燃爆的节奏和欢乐的曲子来掩盖那份激动和感动。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像是泪腺延迟爆发,因为一段简单的朋友圈描述就扯起被角来擦眼泪。所有的感情那一刻都是为了我的船长,站在风口浪尖,站在所有的期待和注视下,无所畏惧,独立态度。

演唱会的结束总是伴随着失忆一般的怅然,然后在陆陆续续的视频里捡起记忆里让人震撼的鼓点。

后来我想,之所以那么淡定,可能是觉得自己像个旁观者,有种脱离现实的第三方视角感,看着那种喧哗和吵闹,心里想的全是,这个孩子长大了,这么多年,我看着他,为他哭过笑过,所有的一切都值得,所有的一切他都配得。这种持续脱离现实的感觉让人无法全身心的沉醉其中,虽然也尖叫呐喊,也激动感动,却实终把持着一点点的疏离感,看着他,只觉得终于啊终于,真好。

首场对于我来说,虽然完全没有拿应援,虽然歌曲应援喊得七零八碎,虽然最后的小小礼物没能大合唱出来,但是很满足,刚刚好的满足。唯一的遗憾,是觉得那么些微的不甘心和可惜。那些年一起看他,一起爱他,说好了要等他的演唱会来看他,曾经一起热爱的小伙伴们,纷纷消失在了生活里。蕾哥,窗哥,米达,还有兔子,还有很多很多我都叫不上名字的小伙伴们。那么热爱,那么确定,确在终于到来的那一天,无法赴约。可能已经忘了,淡了,远离了。我懂,我也理解,生活总是有那么多的压力,推着你压着你,有了新的目标和方向,有了新的目光关注点,生活里多了很多其他,或者其他什么原因。这都正常,有一天我也会这样,而我直觉得可惜。

说好一起走,却还是分了手。

不过如此吧。

船长说,这是一艘无法回头的大船,有一天你们会下船。

我们在下面喊着不会不可能,永远不下船。

可是他是通透的,他明白,他看得清,那么多说着永远的都会离散,无一避免。

我知道他明白,也心疼他明白。他想了那么多,也还是努力那么多,然后笑着说,没关系,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来看我。

谢谢你们曾经那么炙热的爱过我。

 

我也谢谢你。

谢谢你这么多年的坚持。

谢谢你展示给我这么多的努力和爱。

谢谢你让我骄傲自豪。

谢谢你让我感动又幸福。

只因为认识了你,喜欢你。

 

生日月白羊

生日月,冬去春来的日子,好像总是我的激素不稳定心情不稳定情绪爆炸的一个月。那种哭起来需要张着嘴仰着头大口呼吸,眼泪不值钱的随便什么事就能哭得停不下来。

上海的阴雨天终于好不容易过去,阳光灿烂的上周,整整加班了一整周。心里的压力负担总是压着我喘息不能,总是多想,总是思虑太多,总是羡慕,总是行动力差。

人,总是不满足的。

其实那种羡慕永远存在,又总是梗着脖子想出点这样那样的缺点不足,或者挖掘出这样那样的不对不能,想藉此安慰自己,别人那样其实也并没有特别好啊。自欺欺人式的安慰,比假装不在意和无所谓更劣质的虚伪。

应该更坦诚一点,对自己,坦白羡慕与期待,明白有多期待才能有多努力,哪怕的的确确在那些看似美好背后也有很多很多的不完美和苦兮兮,但是每一种选择都有选择的理由,并且背负选择需要承担的所有。

试着早起,努力看书备考,不论走什么路线,至少要给自己多一种选择。

还好阴郁的天气里,换了宽敞又阳光灿烂的大屋子,可以在醒来第一刻晒到暖暖的太阳,可以听着附近学校上学的孩子玩闹和早操。

内心还是不稳定,但是强迫自己定下目标立下计划,生活需要推力也需要限制。

有得有失,有失才有得。

世界是平衡的,需要奋力奔跑才能前进那么一点点,生活里期待的东西可以很多,喜欢的事物可以很多,但是所有都需要选择,不可能又轻松自在又家财万贯。

轻松是自己选的,压力是自己给的,生活是自己规划的。

要努力呀,像小羊一样。

要做自己啊

2019的第一个月,感觉匆匆忙忙就快过去了,芝加哥的音乐剧,去北京见多啵和啾啾,年会会会会,好奇心音乐会,三星乐享会,然后后天出发去苏州团建。

整个团队随着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正失败而飘起了隐约迷蒙的愁雾,谁都怕下一把刀就这么突然砍到自己脖子上。可是好像并没有什么办法去阻挡这把刀,或者说完美的预测和准备这种突发,那就只能怀抱着一丝丝侥幸,让自己继续把工作按部就班的做下去。

呐,真的也不用这么忧心忡忡……吧?

 

又开始看N的考试,也许带点不甘心带点不服气又或还是向往更富足更自由的生活。权当是有效期到期前的最后挣扎吧,希望自己还是可以挑战一下,说不定呢。

 

上周日去看兴,那样的舞台,短短一个半小时,总是不满足的。散场的时候身边每一个擦身而过的姑娘都在哀嚎,那种过度满足后的空虚和失忆,突然带着点烟火气,让我怀念了。我可以全程保持表面的冷静,全为了隐藏内心翻江倒海的激动和狂喜。他说演唱会的时候,有那么一刻觉得什么都值了。

 

可是这两天又开始接连被虐,我的兴,心思细腻敏感,他不怕失败,却伤心最初的粉丝没办法看到他站上梦想的舞台。云酱说无法理解你们莲池的情感,我今天和同事聊到这个,我想尽办法去解释这种互相的依恋,说着说着也还是词穷,因为感情这个东西真的很神奇,无法用一言一语来简单概括和归纳。它需要用心去体悟,去了解,在这一年一年里看他有多不容易,去想他的心里有多单纯有多累。

 

在namanana的世界做自己。

这大约是他对自己说的,也是告诉所有人的处世法则。

做自己才够真实,才不后悔,才快乐,才满足。

 

希望我的小羊也做个开心的自己。

希望我的2019也继续做更开心更优秀的自己。

大约就算是29岁的新年愿望吧。

 

懂事的委屈

最近有点丧。

为什么呢?嗯,大约是因为下雨下了快半个月都没有太阳,上海的阴冷潮湿让我有点想念佛州的阳光万丈了,也许是每天下班回到自己的小房间让我有点想念塔城宽敞的一人居了。

上周六去参加Language mix的活动,聊的很开心,还意外遇到了来自塔城的姑娘!在美国都每人晓得的地方,回来上海竟然还能遇见,厉害了真是!

人也是奇怪,每天说着中文反而开始想念英语会话的感觉,用英语讨论这个那个天上地下,和各种国家的小帅哥们聊天,谁能不喜欢呢?

周日就比较风雨凄凄,来公司加班,一个人去看了狗十三,一句话总结观影感受就是,不想生孩子。

故事很简单也很平白,像每一个人的青少年,墙上的艾薇儿海报,宽大单一的校服,然后永远温吞又有意见的爷爷奶奶,叫嚷着让你长大一点懂事一点的大人们。

长大真的好痛啊。

微博上看到说,如果人生来的任性值是100分,长大的过程中就是这个数值在慢慢倒扣。长成一个成熟的大人时,变得懂事,变得世故,也许变成了自己小时候最不想成为的那种大人。

李玩太惨了,我确实还很幸福。可是我这么幸福,也找到了很多共鸣,无法不垂泪。

因为从小懂事,从小乖巧,从来都不吵不闹,看到想要的东西也只是和妈妈说,我们下次等有钱了再来买。想起还在塔城的时候有一次和妈妈视频,妈妈说,现在想想当年应该让你学种乐器的,我几乎一秒就哭了出来,我说我小时候那么多想学的你们都不让我学,眼泪说着说着就哗啦啦控制不住。然后妈妈说,这么委屈啊。

是啊,好委屈。

每一句夸奖懂事的背后,真的好委屈。

可是走出电影院的时候我又想,如果一个孩子被高高捧着不施加一点压力的保留100分的任性,那他长大成人后,会不会还是个好的成年人呢?

成长,真的很难,很痛,很坎坷。

养育一个孩子,要多大的时间精力,和勇气。

 

小兴说他不开心,不喜欢自己,要学着去喜欢自己。

早上看到的时候眼泪真的飞快,我知道这最后会是篇让人流泪又备受鼓舞的信,但是忍不住要为他心疼一下下,就一下下。

毕竟他面对这么多,压力太大责任也太大,他的心里是艺术性的,是世界。

欲承其重,必承其痛。

就是如此吧?

 

祈祷明天客户赶紧把排除条件发给我,真是等得头秃。

欢迎回家啦

2018年,做的最大的决定就是回国了吧。

这个朋友们纷纷移民,羡慕出国羡慕绿卡,家长们也觉得国外的月亮更圆的时代,我却扔了佛州的养老工作,回国了。

说实话我也忐忑,这是不是一个好的决定。

谢谢我的爸爸妈妈,不给我压力,而给我独立决策的人生,自己的人生需要自己做主,才能不为任何对错找借口转嫁责任。所以既然年轻,那就勇敢一点吧,我这么想着,然后和Lory说,我不续OPT了,我要回国去。

 

回国,不是去,而是回,这大约是归属感最终的解答吧。

所有认识的朋友,学生也好,工作也好,绿卡也好,公民也好,所有人的根都在国内,所以永远是回国,而不是去中国。

总是挣扎的,哪怕在繁华的城市里,生活安定又顺遂的,说不羡慕是假的,却觉得还是有不得已的挣扎。我也是,在孤独和寂寞里,隔了十几个小时的牵挂不舍和担心,自己生病了委屈了难过了都不敢泄露出丝毫,却在发现家人对你隐瞒了健康和事故时,生气和担心一起跟着眼泪爆发。

在美国三年,小心翼翼的连病都不敢生,可不是嘛。

我相信哪些舒适和安逸,自由和美好,都可以在美利坚的土地上畅快滋长,我也觉得如果生活里不是一个人孤独支撑这么久,我也愿意留在那里继续努力。

说起来,好像又回到了孤身一人的寂寞里。

 

又是一个人的一年,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开心一个人难过,下班回家对着空房子一个人哭唧唧的时候,觉得真的很没意思。吃饭都找不到好馆子,也没有可以约饭的小伙伴,这种空旷的寂寞,从来没想到会这么难过。

二月爸妈来塔城一起过年,三月回国路上被滞留在波士顿,教会的朋友突发急病住院手术,心里的抑郁因子瞬间滋长,让人觉得一刻都留不住了似的。

如果有人可以说话可以沟通可以一起看电影一起去远行,这之前之后的一切可能都不会发生吧。可是爱情,太过玄妙,不想委屈自己,不想将就,不想因为环境和心态而做出某些选择而不是心动。

想想这三年来,不是没有机会,甚至是直接绿卡的机会,可是心贴的不够近,让我觉得不值得不必要,也许是把自己锁了起来,拿着心里的标准去期待一种太过理想的生活和感情,而不愿意在谈不来和说不通之间,勉强接受。

 

所以到底是自己选的自己的路,感情和工作,一样。

 

上上周,多啵来上海开会,见面吃了顿饭。她说,你回国之后感觉好像开心了很多。

我说,是啊,每天都好开心,虽然工作也有头疼的地方,但是有好多好吃的,好多朋友,有家里人一起,每天都好开心呢。

 

喜欢的人,没有变,和他的心一样,还是那个他。

云追星了三年,终于能回来狗现场了,可是心高的崽崽跑去北美发砖,我也是一口血喷出来。不过还是欣慰大于惋惜,因为看到他努力到更高更广的舞台,除了骄傲自豪,也只能振臂高呼了。

他好像总是那个能量源,看到他,告诉自己要努力,要坚持,看着他,告诉自己好好工作加油赚钱才能见他。很多幸福的时刻只是看到他笑了而已,虽然虚幻又遥远,却让心里真切的暖起来。

想对他说的话很多,又很少。

描述他的好,太多,又词穷。

当追寻变成一种日常,好像自然而然的心态平和,柔软绵长。

 

他不会认识我,也不会知道我的迷恋和爱,我既不敢想也的确不愿找这样一个男朋友。他对音乐的执着和信仰让人心生敬仰也心生畏惧。他的执着,值得时间最美好的褒奖,值得所有他想要的鼓励和奖赏。但是他的自律自觉,强硬执拗,不适合生活。

生活需要一点糖,看他开心看他笑就够了。

 

工作渐渐走上正轨,睡个饱觉起床上班,和同事打趣/讨论/一起头疼,在不怎么样的盒饭中找亮点,在前台拿快递说谢谢,趁着项目轻松提早下班去看场一个人的电影,三五不时的和陈大梦约个饭。

都好,真好。

 

 

桐叶金满头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总是需要些奇妙的巧合和机遇的。我也说不上为什么,那通让我觉得挺差劲的面试竟然能给我换来个意想不到的offer,大约这就是常说的,时候到了。

一个人开车开这么远的路,带着整车的行李,有一点点激动又更多一点点紧张,在10月的尾巴上,南方的气温还热的降不下来,我告别了路州的朋友们,踏上了所谓的阳光之州,Florida.

有工作总是好的,虽然想住个漂亮的小区很贵,想住个1b1b很贵,添置添置家具,布置一下房子,第一个月的信用卡账单真是很不忍直视。可是总还是开心的,蚂蚁搬家一样吭哧吭哧的搬东西,或者满头大汗的摸黑拼床拼柜子。心里总还是舒心,因为这个家,是自己的小窝。

上周赶上大降温,周一起床我对着窗户玻璃统统冻住的车子一脸懵逼。啊,原来sunshine state也是会冷的啊。可是这两天马上又最高温度快20°,真是冬天么?

买了书柜买了茶几,嗯,还差个饭桌就基本能迎接爹妈了,其实还想很多,电视柜,床头柜,电视机,巴拉巴拉,一个家,怎么都不够的。(嗯,还缺个陪我赖床躺沙发打滚玩闹的男人,or大狗。

喜欢的小甜越来越好,越来越让人放心,知道他保密局长,也知道他忙着工作,有很多的要忙,这样很好,如果好好照顾自己吃好喝好睡好,就完美了。再偷偷谈个女朋友吧,在你累的时候会逗你,在你不开心的时候能抱抱你,做所有我想对你做的事,支持你包容你,爱你。

突然热泪盈眶,怎么了我这是,大概是真的爱,所以想起他走得这么难还走的这么好,真的喜极而泣吧,希望他可以继续这么好下去。那些风风雨雨都不怕,因为软弱如我,却如此坚定的,支持你,一直一直。

成功了,才能站在山上看low们啪啪打脸啊!

毛毛上个月结婚了,白纱红裙,拿着我送的包包收礼金,幸福的样子。小海也订婚了,明年结婚。

看,我爱的人们幸福又开心,我就能感动得眼泪控制不住。大概整个太平洋都是我哭出来的吧。

大佛州的秋天/冬天很漂亮,回家的路上有各种颜色的树林,满地金灿灿的落叶让人忍不住想翘班去踩一踩。

下班了,一切都好,明天希望也是。

你们都要好。

这就是命啊

两年前,坐在虹桥中心公园的小花坛上,凑热闹的人寥寥,安静的看着黄磊穿着连体工装服从面前小跑着过了两趟。当时我想,这会是个什么样的节目呢?有点好奇,有点忐忑。

那次见面几周之后,在梅奔偌大的场馆里,红玫瑰的娇艳胜过所有鲜亮的彩灯,远处的追光直直照亮我右后方不远处的那排哥哥们。我在满场的尖叫声里想,啊,有很好的哥哥们,至少是个很开心的节目吧。有点兴奋,有点激动。

第一季第一集的时候,提前好几天和老妈唠叨让她记得看,我还记得播完第二天和老妈视频,我妈和我不停的抱怨。

“太好笑了,大晚上的笑得我都精神了,觉都睡不着。”

我满心的欢喜,太棒了,原来不止我一个人觉得好棒。像是早早的埋了颗种子,浇水施肥守着等着,不知道会开出什么花,甚至不知道能不能抽出苗。但是好像一夜之间,嫩绿嫩绿的细芽向着天空伸展开,尖头带着露水,枝上缀了花苞。

第一季还没结束,我就成了时差党,从此隔着太平洋隔着十几个小时的时差,鸡条又成了另一种形式的骄傲。

到同学家聚会,吃饭的时候开综艺看,提名极限挑战总是全票通过没有异议。认识的所有人都说好好看,每次看都能像看第一遍一样笑得停不下来。一群平时做实验码代码的博士学霸中,我这个渺小的学渣突然因为精通了一个节目的所有正片、花絮、幕后、八卦,突然有了别样的存在感。

“第二季什么时候开始?录了么?录了几集了?这次有谁来做嘉宾了?”

把第一季从头到尾看过太多遍,看着微博上各种怀念鸡条背金句的文字,脑袋里就像放电影一样马上对应出人物场景画面。某日在油管第n次复习的时候,突然被推荐视频吸引了,原来我喜欢的鸡条不光有英文翻译版,还有日语韩语泰语阿拉伯语翻译。去截了海外饭的评论翻译了放到微博上,骄傲又自豪的炫耀出来,让喜欢鸡条的人知道,就算语言不通,就算翻译局限,一个好的节目也受到了那么多外国友人的喜爱。

终于盼着熬着等着,过了一门门final,战斗完一个个deadline,众所期盼的第二季终于登场了。家里的电视终于配上了国内带来的盒子可以看直播了,于是我们家周日的客厅娱乐变得格外规律。喜欢赖床的我早早的爬起来守直播,看到直播快结束室友也起床了,于是一边弄早午饭一边问我这一集的情节然后看着花絮直接等重播。也不知道是家里的网络太不争气还是直播实在太卡,永远没办法顺利的全程看完,于是等到重播也卡得结束,油管上的官方高清版也差不多放出来,午饭的必备项目就是哈哈哈哈这就是命了。下午也放弃了好好学习,捧着手机还能继续回味花絮和精彩片段,微博上的国内基友们都能激情的战斗到后半夜,每次刷新总觉得还能看到新的梗。

窝在沙发上,找个舒服的位置,就这么消耗了整个白天,可是总觉得一点也不浪费,反而格外充实又有力量。

室友某次晚上回来吃着晚饭又开始复习,看过很多遍也还是能夹着菜笑到厥过去,理工博士提出了个很哲理的问题,极限挑战怎么能这么好看呢?

我们这群海外党真情实感的讨论过很多次,最后都变成“我最喜欢的一集/情节”大汇报。每个人心里大概都有自己所偏爱的段落,却永远说不出来哪个是最好。

因为所有都喜欢,所有都美好,久经回味越嚼越香的那种。

因为遇见你,这就是命啊。

 

亲爱的小孩

春天的时候站点出了点问题,先是彻底崩了后来又怎么都登陆不了,也许是上天有意,非让我把整个春天都过得温吞。又过去半年,这才偶然间成功登陆,草稿箱里的年终总结躺过冬天春天到夏天,还是只有那么只言片语,再也想不起那些非要补充不可的句子和心事,只能慌忙的改一改日期,草草发布。

一个不负责任的我,好像经常这样半途而废。

我实在是怕,怕再这么墨迹下去,下一次再等发布,真是要到猴年马月。

每次都标题苦手,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这五个字,我亲爱的小孩们。好像不管是喜欢谁,在什么圈子,小孩这两个字都是我心中的称呼,比如已经儿女双全的莱胖,比如老张,比如兔子和娇羞,比如来来回回出现又离开的那么多人。大概是有些执着的想要表达一种爱意而已,我永远只是那个旁观者那个过客,有些冷感又漠然的深爱着。

我好像是说过,我找回了兔子和娇羞,可是我有没有说,有些感觉是找不回来的。好像以前无话不谈,以前时时刻刻都在聊天,现在却一问一答再也憋不出第三句话。我不知道她们俩之前是否还好,只是隔了时差的我,和她们,像是没法在有限的时间里再畅谈不眠了。

总是有些想念的,那些互相祝好的日子,我总是留恋那种被记得被惦念的感觉。可是我们身边的过客总是那么多,她们似乎已经成了我的过客,和米达她们一样,反之亦然。

总要认真的生活,怎么能把自己一直活在虚幻的喜好里。我好像很清楚这事情,又沉浸其中,只是端庄自持,说自己还是个冷静的粉丝而已,说繁琐的生活总要有些美好的东西来填补。

毛要结婚了,10月22,莎莎也在同一天。昨天六一儿童节,朋友圈刷了一堆的小朋友,初恋的那个z也在晒女儿。总是有些唏嘘,有些人把生活节奏过得那么紧凑,我却还是旁观着,游荡着,散漫着。有时候有些羡慕,至少他们有那么明确的生活目标,好像什么都轻易决定然后按部就班。

没有计划的生活,一盘散沙。

刚刚和德国的蛋蛋聊了好久,聊女朋友的问题,其实我是惊讶的,我以为她该是和我一样姨母心得粉,结果竟然全然相反。不接受不开心甚至无法直视,不理智得我几乎无法理解。

大约是有些爱无法放下,只能彻底扔掉再也不敢见到?我不知道,可是我心里的他永远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这个小孩会站得高高的,过自己的生活,爱他爱的人,开心的笑。

比起希望他好,我只希望他开心,开心就是最好。

突然想起出国前老妈和我说的话,我们永远是你最坚固的堡垒和后盾,我们支持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我们相信你爱你,受伤了难过了都不要怕,哪天你闯不下去了要回来,我们也都还在。

致,所有,我亲爱的小孩。

致见字如面

IMG_7497

回来NOLA已经一周了,身体和灵魂却好像还在眷恋那个天天雾霾的地方。腰疼,眼睛疼,头疼,全然还没进入新学期好好学习的状态。

播放器在播荔枝的新歌,回家路上,每一个音符都能砸到心里的喜欢。总有些懒懒的提 不起精神,什么时候能把这篇迟到很久很久的年度总结写完我也不知道。只是把眼睛都哭肿,也觉得时间太快,飞的猝不及防。

磨磨蹭蹭,年都过完了。

2016的美利坚

如果要想一想这一年里都做了什么,脑子里近乎一片空白。在新奥尔良几乎浑浑噩噩的上课和犯懒,去休斯顿觅食,去奥兰多撒野,大约最忙碌的事情是在张老师的诊所打工,最值钱的家当变成了一辆上了岁数的老车,最顺利的事情是安稳的做完了Practicum,最难以言语的是换了新窝。

是不是年纪大了,这样的年复一年会变得特别快,快到还没从上一个跨年里反应过来,就似乎穿越到了下一个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