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家啦

2018年,做的最大的决定就是回国了吧。

这个朋友们纷纷移民,羡慕出国羡慕绿卡,家长们也觉得国外的月亮更圆的时代,我却扔了佛州的养老工作,回国了。

说实话我也忐忑,这是不是一个好的决定。

谢谢我的爸爸妈妈,不给我压力,而给我独立决策的人生,自己的人生需要自己做主,才能不为任何对错找借口转嫁责任。所以既然年轻,那就勇敢一点吧,我这么想着,然后和Lory说,我不续OPT了,我要回国去。

 

回国,不是去,而是回,这大约是归属感最终的解答吧。

所有认识的朋友,学生也好,工作也好,绿卡也好,公民也好,所有人的根都在国内,所以永远是回国,而不是去中国。

总是挣扎的,哪怕在繁华的城市里,生活安定又顺遂的,说不羡慕是假的,却觉得还是有不得已的挣扎。我也是,在孤独和寂寞里,隔了十几个小时的牵挂不舍和担心,自己生病了委屈了难过了都不敢泄露出丝毫,却在发现家人对你隐瞒了健康和事故时,生气和担心一起跟着眼泪爆发。

在美国三年,小心翼翼的连病都不敢生,可不是嘛。

我相信哪些舒适和安逸,自由和美好,都可以在美利坚的土地上畅快滋长,我也觉得如果生活里不是一个人孤独支撑这么久,我也愿意留在那里继续努力。

说起来,好像又回到了孤身一人的寂寞里。

 

又是一个人的一年,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开心一个人难过,下班回家对着空房子一个人哭唧唧的时候,觉得真的很没意思。吃饭都找不到好馆子,也没有可以约饭的小伙伴,这种空旷的寂寞,从来没想到会这么难过。

二月爸妈来塔城一起过年,三月回国路上被滞留在波士顿,教会的朋友突发急病住院手术,心里的抑郁因子瞬间滋长,让人觉得一刻都留不住了似的。

如果有人可以说话可以沟通可以一起看电影一起去远行,这之前之后的一切可能都不会发生吧。可是爱情,太过玄妙,不想委屈自己,不想将就,不想因为环境和心态而做出某些选择而不是心动。

想想这三年来,不是没有机会,甚至是直接绿卡的机会,可是心贴的不够近,让我觉得不值得不必要,也许是把自己锁了起来,拿着心里的标准去期待一种太过理想的生活和感情,而不愿意在谈不来和说不通之间,勉强接受。

 

所以到底是自己选的自己的路,感情和工作,一样。

 

上上周,多啵来上海开会,见面吃了顿饭。她说,你回国之后感觉好像开心了很多。

我说,是啊,每天都好开心,虽然工作也有头疼的地方,但是有好多好吃的,好多朋友,有家里人一起,每天都好开心呢。

 

喜欢的人,没有变,和他的心一样,还是那个他。

云追星了三年,终于能回来狗现场了,可是心高的崽崽跑去北美发砖,我也是一口血喷出来。不过还是欣慰大于惋惜,因为看到他努力到更高更广的舞台,除了骄傲自豪,也只能振臂高呼了。

他好像总是那个能量源,看到他,告诉自己要努力,要坚持,看着他,告诉自己好好工作加油赚钱才能见他。很多幸福的时刻只是看到他笑了而已,虽然虚幻又遥远,却让心里真切的暖起来。

想对他说的话很多,又很少。

描述他的好,太多,又词穷。

当追寻变成一种日常,好像自然而然的心态平和,柔软绵长。

 

他不会认识我,也不会知道我的迷恋和爱,我既不敢想也的确不愿找这样一个男朋友。他对音乐的执着和信仰让人心生敬仰也心生畏惧。他的执着,值得时间最美好的褒奖,值得所有他想要的鼓励和奖赏。但是他的自律自觉,强硬执拗,不适合生活。

生活需要一点糖,看他开心看他笑就够了。

 

工作渐渐走上正轨,睡个饱觉起床上班,和同事打趣/讨论/一起头疼,在不怎么样的盒饭中找亮点,在前台拿快递说谢谢,趁着项目轻松提早下班去看场一个人的电影,三五不时的和陈大梦约个饭。

都好,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