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蛋之路!

滚蛋之路

快接近12点的新图背后的学森路。从Times开完会急匆匆的走回寝室,还是忍不住拿出相机拍交大的夜路。

晚上演唱厅的送别大会。瑶瑶和小强还有我。外加魏青。和2个大四一个研究生一起“毕业”,好大的压力。

没有记忆力而且丢三落四还被夸奖认真细腻的副主管。我情何以堪啊~

喜欢满桌子的吃的任意挑选

喜欢大家围着坐着一起三国杀

喜欢吃着喝着还不满足的叫着嚷着

喜欢端出一盘鸡翅然后立马被瓜分完毕

喜欢海哥捧来电饭煲然后用来煮水饺

喜欢马兄坚定不移的买熏腿肉

喜欢厅里新的老的都来了

喜欢你们送的礼物

喜欢你们留的字

最最喜欢肉肉说,你以后回来记得找我玩。

被人牢记,就是因存在感而生的幸福。

你们的字

可是我还是要默默地拎包走去另一个地方,不敢大声的说再见。因为看见瑶瑶哭了,我怕自己像最后一次上班时写的经理日志那样忍不住哭出来。

开会。考试。复习。还有其他其他。心烦意乱。

其实小畜生你的坚持太没有必要,你借酒壮胆,我也只能说谢谢。

慢慢走的路还是这几条,可是走的再慢,也是滚蛋之路,多想一直走下去,一个人又怎样。刚看完“滚”,我也快要滚了。

走走来过反

晚上最后一次在厅里上班,竟然就这么最后一次了。

交大的两年,如果要排个位的话,演唱厅真的要往后放再往后放。可是总有那么一个不可动摇的角落在心里,足够强大。

说怀念不舍,是对那些人,甚至是已经离开的人。

大一的时候,我就这么认识了熟悉了一帮子老人,大我3、4届的老人啊~可是就是会这么想念这些家伙。这和在AC一样,我莫名其妙的就会很喜欢和老人在一起,听JJ讲故事,然后就熟悉了。我果然适合当一个小朋友,听之任之,说什么我做什么。

反过来走走,如果重新回到大一的时候呢?我是不是会做一样的选择?那么多选择。

本来想平平淡淡的在经理日志上写点什么的,可是写着写着还是鼻子酸了眼睛湿了。想想我这个爱偷懒的家伙竟然可以做了一学期就升了经理,做了一年就成了副主管,我凭什么了?!凭我那破烂的记忆力到现在也记不清文明值班14个人的脸和名字?凭我总是敷衍了事勉强度日?凭我可以放掉厅里要负责的一切跑去为别的事情忙碌?还是凭我写完了那些感谢之后在最后一次上班的夜里还要溜走去开VOS的会?

也许再走过一次,我会为了重生前的那场覆灭全身心的难过一场,我会选择为厅里留下点什么,我会把那些曾经在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付诸现实。

下了班和周玉一起散步嘎三胡,坐在寝室楼下的台阶上嘎三胡。聊很多F06的事情,聊很多AC的事情,聊很多她上班的事情。

其实很喜欢这样一个朋友。不常联系,不常见面,不常有瓜葛,可是一旦碰到了就像老朋友一样讲很多很多事情掏心挖肺。对于我这个有倾诉欲的女人来说,可以有这样一个朋友倾听并且陪我一起长时间的唠叨,把大家知道的不知道的都翻出来晒,一起笑一起八卦一起骂,很爽。

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欢她。觉得她高傲,傲慢,自负,目中无人,口无遮拦,脾气大。可我却喜欢她的直白和爽快,喜欢她因为她因为一张字条就把我当做很好的朋友可以调侃任何东西不管我听了开心还是不开心,或者骂任何人我喜欢或者不喜欢。

坦荡的直白可以让你在很短的时间内了解很多真相或者偏见,总之收获很多。有些不敢或者不想面对的囧态事实被她直接点破,让我情何以堪的同时只有赞同的点头。旁观者,总比当局者看的清楚。更何况VOS是给大四的VOS。

突然觉得累到要死,却不再电力十足的觉得开心了。

昨天开会开到气氛紧张几乎吵架的地步,可我却在那个瞬间觉得真好。现在想想果然我果然很变态。可是到今天,却生出了想当个十足的酱油党的念头。

反走到大一,大概还是好奇而无所谓的就进了中心。可是也许不这么卖力,也许不这么积极,也许不这么专注。也许回到上学期,我会直接拒掉让我当我其实并没有报名的VOS筹备组的组长。

可是走不回去。

如果那样,也许也就没有F410了。大一暑假的那个F410给了我太多太多,Jason,Shobo,周玉,这些交集都是始于那个让我挂了6学分的410。

昨天例会的时候听到正太召集大家去100,我突然又萌生了想叛逃回410的冲动。虽然这一次,410的那些人都会消失不见了。可是突然就好讨厌人多,讨厌那种年轻,突然很想回410怀念一下,可是那种怀念可能让我再挂科。这些都是期末的后话了,说不定我一个人跑去某个没人知道的角落也说不定,我本就这这么情绪化的人。

今年的期末,也没有Jason的期末总结了吧~杨叔叔你终于要毕业了~

反过来走也还是要走向未来的,时光就是个不能倒转的东西。然后现在我要爬上去闭眼睡觉。

醒着。梦游

播放器里的歌还是那些,很多很多很多日子都没有想要更新的欲望。翻来覆去的听那些熟悉的调调,就像日子颠来倒去重复无聊也没有想过要怎么改变。

晚上发完通知收到了ssq的回复,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告诉我她要当兵去了。把短信上下翻看了几遍才确信自己没有看错。惊。原本不是很熟络的朋友说一句,走了,再见,大家加油,突然就很怀念那些曾今一起当班的夜晚。

这个日子,就是come & go。

晚上遇见小虎,又是一个要走的。还是一起惬意的翻着杂志调侃聊天,问他什么时候去德国,问了3遍都没有得到最后的回答。

好吧~要离开的人总是留恋最后的日子的。突然觉得小虎和黎明哥哥很像,同样是大四毕业出国,同样的F05,同样的在那个毕业离别的季节认识的哥哥,同样教了我很多帮助了我很多,同样莫名熟悉起来莫名有了好感。然后一个已经去了英伦海岸,一个即将飞去德意志。

想起来黎明哥哥你走之前的那些日子,好像一样的心里淡淡愁着苦着然后有夹着很多开心的笑,只是我看不出来是苦笑还是真的很开心。

学长走好,再见~= =说这个话像是说给钱爷爷听的。

离别的人,有永别不见,也有后会有期。

================================================================

晃荡在台口的脚丫子

Those new comers.

想起迎新晚会的时候,看着小朋友们玩着闹着,才发现自己真的突然就成为所谓的老人了。呵呵~多少有点可笑的。

坐在JJT的台口,晃荡着脚,第一次看着那些其他忙碌着收线整理。和s聊着天,觉得真的可以放开手让小朋友来继承很多东西了。他们都很用心都很好学。

可是,偏偏,仅仅当个寂寥的旁观者还是会心有不甘的吧?

看着他们的欢欢乐乐突然很不习惯,一切只是因为习惯了自己在他人的目光中和我在的这群人一起闹腾。不习惯,不喜欢。然后一个念头闪过脑海——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是不是也是自己乐呵着而被人看着被人默默地不习惯不喜欢呢?

所有的都是重复的。时间轮回印证的一切。

于是时常都是浑浑噩噩的梦游,醒着梦游。日子像做梦一样。然后有多少梦会变成生活?

句号。再见

昨天是最后一次,可以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忙着吃东西忙着吼歌忙着拍照留念。采购组买了400块钱的东西,祭奠我们的储藏室被各厅洗劫,对着话筒狂飙高音想在最后把音响唱爆,可还是舍不得自己的话筒亲吻地面,点起蜡烛关上灯吵吵闹闹在一楼就能听见。

很开心的说再见。多好~

不想多说,因为没有人想故意煽煽情可怜几滴眼泪。说来说去怨念的还是自己,不如这样子忧而不伤的挥手告别。

奖杯与食物

奖杯与食物我进厅的时候就有的奖杯,来历不明~很多人舍不得得看着这个很久很久~后来被某某和某某私藏回家了

 包着方糖的牛肉粒与正常牛肉粒

方糖牛肉粒

心形蜡烛1

心形蜡烛1心形蜡烛2

 在副主管赵丹的号召下摆出来的PP的心形蜡烛~

 

  窗台蜡烛   窗台蜡烛2

第一次在厅里摆出这么多蜡烛~~

窗外的天
窗外的天

窗外的天~原来可以很漂亮~。

p_large_bodr_16719l206095
快乐的合照~所有的一切都会记得的~~
 
不就是把厅拆了改成琴房么?!等咱有了钱,把整个光彪楼改成演唱厅!
只要是记忆里的,都会记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