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大航海

等了七年的约定,终于在这个夏天扬帆起航,我的少年终将称王,乘风破浪。

月初的首场,我以为我会哭,结果那么冷静自持,我以为他会哭,结果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全场用燃爆的节奏和欢乐的曲子来掩盖那份激动和感动。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像是泪腺延迟爆发,因为一段简单的朋友圈描述就扯起被角来擦眼泪。所有的感情那一刻都是为了我的船长,站在风口浪尖,站在所有的期待和注视下,无所畏惧,独立态度。

演唱会的结束总是伴随着失忆一般的怅然,然后在陆陆续续的视频里捡起记忆里让人震撼的鼓点。

后来我想,之所以那么淡定,可能是觉得自己像个旁观者,有种脱离现实的第三方视角感,看着那种喧哗和吵闹,心里想的全是,这个孩子长大了,这么多年,我看着他,为他哭过笑过,所有的一切都值得,所有的一切他都配得。这种持续脱离现实的感觉让人无法全身心的沉醉其中,虽然也尖叫呐喊,也激动感动,却实终把持着一点点的疏离感,看着他,只觉得终于啊终于,真好。

首场对于我来说,虽然完全没有拿应援,虽然歌曲应援喊得七零八碎,虽然最后的小小礼物没能大合唱出来,但是很满足,刚刚好的满足。唯一的遗憾,是觉得那么些微的不甘心和可惜。那些年一起看他,一起爱他,说好了要等他的演唱会来看他,曾经一起热爱的小伙伴们,纷纷消失在了生活里。蕾哥,窗哥,米达,还有兔子,还有很多很多我都叫不上名字的小伙伴们。那么热爱,那么确定,确在终于到来的那一天,无法赴约。可能已经忘了,淡了,远离了。我懂,我也理解,生活总是有那么多的压力,推着你压着你,有了新的目标和方向,有了新的目光关注点,生活里多了很多其他,或者其他什么原因。这都正常,有一天我也会这样,而我直觉得可惜。

说好一起走,却还是分了手。

不过如此吧。

船长说,这是一艘无法回头的大船,有一天你们会下船。

我们在下面喊着不会不可能,永远不下船。

可是他是通透的,他明白,他看得清,那么多说着永远的都会离散,无一避免。

我知道他明白,也心疼他明白。他想了那么多,也还是努力那么多,然后笑着说,没关系,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来看我。

谢谢你们曾经那么炙热的爱过我。

 

我也谢谢你。

谢谢你这么多年的坚持。

谢谢你展示给我这么多的努力和爱。

谢谢你让我骄傲自豪。

谢谢你让我感动又幸福。

只因为认识了你,喜欢你。

 

生日月白羊

生日月,冬去春来的日子,好像总是我的激素不稳定心情不稳定情绪爆炸的一个月。那种哭起来需要张着嘴仰着头大口呼吸,眼泪不值钱的随便什么事就能哭得停不下来。

上海的阴雨天终于好不容易过去,阳光灿烂的上周,整整加班了一整周。心里的压力负担总是压着我喘息不能,总是多想,总是思虑太多,总是羡慕,总是行动力差。

人,总是不满足的。

其实那种羡慕永远存在,又总是梗着脖子想出点这样那样的缺点不足,或者挖掘出这样那样的不对不能,想藉此安慰自己,别人那样其实也并没有特别好啊。自欺欺人式的安慰,比假装不在意和无所谓更劣质的虚伪。

应该更坦诚一点,对自己,坦白羡慕与期待,明白有多期待才能有多努力,哪怕的的确确在那些看似美好背后也有很多很多的不完美和苦兮兮,但是每一种选择都有选择的理由,并且背负选择需要承担的所有。

试着早起,努力看书备考,不论走什么路线,至少要给自己多一种选择。

还好阴郁的天气里,换了宽敞又阳光灿烂的大屋子,可以在醒来第一刻晒到暖暖的太阳,可以听着附近学校上学的孩子玩闹和早操。

内心还是不稳定,但是强迫自己定下目标立下计划,生活需要推力也需要限制。

有得有失,有失才有得。

世界是平衡的,需要奋力奔跑才能前进那么一点点,生活里期待的东西可以很多,喜欢的事物可以很多,但是所有都需要选择,不可能又轻松自在又家财万贯。

轻松是自己选的,压力是自己给的,生活是自己规划的。

要努力呀,像小羊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