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自己啊

2019的第一个月,感觉匆匆忙忙就快过去了,芝加哥的音乐剧,去北京见多啵和啾啾,年会会会会,好奇心音乐会,三星乐享会,然后后天出发去苏州团建。

整个团队随着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正失败而飘起了隐约迷蒙的愁雾,谁都怕下一把刀就这么突然砍到自己脖子上。可是好像并没有什么办法去阻挡这把刀,或者说完美的预测和准备这种突发,那就只能怀抱着一丝丝侥幸,让自己继续把工作按部就班的做下去。

呐,真的也不用这么忧心忡忡……吧?

 

又开始看N的考试,也许带点不甘心带点不服气又或还是向往更富足更自由的生活。权当是有效期到期前的最后挣扎吧,希望自己还是可以挑战一下,说不定呢。

 

上周日去看兴,那样的舞台,短短一个半小时,总是不满足的。散场的时候身边每一个擦身而过的姑娘都在哀嚎,那种过度满足后的空虚和失忆,突然带着点烟火气,让我怀念了。我可以全程保持表面的冷静,全为了隐藏内心翻江倒海的激动和狂喜。他说演唱会的时候,有那么一刻觉得什么都值了。

 

可是这两天又开始接连被虐,我的兴,心思细腻敏感,他不怕失败,却伤心最初的粉丝没办法看到他站上梦想的舞台。云酱说无法理解你们莲池的情感,我今天和同事聊到这个,我想尽办法去解释这种互相的依恋,说着说着也还是词穷,因为感情这个东西真的很神奇,无法用一言一语来简单概括和归纳。它需要用心去体悟,去了解,在这一年一年里看他有多不容易,去想他的心里有多单纯有多累。

 

在namanana的世界做自己。

这大约是他对自己说的,也是告诉所有人的处世法则。

做自己才够真实,才不后悔,才快乐,才满足。

 

希望我的小羊也做个开心的自己。

希望我的2019也继续做更开心更优秀的自己。

大约就算是29岁的新年愿望吧。

 

生来终得失

想标题又磨叽了一会儿。刚刚二刷少年pi归来,各种感想想着要写一写。昨天的时候想着要写篇东西大标题叫“谁给我个碗”,意思是我可以到碗里去(囧)~然后貌似用这个大标题写pi也太差劲了。

去电影院看第二遍pi这个事儿,不停地被说变态了。可是事实是,我看得很开心也觉得看得很值并且如果有人送我票子我愿意去看第三遍同时好遗憾没有看到imax版的。

默默的觉得可能这片子会是我除了1900以外第二部最爱了。

如果1900的喜爱还是那么没头没脑的话,pi显得更有想法。

先说说第二遍看和第一遍看的差别吧。奕奕开场前问我的时候,我的确想了好久,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是怎么想的。然后,我告诉她,第一遍看的时候会有主观性很强的期待和等待,这种情绪会影响我去抓住片子里一些细节,而第二次看会有一个较为客观的预设,这样有利于我去发现更多想更多。

说完,觉得自己挺扯了。然后想想,貌似还真挺有道理。

然后看着看着,还是入戏好深,但是的确如我所说的,会比第一遍看时了解更多。比如当时执着于等待海上的故事,所以觉得前奏太长甚至隐隐嫌弃,再看时觉得铺垫十分细致,很多明理暗里的说明,这些在我第一遍追求画面美感和等待高潮的时候难以发现。全片的高潮在海上,而海上却是缺少对白只有独白和画面的部分,即使美轮美奂的画面给我惊喜和感动,这种关注的同时也会缺少对语言和文字的理解。

当然,豆瓣的影评和李安的访问同样给我很多新的观影方向。第二遍看,不会忽略那些数字化的美景,但更重要的是品味少有的对白和成年pi的讲述。

所以这部片子我看出了些什么呢?

我说不好,总是有些隐隐约约难以言明的东西才是足够一遍遍品味的好片子。

很多人都对一句台词很钟情,人生就是不断在失去。乍一听觉得真是悲之又悲惨而更惨的一句话,甚至浓浓的伤感和眼泪搞的我标题也是这么个味道,总得失去。

但是,如果标题换个读法,得失,得到与失去。人生不仅是不断在失去,而是得到和失去。失去补给又得到新的,失去亲人失去故土却获得重生,失去理查德派克却得到海上的共伴,失去初恋却最终得到了幸福的家。那些失去只不过让人生更成熟和稳重,让你知道得失,明白得到的意义才能更珍惜得到。谁的人生不是以闭上双目失去这个世界作结束呢?重要的永远不是泪水,而是欢喜拥有和准备失去。

如果有信仰,你的上帝、毗湿奴和真主安拉会带给你新的世界。

如果没有,这辈子就是最好的得到。

成年pi还有句话,他遗憾的是没有好好的告别。那些失去都还没有准备好,没有来得及说爱、谢谢和再见,才是最大的遗憾。和初恋的姑娘有充足的时间去伤心,所以永远清晰地记得最后一天的每一瞬间,而没来得及道别的那些,完全想不出最后一句说的是什么。

珍惜,珍惜拥有和珍惜当下。这又是另一个人生的真理。

看到半途,被那些迷幻的色彩和惊艳的视觉感包围时,奕奕问我,这个片子全名叫什么?叫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可是这绝对不是个好名字,英文名叫Life of Pi.

又是这样,虽然中文博大精深,但往往英文原名会更有包容性也更确切。抛开两个故事的真假性不谈,因为所谓真实取决于你的相信和你的残忍,我不觉得这是一场奇幻的想象,更不仅仅是一场海难后的挣扎一场漂流。这两百多天是一个少年独立成长的几乎所有,变勇敢变实际,满怀希望学会失望和绝望,放弃和重拾信心,这几乎就是一个人一生能经历的苦难的缩影。

上帝也好,或者其他信仰的神,给你的世界可以充满荆棘坎坷,也可以一帆风顺,但是都少不了你自己的选择。

相信绝处逢生和苦尽甘来,是希望也是所有一切的动力。主不一定会给你所想,但他爱世人,爱你。

在海难时给你艇筏,在饥饿时给你食物,在孤独绝望时给你陪伴,在迷途时提点方向。

是吧,有信仰也没有那么差。每个人都有不那么愿意相信事实相信科学而选择奇迹的时候,就像海难调查员和作者,更愿意选择那个即使不太真实但有阳光的版本。

真相如何,目击杀人、亲手杀人、目击死亡、亲历死亡、幻觉和臆想,都可以,pi就是理查德派克,科学的说几乎就是他的人格分裂。但是,如果没有这头心中的虎,谁能在海上独自漂流过大半个太平洋。

也感谢李安心中的虎,带给我们如此精彩的Pi。

Life of Pi

我就该这么想着,才觉得一切都有尽头,一切皆有可能。那些考验终将过去,送我一个艳阳。

a simple dream

一个杂乱的小房间,一张软软的大床

那个坐在床上的姑娘,看不清脸。可是感觉很熟悉。

我们是分别了许久的朋友。

这是我们的小窝。

你终于回来啦?

对啊。

你能一直这么笑着多好~

恩?

很久没看你笑了。这样才好~

所以~

我是终于在梦里面甜甜的笑了么?