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的机票

又是一程北京往返,也不知道是为了出差而顺便考试,还是为了考试而顺便去看看已婚少妇毛~顺利通过了CNT考试的这个周一,考完试看了场还不错的罗小黑战记,吃了盘还算鲜美的三鲜水饺,经历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又一遭意料之中的飞机延误。

现在是晚上10点07分,嘿,好巧。

12个小时前的这个时候,我在北中医的教室里表面镇定内心紧张焦虑,课间休息的时候也没敢第一时间去听新歌,说不清是因为太担心考试还是更担心歌。

“你说你好累,也许我们并不适合”

在安安静静的机舱里,耳机里循环着这么首苦情歌,竟然也是忍不住涌出眼泪。很多很多的事情,想起来,那么近又那么远。比如喜欢一个人,比如期待一个人,然后又失望又难过又感慨的说再见,在之后很多个日子里,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的,无法安定下来的心。

周五的时候和毛躺着卧谈,很认真的聊感情的问题,比如找一个人和错过某些人,比如是否错误的放弃了那些曾经的可能。

我还记得和cr分手之后,我一度检讨自己,自以为成熟理性的选择,还是冲动让我那么快选择了放弃。可是好几年以后,这个毛病似乎还是没有变。只是我觉得不在同一个频率的人,我也不愿去将就罢了。

何必。

但是孤独的时候又还是一样,有那么一分钟,难过的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哭。有那么多的机会摊开在我面前过,缘分罢了,总是差了那么一秒。

那时候我也说过,我好累,我们并不适合。

一个字一个字,就把这种几乎腐烂的旧回忆全部倒出来。那时候我发的邮件,整整半年没有收到回音,那种默认的接受,却让发件人我难过了整整半年。

听着歌我就要忍不住去想,他有后悔过嘛,他有难过嘛,他是不是也这么感叹过,是自己不好。

想多了。

连小畜生都要结婚了。所谓的孤家寡人,总是越来越少的。

考试还剩一门生物医学,好难啃的大头,想立个flag在10月底考完,却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顺利通过。

或者说,通过之后呢,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能和安琪一样上船去走走世界,也不知道要不要再回美国去读个博士,再经历一遍校园,也再经历一遍异国他乡的孤独寂寞。

长大,除了接受许多的迫不得已,就是接受一个孤独无依的自己。

我的自傲和不甘,不允许我把脆弱和难过都寄托到另一个人的关怀上,我总觉得那是更可怕的选择,那种太容易被击溃,让雪山崩塌的恐惧感。

悲观的乐观主义,好像陷入了自我悲叹的死循环。

算了。先把眼前的考试考完吧。

追梦的少年为自己的梦想负责,我也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好运莲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